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梅莉:我们在各自的烟火世界里努力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阅读时光


原标题:梅莉:我们在各自的烟火世界里努力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阅读时光
烟火葱兰
作者|梅莉
来源:泉州晚报

早晨,推窗,感觉到一丝凉意。最美的秋冬就在不经意中拉开序幕。上班途中,我穿过林中小径,看到树下一大片葱兰,齐刷刷地开出朵朵小白花,温柔而安静地待在一隅,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着。它们挥舞着俏丽纤细的身子骨,撑开六角白瓣黄蕊的小花伞,向我灿灿地打着招呼。嗨,早上好,是老朋友啦。
十年前,我刚举家搬迁到这座城市,四顾无亲,连找个坐下来喝咖啡的人都没有。于是,把眼睛投向了植物,却发现小区里繁花细草众多,植物盲如我大都不认识。第一眼被吸引的是:树下这一大片开得正悠然自得的小白花。我好奇地蹲下来,仔细地研究着这究竟是什么花,看着有点像韭菜,又有点像葱,到底是什么花呢这是我与葱兰初次见面,两两相看,互不相识。于是,我拍下一组照片,发给懂花的友人看,问她这是什么花,朋友说,葱兰呀。
噢,葱兰。挺小家碧玉的名字,既有葱的烟火味道,又有兰的脱俗之气。忽然想起有个叫梅兰的女同学,圆圆的脸儿圆圆的眼睛,不知今在何处
但自从我认识了葱兰后,年复一年,每年的夏末秋初,都能看到它们的存在,从不缺席。似乎它们天生就适合在这片树下充当背景墙,无人关注无人赏它,除了我。葱兰,这么有烟火气息的低调小花朵是绝对不会引人注目的,它不是高贵的牡丹也非娇艳的玫瑰。没开花的时候,纤细的身体如草似葱,谁也不会多看它一眼。开花了,小小的白花朵儿,远远地看,也不过像是邻家姑娘身上的碎花长裙,颜色素到只有青白二色,细细碎碎地在风中摇曳。
就像走在雕栏玉砌的大观园,跟在凤姐儿、宝哥哥、林妹妹、宝姐姐后面的一水儿小丫鬟,忙忙碌碌却没有什么存在感。只是定睛一看,倒也不乏聪明伶俐、细眉细眼、容貌不俗的姑娘,嫁到好人家应该是个会过日子的巧妇,就像备受凤姐赏识,伶牙俐齿的小红。
不过,我觉得葱兰的美好,就好在它立足于人间烟火的小小信念在哪里都可以安身立命,安心做着小配角,没有不切实际的梦想与远方。翠绿色的叶子上举着小小的白色花朵,即使铺成一片,也没有多大的气势,却让人感动。星星点点的素白,让我想起陪衬玫瑰的满天星,高大艳丽是一种美,细小素净也是一种美呀,我当然觉得葱兰很美。
前几日下大雨,路上满目都是被暴风骤雨打落的树叶,平日吸引众人目光的明艳花朵此时都纷纷落红满地姿态狼狈,忽然担心起老朋友纤弱的葱兰。走过去一看,有点惊讶:葱兰安然,每一株都被雨水冲刷得异常清冽明亮。朵朵小花,此时正闭合着花瓣这是葱兰的高明之处吧,在暴风雨里紧紧合起自我保护。待第二天雨过天晴,花瓣又舒展开来,依然还是开得那般天真烂漫,似乎并没有遭遇过什么风暴,其中间的娇黄嫩蕊显得格外温柔淡定与静好。葱兰真是冰雪聪明呢,风雨来袭,逆境中它懂得自我保全,风雨过后,它亦无惧无忧。葱兰虽然平凡到让人忽略,但它生命力很强,花期也长,在争奇斗艳的花花世界里,不争不抢,怡然自得,活成自己。
算了算,与葱兰相识快十年了,十年,我早已融入这座城市,从青年步入中年,青春逝去,而葱兰,年年还是初见时的模样。我找到自己与葱兰的相似之处:我们各自在自己的烟火世界里努力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梅莉:我们在各自的烟火世界里努力地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阅读时光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