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越南人口近亿,国土仅有中国的三十分之一,为何还有大米出口呢?


司马迁说过,“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粮食,是一个国家,顶天的大事。没有足够的粮食产量和储备,国运将很脆弱地易与它手。粮食安全,当然指主食的安全,指国家能在任何时候,满足国人最低限度的主食供给保障。

在和平稳定和无灾无难之时,主食的自足,不过是自以为是的虚幻安全。如果国家能在极端条件下,尚能在一段比较长时期内,提供给国民最低限度的主食保障,那才算构筑成真正的粮食安全保障。

强大而自主的国家,军事武器从来不以进口为主打,以免假手于人的被动和无奈;粮食安全,更属一国的中流砥柱、命脉国本,自当严防死守、细心呵护。

我国已由农业大国,进入了工业时代,资源倾斜向工业、科技不可避免,如此,则应更加正视“以主食为天”的生死攸关。在粮食安全这方面,中国做得还是不错的。


主食对国家的稳定、发展都很是重要。中国的主食主要指大米、小麦、王米。“南米北面”,米是大米,面自麦来。这个南辕北辙的区别,既有地理气候上的差异,又有人文历史上的殊别。但归根到底是由于地理气候的影响,才有这形态殊异的“南米北面”的饮食文化。

说到地理气候对主食生产的影响,“剑雄品评”不由想到,是什么原因,越南以区区33万平方公里的国土,竞能跻身于世界第二大大米出口国之列。而越南的人口并不少,9000多万人,人吃马喂的不说,竟还有余力以大米出口创汇,真是地主啊。

地主并不好当,家有沃土是第一。越南全国的可种植面积,占国土总面积的60%。合19.8万平方公里(林地和耕地)。由于气候属热带季风气候,南方降雨充沛到只分雨、旱两季,内河的阡陌纵横,令其坐拥红河和湄公河,两个堪称“万世粮仓”的三角洲。这部分土力最为富饶肥沃的“鱼米之乡”,面积共为5万多平方公里,是播种生产大米禀赋卓越的天堂。水稻年种收三季,而不怕导致肥力的流失。也是服了。


尤其是湄公河三角洲,产米量居全越产量的一半,荣膺东南亚三大“粮仓”之一,十年前稻米单产已达每公倾8吨左右。而且,越南余下的其他耕地计15万平方公里,也因其气候的适宜、地力的肥沃,对大米的出口贡献巨大。

地主么,佃户一定要多。越南属于传统农业国,农业人数众多,种植技术成熟。国家对农业的支持,又一贯是巨大的。

说起种植技术,该聊聊我们的郑和七下西洋。大明永乐帝朱棣,是明清两朝所有的皇帝中,唯一一个知道海权、陆权并用的皇帝。而其他的明清皇帝,由于不知海权为何物。为永绝海患,一律回头只看陆地,一把海禁万事皆了。

还有,很多人以为,郑和七下西洋,仅为寻探毫无翻盘能力的建文帝。实际上,大明费巨金七下西洋,不仅以“赏——贡”的方式,与西洋各国做起了买卖。而且,大明以上百艘宽18丈、长44丈的艨艟巨舰,是去实现永乐帝朱棣的“内安华夏、外抚四夷、一视同仁、共享太平”的中国式超级大国之梦的。


这个舰队,可不是像西方探险航海家哥伦布、麦哲伦,那几艘大航海时期抠抠索索四处乱转悠的商船队,而是强大的海军舰队和海军陆战队的集合。如果将载有27670人(其中陆战兵士26800人,加海军操舰人员、翻译、医生、阴阳官、教习接生、农桑筑屋等百工等)的舰队,往哪国的海岸边一撒,那个樯橹云帆、遮天蔽日地扑面而来,相信那国的国王脸上,都会挂满了黑线。

七下西洋期间28年,郑和成功做了几次登陆战,还协防过占城国,配合大明总兵朱能,所率的陆军进剿安南国,并教化占城人农桑和建房之技。这里的安南国和占城国,就是现在的越南的北方和南方。


郑和极有前瞻的发表了振聋发聩的海权远见,”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取之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一旦他国之君夺得南洋,华夏危矣。我国船队战无不胜,可用之扩大经商,制伏异域,使其不敢觊觎南洋也。”

这是大明朝唯一一个境界卓越的太监。明朝的中国,不论是格局和还是实力,真的都领先全世界太多了,十分的厉害!

扯远了,回来。历史上越南的农耕技术,得益于彼时的宗主国大明,那是无可置疑的。这也是永乐帝“外抚四夷、共享太平”的一个实践。

现在,越南引进和借重中国袁隆平的“二系法”来杂交水稻,以提高本国大米的产量。也取得长足的进步。综上,越南虽负近亿人口,立区区之地,种植大米,自足以外,尚有余力出口,皆出于禀赋、外援的双合。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穿越历史的迷雾,检视历史的足迹,仰望历史的辉煌,感怀历史的沧桑。“剑雄品评文史经济”与您同学同行,同喜同叹。您的关注,是我奋笔疾书的动力,您的阅读,是我剖析探幽的初衷。

越南人口近亿,国土仅有中国的三十分之一,为何还有大米出口呢?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