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杀人前科疑似被曝光?杭州杀妻嫌犯疑似涉及另一桩命案 许某杀妻前朋友圈内容曝光

杭州杀妻分尸案又有了新进展,近日,杭州杀妻嫌犯疑似涉及另一桩命案,死者是前妻朋友的女儿,年仅16岁,这件事到底是真的假的?事件始末详情曝光,其细节让人震惊!一起来看一下具体的情况。

杀妻案嫌犯——来女士丈夫许某

据了解,许国利来自浙江省诸暨市安华镇球山村,家中一个哥哥、一个弟弟,在乡亲们的眼中,许国利是一个十分内向、为人和善、尊老爱幼、经常笑眯眯的一个人,每次回到村里面都会和大家打招呼,对于许国利杀害妻子一事,村里面的人都表示十分的惊讶!

许某杀妻前干了这件事

根据7月25日当地警方通报,杭州失踪女子来惠利已遇害,其丈夫许国利有重大作案嫌疑,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网传杭州杀妻嫌犯疑似涉及另一桩命案,一起来了解一下。

据悉,这次曝光出来的许国利疑似涉及另一桩命案是前妻朋友的女儿,年仅16岁。

刘女士表示在2002年的时候,年仅16岁的女儿楼某杰在家中被杀,一直都没有找到凶手。

据刘女士回忆,当天中午午饭之后,自己和朋友去上街购物,家中只有女儿一个人,晚上回到家之后,发现女儿躺在卫生间的地板上,已经死亡。在女儿脖子右侧有一道口子,当时门窗都没有破损的痕迹。在之后调查的过程当中,有一位五楼的住户看到,在当天下午的3:30-4:00之间,见到伦表示家中走出一位男性,身高一米七多一点,身材较瘦。

警方之后调查了刘女士家庭有过矛盾的人,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凶手,这起案件就成为了一桩悬案。女儿楼某洁在被杀害的第五天,遗体火化,葬礼的那天,许国利前往出席,还为楼某洁买了寿衣。

许某的“前科”与再婚

据了解,许国利当初有一位邻村的好朋友刘小祥,两人相识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两个人都是在上海做饲料生意,许国利也在上海遇到了第一任妻子官女士,两人相恋结婚。

刘小祥的姐姐刘女士,是通过弟弟刘小祥和哥哥认识的许国利和前妻官女士,当时关女士来到诸暨工作,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一来二去刘女士就成了官女士的闺蜜。刘女士表示当时许国利和关女士离婚的时候,曾经告诉自己想要离婚,因为许国利有家暴行为,许某某掐了她的脖子,给她掐得半死不活,还威胁官女士说“如果不同意离婚的话,命都要没有的”。(综合媒体报道)

【此前报道】——杭州失踪女士被丈夫杀害并分尸抛尸化粪池

图片来自网络

杭州53岁的来女士7月5日凌晨在九堡的家中突然失踪,而且失踪得毫无踪迹可寻,小区监控找不到她出走的痕迹,这样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呢?她到底去哪了?

据悉,来女士在失踪的时候只穿着一条吊带的睡衣,穿着如此简单又家常的人能去哪呢?在网上也引起了诸多猜测,“穿越了”“被外星人带走”“被熔化了”。

图片来自网络

杭州53岁的来女士失踪已经19天了,连日来,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围绕事件的各种传言也不断出现。神秘消失19天,杳无音信。这样一起案件给公众留意太大的疑问,围绕在失踪女子身上也充满着各种待解之谜。

来女士的失踪是否与亲属有关?

来女士的女儿说,父母平时关系挺好的,去年发生过一次争吵。来女士的侄子毛先生说,姨妈跟姨父是重组家庭,争吵可能比正常家庭要多一点,不过并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事发前一天晚上的监控,姨妈跟小女儿出现在监控中,看起来十分高兴,12个小时后就失踪了。

几位专门搞安防的专业人士想现场去看看,记者带着这几位来到了该小区查看了一下监控情况,从4幢出来是一个主出口,主出口存在一个监控死角的路线。但99%的人都无法判断哪条路线是监控死角。除非一边看监控,一边现场演练。

那么到底是谁将来女士带出去的呢?就在全网搜寻来女士下落的时候,出现了这样两条消息,一起来看看。

7月23日早上,有报道说在22日后半夜,警方在其所在小区化粪池里发现了其尸体。不过随即有其他媒体,采访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回复系谣言,具体案情以通报为准。

同样在7月23日10时左右,网传一则警情通报显示,案件已取得重大突破,该女子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警方控制。随即,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网传失踪女子被找到且其丈夫被控制的警方通报是假的。

截止发稿前,当地警方还未对该事件作出官方通报。

小编提醒大家:一定要以警方消息为准。

消失的来女士精神异常?

