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杭州摄影基地店员被打:警方3天找不到的人,网友半天就挖出来了

每一个睿智的灵魂

都置顶了毒鸡汤

1

最近,在杭州发生了一件令人无语的案件。

事件发生在8月2日下午,在杭州的一个摄影基地,由于当日等候的顾客比较多,一个店员跟其中一组晚到的顾客解释并询问能否晚一点再来。

结果话音未落,其中一个顾客突然发难,扯住店员的头发,扇了店员一巴掌。

这个过程被店内的摄像头拍下来了,从截图我们也可以看到,虽然没有拍到打人者的正脸,但还是挺高清的,发型装束和其他同行者都被录了下来。

在这群顾客离开后,摄影基地报了警,然而直到8月5日晚,整整三天过去了,警察那边还是没有消息。

打人者:我今天就TM打你了...老子不拍了...跟狗一样

无奈下,博主在8月5日晚将事件经过和当时的监控录像发上了微博,向网友们寻求打人者的线索。

也就从这里开始,事件往吊诡的方向发展了。

微博刚发布了半天,网友们不仅找出了打人者的正脸照,还将他的身份扒了个底朝天,是个疑似PUA组织的导师。

而之前还各种拖沓的警方,也突然变得神勇无比,只过了一个下午,就通知博主打人者已经抓到了。不过从博主的新发微博来看,似乎被进行了一番“思想教育”。

大家都知道,我国有一个群众监督制度,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警方坐拥这么多天眼和信息系统,还是比不上群众一双肉眼明察秋毫。

虽然在之前的文章里面,我们也介绍过这几年我国警方和司法的进步,但这次的打人事件,无疑向我们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在一些关注度低的案件中,警方的办案态度还远远不够。

2

随着这几年微博等社交平台深入人心,我们看到了很多群众向执法者普法、舆论倒逼官方做回应的事例。

2019年7月,就发生过一个非常荒谬的案子。

在河南省鹤壁市淇县北阳镇枣生村,一对母女骑电动车路过一个西瓜地,随后,这对母女下车摘了八、九个西瓜。

两人骑电动自行车离开时,被瓜地主人庞某发现,庞某上前追赶,情急之下一把拉住了电动车,致使三人同时摔倒,母女两人受了轻微擦伤,电动车车把摔坏。

在接到报案后,民警认为西瓜价值小,“情节显著轻微”,只对偷瓜者进行了批评教育,又因为这对母女受了伤,要求庞某赔偿她们300元钱。

淇县警方的通报在微博一公布,立马引起了激烈讨论,群众纷纷质疑起了警方的执法水平,还在留言区向警方普法,本来还默默无闻的淇县警方,突然就成为了“网红”,上了央视新闻频道。

在舆论压力下,淇县警方无奈启动了执法监督程序,最后裁定,偷瓜者宋某构成了盗窃,行政拘留3日;瓜地主人庞某制止违法行为,不承担法律责任;当时负责的派出所民警停职处理。

最后结果看似还算过得去,但我们都知道,出问题的何止是当时的值班民警呢?让被偷者赔偿偷瓜者300元是和稀泥,面子上过不去了停职一个民警,也是另一种和稀泥而已。

而就看最近这段时间,也发生了很多民间倒逼官方的事件。

前段时间的“神童发表直肠癌论文获奖”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如此明显的学术造假,官方的专业评委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事实就是,这些荒谬现象已经存在很多年了,如果不是这次被网络舆论爆了出来,谁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个“神童”继续名利双收。

就连刑事案件也一样,杭州来女士案,虽然最后的侦破过程中,警方的努力值得肯定,但此案被媒体曝光之前,来女士已经失踪了十几天了,如果警方一开始就重视起来,告破这起本就漏洞百出的案子,也许根本不用这么多天。

