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从诗歌摄影音乐到画家诗人朋友,看翟永明随手拍下的“文人摄影”

昨天,被认为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诗人之一的翟永明与音乐人小河,在明珠美术馆进行的一场诗、乐、影像的对话,拉开了名为“时间剧场”的展览。

“时间剧场”是诗人翟永明40年以来的创作总结与跨界尝试,共展出包括她青年时期至今的大量第一手文献(手稿、照片等)、实物与艺术家创作(文学、摄影、影像等),7个系列逾100件作品。四十年来,翟永明以奇异的语言风格和诗歌意象以及特立独行的女性立场确立了她在诗坛的地位,文学之外,大众对她的摄影世界知之甚少,这些“非专业”的探索却由来已久,并非诗歌创作的简单镜像,而是跳脱出文本,形成了感性的、私密的、充满惊喜的艺术书写。

图说:翟永明 官方图

多年的旅游途中,翟永明拍摄过不少照片,对象以女性和儿童为主。她对纯粹的风光摄影不感兴趣,关注的仍然是人,人的行为、表情、性格,以及留给她的瞬间印象。当她拍下他们,便与他们产生了奇妙的缘份,这就是翟永明对摄影的神奇定义。她最爱将镜头对准身边的朋友,捕捉他们不被注意的瞬间。这些时刻,往往是他们最松弛、最本真的时刻。她通过镜头一直看向他们的隐秘内心,她相信这是自己与他们交流的另一种方式。

“亲密的人中间”,是韩东诗歌里的一句。以此为题,翟永明制作了一个摄影长卷。长卷记录了2018年11月,在南京四方美术馆的双个展:“韩东毛焰”。开幕式那天,艺术圈、文学圈来了不少的人。在参观和展览布展时,翟永明用手机拍摄了很多“亲密的人”,也就是说:共同的朋友。“手机相素有限,我想到可以参照《韩熙载夜宴图》,作一个长卷。全卷分为:布展、开幕、晚宴。长卷中间,有我的一些文字,诗句。我把照片拼贴起来,印在带宣纸效果的相纸上。展览期间,我会邀请朋友,随意在长卷上涂写文字。这是‘随手拍’式的游戏之作,也是关于当下时代的真实记忆和私人叙事。事实上,我认为这是另一种文学表达,也许可以视作‘文人摄影’。”

图说:翟永明作品 官方图

参展作品中,有一个系列是致敬之作。弗里达·卡洛一直是翟永明最喜欢的艺术家,对她作品的热爱,已经超出了一个业余爱好者的范畴,她不时会写上一两篇诗文加以表达和发挥。翟永明尝试用一种陌生的媒介和角色扮演的方式,来叙述自己的观念和新的故事。她在自家阳台上以及一座废弃的庭院中,为朋友拍摄了一组照片:通过挪用弗里达的色彩、弗里达最著名的眉毛、弗里达最爱穿的墨西哥民族服装以及《两个弗里达》的意象,创作出《弗里达》系列。“在灵魂深处,我们都是弗里达附体的女性。”

2019年,翟永明获得上海国际诗歌节“金玉兰”国际诗歌奖。“时间剧场”作为2020上海国际诗歌节特别活动之一,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国际诗歌节艺术委员会主席赵丽宏说:“翟永明拍的大部分诗人,我都认识,但诗人的表情神态与环境的关系是我不熟悉的。照片只是一个瞬间,不管是偶然的相遇或刻意的追捧,都是不同凡响的瞬间,他们的感情、思想被她捕捉到,这些都是难以被取代的照片。”

图说:翟永明作品 官方图

时光流淌,诗人的“言说”与“凝视”成为相互间最完美的注脚。

安藤忠雄恰是翟永明最喜欢的建筑师,“时间剧场”正是在这座她最喜欢的建筑师作品中开展,在“通向天空的被书籍包围的”独特场域,展览在充满象征意义的上下文中,构建起一座独特的关于文学、艺术、人生与社会的“时间剧场”。(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从诗歌摄影音乐到画家诗人朋友,看翟永明随手拍下的“文人摄影”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