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老兵宁愿多花钱,也要去镇上照相馆,原因:收钱的是个姑娘

兵营兵事连载45

作者:石头大侠

【作者简介】石津安,笔名,石头大侠。1959年出生,1976年下乡,1978年入伍。历任战士、副班长、报道员、营部书记、副指导员、新闻干事、教导员、宣传科长、政治部副主任,2001年自主择业。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五次。

我刚学冲洗照片,首长就让我给他洗和夫人的合影。几经周折,最终大个子干事帮我洗出了合格的照片。

我拿着照片给首长送去,满面春风的样子,这是我第一次一个人去见首长。首长很客气地让我坐下,问我来宣传股多长时间了?我说一个多月。他有点惊喜的样子,一个多月,照片就洗得这么好,不简单啊。

我刚要说是大个子干事帮助洗的,但还没有张口,他又说,以后有照片还要找你。我脸红了,有点支支吾吾地想说什么,但出口还是说,那好吧。

我走出首长的屋,出来被微风一吹,脑瓜子觉得清醒了许多。本来是大个子干事指导我洗的相片,我默认是我自己洗的。本来大个子干事告诉我以后不能随便接个人的照片,用公家的相纸去洗,包括首长在内,我却又脸红答应了。

我总觉得到机关后有很多事情,与连队是不一样的,一些原则性的工作,在机关要灵活掌握。这个首长的照片,为我下一步的摄影、洗相的技术提高,起到了推动的作用。因为他的脸黑,他夫人的脸白,反差太大,大个子干事教我处理的简易方法很实用。

那年部队参加华北重大演习,在集中训练期间,大个子干事和我负责宣传报道工作,这次我的重点工作就是摄影,拍摄了大量的训练照片留作资料。所以我就针对几次大的预演,抓紧时间拍摄,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身份,不同的题材,拍摄了大量的照片,我印象中最深的是,一张团首长站在我们团方队前头的照片,大气威武雄壮,后来我把这张照片放大展示在团宣传橱窗里,不少战士都在这张照片前合影留念。而这张照片的前面那个首长,就是把底片给我,让我给他洗两张照片的那位首长。

这次我面对他的脸黑,采用了大个子干事教给我的简易方法,成功地洗出了这张照片,成为我的经典之作。

学会了摄影,一些麻烦工作就会接踵而来。一次宣传股开会,研究怎样更好地为连队服务,股长指着我说,你现在会照相了,我们是不是应该把新兵到部队和老兵退伍的大量照相工作接过来,只收个成本钱。

大个子干事对股长的这个想法有些不愿意,因为这个工作量比较大,小个子干事积极支持股长的想法,他说,我们为连队服务,就是要从细小的事情抓起。

大个子干事指着我说,就他一个人,根本忙乎不过来,而且还要收成本钱,别到时出了什么问题。

我只是在听,根本没有发言权。股长最后定夺,他说,先试一试看,如果忙不过来再说。为连队服务是一个态度问题。他在会议结束前问我行不行,我能说不行吗?我只能说,行,争取做好这项工作。

大个子干事是我的直接领导,但股长又是大个子干事的直接领导,而且每次股里开会,在关键时候小个子干事都要站到股长那一边。他是老干事,在宣传股负责部队宣传经费还是宣传股的党小组长。最后对股长的定夺,我只好接过来了,又多了一项负责老兵新兵的照相工作。

其实,我干照相这项工作是很别扭的,大个子干事为什么不同意我去干这项工作,他的意思是我刚调过来,新闻报道工作还没有起色,应该集中精力去抓报道工作,这样一干照相,必然要分散精力,所以他不愿意我兼顾照相,他的意思可以安排放映员去干这项工作。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了照相的工作。刚开始,老兵们宁可多花钱,也要到镇子上照相馆去照相。原因很简单,照相馆收钱开票的是个姑娘,尽管长得不很出色,但她毕竟是桃花盛开的姑娘,是异性女子。

再有一点,是对我的照相技术不放心。我摸清情况后,每个连队选一个人免费照相,让他们用照片说话,宣传我的照相洗相的技术。只用了一周的时间,照相和相片质量是没有问题了,得到了老兵们的认可,大家说我洗的相片,质量达到了镇子上照相馆的水平。

当然,镇子照相馆的收钱开票是个姑娘,这一点我没有办法与她竞争。但是我的价钱只是个成本费,而且是很低的。老兵们也算计,在镇子照相馆花钱洗一张同样大的相片,在我这里可以洗五张,价格的优势很快把老兵要照相的人都拉了过来。

照相问题解决了,收的钱怎么办?刚开始的意思,是我记账,由大个子干事掌握收上来的钱,大个子干事坚决不收。后来我发现,他在管理钱上是很谨慎的。无奈,我自己把收上的钱记本小账,保证做到收入与开支平衡。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可是突然有一天,小个子干事把我叫去,说是要看看我的照相记账的小本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把小本子给他看了,他跟账房先生似的一笔一笔十分认真地看。

他看完之后对我说,把收上的钱都拿过来。我以为我犯了什么错误,心里“咯噔”一下子,犹犹豫豫的样子。小个子干事嘿嘿一笑,挤巴着小眼说,这是股长的决定。

我本来也不愿意管钱,让大个子干事管钱,他也不接收。小个子干事说是股长的决定,肯定是他出的主意,用股长来压我。

我把钱按照小账本一笔一笔都交给了小个子干事。小个子干事说,没想到你的账本记得很清楚啊。其实我收钱管钱也是为了购置药水、相纸更方便些。现在小个子干事把钱收上去了,我每干一件事,都要打报告拿钱。有一次都打报告三天才拿到钱,我催了两次小个子干事,他总说有事情等一等。

等到第三天时,他把需要购买相纸的钱给了我,又把他的八张底片给我,让我一张底片洗两张相片。他说,一张给老家寄去,一张自己留下。

这又是个难受的事情,不收底片,下步工作怎么开展,收了吧,怕被大个子干事发现。我仍然无所谓的样子,接过了小个子干事的底片,自己想着干脆利用晚上时间给他洗了吧。

人是做贼心虚,越不想让大个子干事知道,结果还是让大个子干事发现了。天黑后,我集中了一些相片要集中处理一下,就对大个子干事说,晚上在暗室工作。我在暗室忙碌了一个多小时,老兵的照片都洗完了,正在给小个子干事洗照片的时候,大个子开门进来了。

他掀开门帘看了看,过来就去找裁纸刀,他从兜里拿出一本小册子裁了裁,笑着对我说,别太晚了,回去看会书就要休息了。我说,好的。

我怕他过来看相片。大个子干事刚要走,我站起来一紧张把药水盘子弄翻了。大个子干事马上扭过头来,帮助我来收拾药水盘子。我说,不用你忙,我自己来。大个子干事说,你抓紧时间再配一盘子药水,我来捡照片。

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大个子干事捡着照片,我抓紧配药水。大个子干事像发现了什么似的对我说,怎么还有地方人的照片?

坏了,大个子干事发现了小个子干事的照片。他又追问道,这是谁的照片?我不好意思地说,是小个子干事的照片。大个子干事严肃地对我说,不是跟你说了吗,不要接个人的照片,这不是占人家老兵的便宜吗?

我没有再说什么,知道大个子干事有点生气了。我说,我知道了。

大个子干事又对我说,抓紧时间把这些照片处理完了,回去还可以看一会书。我说,好的,一会我就回去了。

大个子干事拿着那本小册子走了,临出门时自言自语道,为什么老是要占这点小便宜呢。

老兵宁愿多花钱,也要去镇上照相馆,原因:收钱的是个姑娘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