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一个人害了一座城”杨佐某引发网络骂战,她该不该被被骂?

杨佐某,一周前,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字成了中国、缅甸甚至世界华人圈的焦点。本来一个不太起眼的普通缅甸华人,9月3日那次偷渡,让自己的名字与瑞丽同时上了热搜。“一个人害了一座城”成了她今生永远无法抹去的标记。

杨佐某,于9月3日从缅甸偷渡到瑞丽,直到9月13日被确诊。她的确诊,让瑞丽全城停课、停市、人员禁止出入、全市近30万人全部检测,让瑞丽损失巨大、让瑞丽人损失巨大。

于是,网络上很多中国人开始骂杨佐某。具体的语言笔者不再赘述,大致就是:“她害了一座城”、“她害了一座城的人”、“她罪孽深重无论如何都无法赔偿,自己给瑞丽带来的伤害与损失”等等。

网络本来就是一个宣泄情绪最便利的场所,有攻就有守,甚至还有人反攻为守。于是,部分缅甸华人开始反击:“她不是故意的带毒进入瑞丽的,骂人都是没有素质的”、“谁都怕死,她也是因为害怕才偷渡的,换成你们也一样”……

本来,针对她个人的网络攻防是意料之中的。不过,骂战后来慢慢开始上升到两个群体的相互指责与攻击,却是有点始料未及。网络视频里的部分语言,开始充斥极尽恶毒的人身攻击。

杨佐某该不该骂?笔者先不作答。我们先来分析她的行为有没有错、有没有违法、是不是无意之举?分析好这些,答案自见。

杨佐某有没有错?当然有错,在疫情爆发期,接触了确诊病例后。跑了半个缅甸,从曼德勒到木姐、从木姐到南坎。然后还从缅甸跑到中国。

接下来再问,杨佐某有没有违法?当然违法。违法行为如下:一、缅甸政府要求,任何去过疫情高发区的人主动上报,主动就近联系卫生部门隔离检测,否则违法。她违反了。二、缅甸政府要求接触过确诊或者疑似病例者,主动上报主动隔离。她违反了。三、缅甸政府宣布全国禁远行,她违反了。四、在国门关闭,两国严防疫情扩散、严防偷渡的情况下,她几经辗转偷渡到中国。她违法了。五、偷渡到中国,她并没有主动联系卫生部门隔离检测。她违法了。六、到中国后,她也没有在住所居家隔离。她违法了。

当一个人的违法行为发生后,一个很重要的判刑因素就是:她是故意还是过失,她是否知道自己的行为构成违法,她是否能预判到自己的行为会构成严重后果?

最坏的一种情况:明知自己已经感染,或者知道自己感染几率很大,故意传播给更多的人报复社会。这种可能性不大,毕竟从各种信息上看,她没有故意报复社会的动机与行为。

最好的一种情况: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这种可能性也不大,毕竟现在偷渡可不是跨一条小路、趟一条小河就能完成的事情。她自己在木姐离瑞丽很近,反而去到南坎、再从南坎偷渡到弄岛,再从弄岛坐车到瑞丽。这明显是知道偷渡是违法的,还在逃避防偷渡打击,而故意千方百计地主动实施偷渡。

剩下一种可能性比较大的情况,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也知道自己有一定的感染几率。但是,在担心缅甸医疗条件不好、缅甸疫情进一步恶化或者其他个人原因的情况下,天平倒向自私与侥幸的一面,选择不顾或者无视可能对社会带来的伤害。开始了逃离,先从疫情高发区曼德勒逃离到木姐,再从木姐到南坎、偷渡到中国弄岛、最后到瑞丽。并且到了瑞丽后,并不是自律的居家隔离,还去了市场、餐厅,还去了公园散步等等。

对就对,错就错。不能一句话:“她不是故意的”就选择原谅一切。圣母,并不是宽容而是无原则地放纵,从某种意义上也是犯罪的帮凶。但是,也不能因为一个人上升到一个群体。有错就纠、有违法就处罚,及时调整与解决问题,杜绝问题的再次发生。

综上所述,她的行为是有错的,是违法并且还违反了多条法律。虽然,她应该没有故意传播病毒的主观动机,但是她作为一个成年并且有独立思考与判断能力的人至少能预判到自己的行为可能会给社会带来伤害与损失,她为了一己之利选择了侥幸与无视。所以,现在不是纠结她应不应该被骂的时候,而是她必须为她的违法行为付出对应的代价。

最后,我们不应该被网络上的骂战带偏了。杨佐某的违法行为,绝不能上升到两个群体的指责。因为,她不仅给瑞丽带来了伤害,其实她也许带来最大的伤害与后患的地方反而是缅甸她一路飘过的地方,特别是她停留过的木姐。

瑞丽以壮士断腕的勇气与超强的执行力,停课、停市、禁出入,三天内完成全市人民的检测。瑞丽及时止损,把伤害与后果降到最低,相信很快瑞丽又能恢复到几天前的繁华、安全。

“一个人害了一座城”杨佐某引发网络骂战,她该不该被被骂?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