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宋江卢俊义柴进跟李逵鲁智深武松的区别:招安路上蹦得欢,不怕朝廷拉清单?

梁山一般单八将,只有三人反招安,这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真正反对招安的这三个人,没有一个人可能会遭到奸臣陷害,其中有两人还可以在官军中大显身手建功立业封官加禄;而在招安路上蹦跶得最欢的三个人,如果一直留在官场,没有一个人能幸存下来。

看过水浒原著的读者都知道,真正在招安问题上跟宋江唱反调的,也就是李逵、武松、鲁智深这三个人,因为反对宋江高唱投降论调,李逵还差点掉了脑袋。

宋江不敢招惹鲁智深和武松,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宋江颜面扫地,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的疙瘩算是结下了,这也是为什么武松断臂之后,宋江不管不顾的主要原因——武松就是只用单刀,也能秒杀手持双斧的李逵,如果宋江把武松养在家中,那杯毒酒早就被武松灌进钦差嘴里了。

李逵武松鲁智深反对招安,还真不完全是为了自己着想,因为事情明摆着:李逵就是个混不吝,蔡京高俅童贯根本就不会拿正眼瞧他。

虽然李逵曾经乱拳打死殷天锡,但那个殷天锡不过就是高球弟弟高廉的小舅子,跟高俅见没见过面都很难说,高俅生性凉薄,才不会为了殷天锡去寻李逵的晦气。

至于鲁智深和武松,那就更不用说了:武松血溅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和张团练,不过是一个边远流放之地的小官,跟朝中重臣八竿子打不着,而且武松也不是没有靠山——阳谷知县和东平府府尹陈文昭都对武松照顾有加,这么多年过来,这二位也该升迁了。

鲁智深的后台,是梁山一百单八将中最硬的一个:老种经略相公种师道,那是北宋第一精锐种家军的统帅,级别或许比蔡京稍低一点,但绝对比高俅要高——所谓的京营殿帅,也不过就是殿前司都指挥使一类的角色,在京城禁卫军里,跟高俅基本平级的武将至少有九个(殿前司、侍卫亲军步军、侍卫亲军马军各有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侯,合称殿前三衙九帅)。

鲁智深走到哪儿,就会把好兄弟武松和史进带到哪儿,所以招安之后,只要老钟经略开口,鲁智深武松史进就回去种家军效力,到了种家军,这三位好汉就等于龙归大海虎入深山,甩开膀子大干一场,建功立业当上一方节度使也不是不可能的——武功不如他们的美髯公朱仝跟着长跑将军刘光世,最后也熬成了太平军节度使。

这里要插一句,说刘光世是长跑将军,并不是笔者要抹黑他,而是“中兴四将”中,最名不副实的就是刘光世,这一点我们可以从《宋史》及历代名家的评论中得到证实:“光世在当时贪财好色,无与为比,军政极是弛坏,罢之未为不是(朱熹);光世自恃宿将,选沮却畏,不用上命,师律不严,迎合桧意,首纳军权,虽得善终牖下,君子不贵也(《宋史》主编脱脱);刘光世一庸将耳,毫不足道(蔡东藩)。”

刘光世比种师道差十万八千里,朱仝跟着他混,也混成了正果,如果鲁智深武松史进跟着种师道干,那自然是前程不可限量。

与李逵鲁智深武松这三位反招安派不同,宋江等三人力主招安,最后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三人之中,还真不包括智多星吴用。

我们细看水浒原著,就会发现吴用不止一次破坏宋江的招安大计,还指使花荣射死了传诏钦差。

吴用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骑墙派,只要能得到高官厚禄,就是叛逃到辽国,他也毫不介意,而这也正是被北宋文人惯常的做法:无论是辽国还是金国,都有一帮汉人文官,在北宋境内的汉奸更多,黄天荡指路放走金兀术的是汉人书生,拦住金兀术马头不让他撤退的,还是汉人书生。

对吴用来说,是否受招安不是问题,他关心的是自己能捞到多少好处。而宋江则不同,他是一门心思想招安。

宋江想招安,跟卢俊义柴进想招安的原因是一样的:他们都过惯了锦衣玉食偎红倚翠的奢侈生活,在水泊环绕的梁山上,最好吃的也不过就是牛肉和鱼虾,娱乐活动根本就没有,看过水浒原著的都知道,顾大嫂和孙二娘的照片贴到墙上都能辟邪。

大碗喝酒大块吃肉成套穿衣服,对阮氏三雄和黑旋风李逵来说是幸福,对宋江卢俊义柴进来说那就是遭罪,所以他们一门心思想招安。

想回到过去的奢靡生活,这一点无可厚非,但是宋江卢俊义柴进忘了:当你们踏出上梁山第一脚的时候,就已经没有了退路,尤其是及时雨宋江,他那两首反诗,已经深深印在北宋皇帝和重臣的脑海之中了。

“血染浔阳江口”,“敢笑黄巢不丈夫”,宋江酒醉之后露出的脑后反骨,让赵佶蔡京高俅童贯等人脊梁沟发凉:昏君也不像丢江山,奸臣不是叛臣,他们也不想换皇帝。所以蔡京高俅童贯谋杀了宋江,赵佶只是口头批评几句,真正的处罚一点都没有——这三个家伙做了赵佶想做而不能做的事情,有功无过。

小旋风柴进在招安过程中跑前跑后,他也忘了自己姓啥了:姓啥的都可以招安,只有姓柴的不可以招安。即使没上梁山,柴进也是朝廷重点监控的对象,有了造反经历,一辈子都洗不白,柴进掌握兵权,赵匡胤的后代是睡不着觉的。

卢俊义上梁山,实际是宋江请来的招安外援。很多人以为是曾头市史文恭太难对付,宋江吴用才想起了卢俊义,但事实上不管卢俊义上不上梁山,宋江都不想主动进攻曾头市——如果曾头市不二次抢了梁山战马,晁盖的事情就会被时间湮没了。

上梁山前卢俊义就想拿宋江的脑袋去换乌纱帽(跟燕青李固都说过),上了梁山之后,他也想找回自己昔日的荣光,但是他忘了一点: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那万贯家财,早就被蔡家惦记上了。

卢俊义搬运上梁山上的只是少数浮财,房产、土地、当铺早就进了梁中书的口袋,其中的绝大部分,当然是孝敬了泰山大人蔡京。

蔡京梁中书吃下的肥肉,是绝对不甘心吐出来的,即使卢俊义不主动上门索取,他也是蔡京心头的一根刺,所以在做掉宋江之前,他们密商之后先做掉了玉麒麟卢俊义……

招安有利无害的李逵武松鲁智深反对招安,招安后必然不得善终的宋江卢俊义却力主招安,事情就是这么搞怪,不知读者诸君看了这六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会有什么感悟,笔者只是想到了两个词:利令智昏、官迷心窍。

当然,说李逵武松鲁智深反招安、宋江卢俊义柴进想招安,这只是笔者一家之言,文章最后还得请教读者诸君:梁山一百单八将,真正反对招安的除了鲁智深武松之外还有谁?一门心思想招安,在招安路上蹦跶得最欢的,除了宋江之外,还有哪几个官儿迷?

宋江卢俊义柴进跟李逵鲁智深武松的区别:招安路上蹦得欢,不怕朝廷拉清单?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