热备资讯

朋友少了路好走?俄罗斯在欧洲的两个半朋友到底都是谁?

虽然有世界上最广阔的国土面积,但俄罗斯却是世界上最形单影只的国家。

由于在400多年的时间里领土猛增400多倍,使周边所有国家无不深受其害,所以除了被俄罗斯敲骨吸髓的国家,其余深受其害的国家无不对俄罗斯深恶痛绝。

而俄罗斯在扩张的过程中,由于长期受西方国家排斥,俄罗斯在大国崛起的过程中逐渐萌生出“大俄罗斯”主义思想,即世界所有民族都应该匍匐在俄罗斯的脚下,这种主宰世界的野心这使得非邻俄国家也对俄罗斯避之不及。

所以,俄罗斯块头很大,但朋友圈却很小,甚至根本没有,毕竟主观上想和俄罗斯做朋友的国家几乎没有。

但俗话说“秦桧还有仨朋友”,在这个偌大的世界,俄罗斯虽然孤单,但却也有几个朋友。那么,俄罗斯的朋友,尤其是作为传统欧洲国家,俄罗斯在欧洲方向都有哪些朋友呢?静夜史认为有两个半,分别是:

白罗斯、塞尔维亚和德国。

作为昔日苏联加盟国,白罗斯和俄罗斯不仅是昔日并肩作战的战友,历史上的白罗斯还和俄罗斯同宗同源。

在10世纪之前,他们有着共同的祖先基辅罗斯。而后蒙古大军西征,俄罗斯沦为蒙古奴隶,而白罗斯则被立陶宛大公国统治,保持了较多的基辅罗斯特征,所以白罗斯也比俄罗斯更“正宗”,而乌克兰的分野则是因为同期被波兰王国统治。

而在苏联解体后,白罗斯作为保留苏维埃最全面的国家,和苏联的直系继承者俄罗斯保持了密切联系。叶利钦时代,俄罗斯和白罗斯一度为建立俄白共同体而不懈努力,俨然就是要合体。不过当叶利钦知悉卢卡申科积极推动合体只为攫取克里姆林宫的最高统治权时,选择了及时叫停。等到普京旧事重提时,卢卡申科俨然没有了合体的热情。

不过即便如此,白罗斯也依然和俄罗斯长期保持密切联系。长期以来,作为俄罗斯对抗西方国家的西大门,卢卡申科对白罗斯的区位一直有着深刻的了解,所以在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纷纷改换门庭投向西方怀抱时,白罗斯长期和俄罗斯站在一起,并参与了俄罗斯主导的俄白哈关税同盟,这是今日欧亚经济联盟的前身。

不过,随着普京执政的疲态渐显,白罗斯与俄罗斯的关系也开始若即若离,对此俄罗斯虽然不爽,但终归力不从心。

除了白罗斯,在不太遥远的巴尔干半岛,塞尔维亚也是俄罗斯的忠实伙伴。

虽然冷战时期,塞尔维亚的前身南斯拉夫与俄罗斯的前身苏联闹得不可开交最终不欢而散,但冷战结束后,深受解体之害的俄罗斯和塞尔维亚开始惺惺相惜。再加上两国作为昔日联盟的主体,必然成为西方国家围追堵截的众矢之的,所以俄罗斯和塞尔维亚更容易萌生同仇敌忾的革命友谊。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从1999年科索沃战争的雷霆出手,到今日普京政府和武契奇政府的默契,两国依然在西方国家的穷追猛打中相互扶持。

不过,长期的打压,早已让塞尔维亚不堪重负,再加上塞尔维亚也一度有加入欧盟吃香喝辣的渴望,所以俄罗斯和塞尔维亚的友谊也开始遭遇重重考验。尤其是武契奇在美国白宫被特朗普“审问”后,作为靠山的俄罗斯非但没有声援反而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嘲讽,这让塞尔维亚怒火中烧,两国关系也不再情比金坚。

另外,俄罗斯在欧洲还有半个朋友,这就是德国。

虽然两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打得不可开交,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两国更是进行了殊死对抗。但就像二战后的美日迅速从敌我转化成父子一样。由于战后冷战格局的到来,虽然被一分为二的德国进行了旷日持久的对抗,但随着1990年苏联戈尔巴乔夫政府默许两德统一,德国投桃报李地加大对苏联的投资,两国的关系也随之开启了新的篇章。

以此为基础,虽然德国作为美国事实上的殖民地,被美国绑着参与到绞杀俄罗斯的行列中,但作为欧盟的盟主,统一后的德国一直在叛逆,那就是效仿法国抵抗美国的渗透,虽然在当前的情况下,这样的努力注定是徒劳,但德国借助俄罗斯力量制衡美国的痕迹越来越明显。而俄罗斯也有通过德国“重返”欧洲的野心,于是两国一拍即合,北溪天然气管道工程就是最好的见证,所以美国也无所不用其极地破坏这个心连心工程。

而这样的行为无疑会使俄德两国更亲近。

当然,因为有挥之不去的领土问题,虽然德国在1990年统一时表示放弃其他失地的声索,但看着昔日的龙兴之地被俄罗斯的导弹占据,心中的愤懑终归难以消除,而一旦有外界势力的煽风点火,那么俄罗斯与德国的关系也必然会一夜回到解放前。

概括起来,在这个“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的世界,朋友的基础是利益。如果俄罗斯不能提供经济以及军事保护等利益作为交换,那么俄罗斯在欧洲可能连两个半朋友都可能不会再有。

多有疏漏,烦请斧正。

我是静夜史,期待您的关注。

朋友少了路好走?俄罗斯在欧洲的两个半朋友到底都是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