在来女士失踪案告破后,博主李子阳在微博里分享了自己母亲的案例,引起了众多关注和讨论,刚过一天,7年都没有动静的警方重启调查。

前几天发生的女大学生在青海失联案,在被曝光前,女孩已经失联20天,家属报警也已经过了十几天。

虽然警方没有袖手旁观,但的确是在媒体曝光之后才变得特别积极,派出了救援队前往无人区。

如果不是媒体曝光加快了调查进度,女生家属可能永远再找不到她在世上的任何痕迹。

这两天刚告破的南京女孩遭男友杀害抛尸案,在被媒体曝光前,女生已经失联将近一个月。

虽然南京警方早就成立了专案组,但最关键的云南警方,是在曝光后才重视起来的。

加上这次的杭州店员被打事件,我们不难看出一个规律:只要是关注度高、影响恶劣的事件,我们的警察就会像超人变身一样无比英武,但如果是一些“小事”,或发生在家庭内部、不为公众了解的事件,就全凭运气了。

所以才有了这么多诡异的舆论倒逼官方的事件,对于急需寻求帮助的人来说,报警不如发微博,吃瓜群众突然完成了伟大的身份转换,纷纷化身人民检察官。

3

警方在这方面的表现的确还不够好,但有的时候,还真的不能完全怪警察。

在刑侦剧中,警察是一个很炫酷的职业,但只要了解现实的朋友就知道,在我国,警察的工作实在是太辛苦了。

我国最新的警员配置数据我没有找到,但根据2014年的数据,我国的警民比例为12:10000,即每10万名公民之中,只配备120名警察,属于世界警民比例最低的国家之一。

尽管已经过去了几年,但鉴于警察事业编制的申请难度,我认为这个比例上升幅度不会太大。

至于辅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警察的工作压力,但毕竟太没保障,素质参差。

整体尚且如此窘迫,一些相对落后的农村地区就更加不用说了,有很多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根本指望不上派出所,只能靠治安联防队员。

这几年我国的治安条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但很大程度上都是得益于无处不在的摄像头和越来越先进的技术设备,在非技术方面,如警员素质、人员配置、办案手续上,没有太大的改善。

巨大的工作压力和良莠不齐的质量,导致了警员们往往会“挑案子”,性质恶劣、广为人知的大案,干得不遗余力;性质不严重(或警察认为不严重)、影响力相对小、程序复杂的案子,就敷衍了事。

比如说,同一天中发生了变态在闹市中非礼女生,和某妇女在家中突然失踪的案子,警方绝对会优先办理非礼案。

因为非礼案人人皆知,办慢了容易挨骂,但妇女失踪,一来知道的人不多,二来尽管有可能牵涉到人命,但不也更可能只是暂时走失了嘛。

登记一下,发个寻人启事等几天,后续有什么再说,说白了,就是在赌事态不会发展到太严重的地步。

至于像这次店员被打案这种,要不是微博上闹大了,对于警察来说,可能连跟进的必要都没有,过段时间事主不追究了,随便编个什么借口就糊弄过去了。

久而久之,越来越多的报案人明白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一旦自己的案件得不到重视,就放上网、找记者,各种求助呼吁,人为扩大社会影响力,才令自己的请求有机会被受理。

这种“群众监督制度”,的确在客观上提高了警方的办案效率,然而最大的问题是,警力并非用之不竭的公共资源,警察们花更多的心力照顾那些会哭的孩子,那就意味着,有同样多的不会哭的孩子,在沉默中受到了冷落。

微博监督看似风风火火,实际上也只是权宜之计,要想问题得到根本改善,只能加强警力配置,让警察们不再疲于奔命,以及加强警员的素质。

4

大家都知道警察的工作很辛苦,有时力不从心也可以理解,但警察的工作,真的关系到每个人的身家性命啊。

为什么一定要闹大了才肯发力,为什么开车在哪个山旮旯违章都能被摄像头拍到,但那些人贩子就永远抓不到?

为什么家暴报案永远以“家庭纠纷”为借口搪塞过去?

为什么信息系统这么发达的今天,只要案子跨了省,侦破难度就呈指数级上升呢?

说到底,还是因为这类型的受害者往往很难发声,而我们的执法部门太过怕麻烦,既然还没闹到人尽皆知,“社会危害性不大”,就干脆混过去了。

只要一天不改变这种顾头不顾尾的的风气,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得到真正的安心。

最后,希望执法部门长点心吧,总让网友们当督察员也不太像话。

文 | 毒哥&玉成

杭州摄影基地店员被打:警方3天找不到的人,网友半天就挖出来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