“没有厌世倾向或反常举止”

7月4日(周六)上午,夫妻俩去了一趟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许先生去拔牙,来女士去配自己的高血压药,她每两个月去配一次药。中午回到家吃饭,许先生做饭,来女士洗衣服、看女儿。下午,许先生赶去监工正在装修的新房,预计8月就能装修完毕。一切都很正常。

下午4点多,来女士带着小女儿到庆春银泰去买书和蛋糕。她们从外面回来搭乘电梯时,在监控里留下了来女士最后的画面。从下午5:03监控看,两人在电梯里有说有笑,并无异样。傍晚7点,一家人在家吃晚餐,10点就上床休息了。

到此时为止,在许先生的叙述中,来女士所有行为看上去都十分正常、日常,没有厌世倾向或者精神问题的人可能会表现出来的反常举止。

唯一一个细节就是,在来女士“消失”的第二天也就是6日下午,许先生收到了一个快递,是来女士之前网购用于治疗睡眠不足的药物。许先生说,妻子睡眠质量虽然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许先生自述,7月5日(周日)凌晨0:30起来上厕所时,看见来女士在床上睡觉,凌晨5:30再起床时,来女士已经不见了。他当时以为她有事出去了,没在意,但表示以前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为何失踪36小时丈夫才报警?

“没往这方面考虑”

5日傍晚,来女士依然没回家吃晚饭,甚至深夜都没回家睡觉,而且也联系不上。

7月6日(周一)上午,来女士的工作单位打来电话,说她没有到岗上班。到了7月6日傍晚,来女士无故消失36个小时后,许先生才感觉“不对”了,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

来女士大女儿已成年,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7月6日傍晚,许先生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从大女儿那里也没得到消息后,一家人才在7月6日19点左右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

从7月5日凌晨到7月6日傍晚,有两天一夜,许先生没有向来女士最亲近的人交流妻子的失踪,没去工作单位寻找,也没报警。从许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来看,来女士失踪后,他虽然觉得“异样”,当时还是没有太在意。

是两人感情不合吗?许先生称两人感情没问题。是来女士以前经常夜不归宿吗?也并没有。许先生对记者的解释是:“也没往现在这个思路上去考虑。”

穿着一件睡衣消失了?

负一楼有条暗道或可避开监控

来女士家属称,他们和警方反复查看所有出入口的监控,看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发现来女士走出去的画面。即使在监控相对较少的地下车库,如果特意规避的话,尽管拍不到全身,但还是会被拍到一双脚。来女士侄子毛先生在接受媒体时的说法:“哪怕是贴着墙出来,脚肯定会拍到的。”他们看到7月5日凌晨3:42时,有一个拿手机的男子出现在地下车库。但排除了来女士自己曾在7月5日凌晨来到地库。

报警后,警方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都没有任何发现。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杭州三堡北苑隔壁有一条景观河,之前,家属把整条河水抽干,也没有任何发现。

有搜救专家到现场实地考察后,发现负一楼有一条没有灯的暗道,可以避开监控到达地面出口,且该出口没有监控。若从该出口乘车离开,则可避开小区监控。

许先生表示,按来女士的智商,不可能一个人机智地躲开那么多监控,“一个人她出不去的”。

按照许先生的说法,来女士是来女士大女儿到妈妈家翻找了一番后发现,来女士的钱包、手机、钥匙、身份证,都在家里没有带走。

来女士侄子毛先生说,没发现少其他东西,“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少了一件当晚睡觉穿的棕色吊带睡衣。毛先生特意说,这种式样的睡衣是在家睡觉穿的,“不可能”穿着出门。

来女士失踪与回迁房有关?

暂未发现线索

在来女士消失后的这十几天里,围绕她失踪的说法和也传言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传言称,来女士的失踪与其新分到两套回迁房有关。

来女士一家居住在杭州市江干区三堡北苑小区,50多平米,户型紧凑。7月22日,健康时报记者致电杭州市江干区三堡社区,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三堡社区是为安置农转非的三堡村村民所建的社区,来女士此前也是三堡村村民。

一位与来女士同住一层的邻居表示,他们是在五六年前搬到这个小区的,小区是安置房,按每个人60平米安置,他们一家三口能分180平米;在目前居住的这套房子外,他们还有一套大概120平米左右的房子。

邻居称,许先生是外地人,但只要女方户籍在这,男方也有分配名额,“只要一个人户口在这里,其他人都按照人口数给分房子”。而且三堡社区对原集体土地上房屋征收被补偿人的回迁安置工作也已于今年上半年前结束,都已分齐,来女士目前所居住的这套房属于夫妻共同所有。

目前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已组成调查组正在调查,暂未发现来女士与回迁房有关的线索。(综合媒体报道 来源:凤凰网 网易)

杀人前科疑似被曝光?杭州杀妻嫌犯疑似涉及另一桩命案 许某杀妻前朋友圈内容曝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