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网易云音乐成网抑云:嘲讽了什么,又伤害了什么?

评论区有着大量编造的段子、无病呻吟的感伤、为博取同情的故意卖惨,渐渐地,“网易云”就成了“网抑云”,有人说评论区是“人均抑郁症”。“知道”(nz_zhidao)跟你谈谈,网易云音乐成“网抑云”背后的深意。

作者:陈子非 南周知道

网络编辑:梁淑怡

(IC photo/图)

最近互联网上出现了许多关于“网抑云阴乐”的段子。“网抑云阴乐”,说的其实是网易云音乐。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经常出现一些抑郁的矫情文学,其中许多被怀疑是编造的,是故意以卖惨来博取关注的,这引发不少网友的反感。于是他们用这样一个谐音梗对此现象进行嘲讽。网抑云阴乐成为与知乎上的“人在纽约、刚下飞机”一样的存在。

网易云成网抑云,嘲讽了什么?是否有什么宝贵的东西,也在嘲讽声中一并被解构掉了?

“网易云”成“网抑云”

曾几何时,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是该软件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校服是我和她唯一穿过的情侣装,毕业照是我和她唯一的合影”、“我想做一个能在你的葬礼上描述你一生的人”、“多少人以朋友的名义默默地爱着”、“祝你们幸福是假的,祝你幸福是真的”等充满文艺范的评论背后,满满的故事感。

早在2017年,网易云音乐就已经积累了超过4亿条评论,以每天60余万条的速度增长。网易云音乐还曾联合杭港地铁,在杭州地铁1号线推出“乐评专列”,将5000条热门歌曲评论印满车厢,被很多人称作“音乐评论博物馆”。

网易云音乐也是凭借“音乐+社交”的模式在音乐软件的混战中杀出一条血路。网易云音乐上线于2013年4月,2015年7月注册用户破1亿,2016年7月用户数破2亿,2017年4月破3亿,2017年11月破4亿,截止到2019年注册用户数破8亿。

也是从2017年开始,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慢慢“变味”。网友发现了评论区的套路:丧一点,有故事性一点,获得的点赞就越多。去年有人爬取了网易云音乐歌单中48400首歌的444054条热评,在情绪统计一栏中,“开心”和“幸福”两种正面情绪排名靠前,但之后一排下来都是“丧”风格的,比如“孤独”、“痛苦”、“惊吓”、“伤心”、“抑郁”、“生气”、“紧张”。

第一批到网易云音乐评论区留言的人,大抵都是真诚的,他们把评论区当作一个“树洞”,当做一个负面情绪的宣泄地,很多隐秘的、私人的、平时不会诉说的思绪和情感,可能“触乐生情”,会留在这里。这些感伤基调的评论里,当然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成分,也并非不可理喻,毕竟人都会有瞬间矫情或情绪泛滥的时刻。

但第二批跟风到评论区留言的人,很可能是真矫情、假文艺,他们编造各种感伤抑郁故事,完全是为了博取关注。因此,评论区里目之所及常有失恋、失业、失婚、抑郁、绝症、事业失败、负债、自杀等内容,村上春树、太宰治、张爱玲等人的名人名言在这里反复被复制黏贴;为了获得更多的赞,他们也找到了套路:情歌下面痛悼初恋、电音DJ疯狂抖腿、民谣下面追忆往事……

久而久之,评论区有着大量编造的段子、无病呻吟的感伤、为博取同情的故意卖惨。“网易云”就成了“网抑云”,有人说评论区是“人均抑郁症”。

(IC photo/图)

反对“假”别解构“真”

这时,就有了第三波赶到评论区留言的人,他们看不惯矫揉造作与强行卖惨,便来扮演一股解构的力量,把评论区里的感伤抑郁全部消解掉。

他们主要使用两种手法。一种是加入造假的狂欢,让假的假得更明显,让用户失去对评论区的信任,也失去与那些虚假情感共鸣的机会。比如有人写道,“我今年12岁,已经重度抑郁症20年了。”“妈妈在我出生前就走了,现实里没有一个人理我。”

另外一种是成为杠精,千方百计给别人的抑郁氛围泼冷水。比如看到评论区的留言,“你说向日葵是怎么熬过没有太阳的夜晚”,有人便在底下回复一堆科普,“在太阳光下,向日葵叶片中的叶绿素a与NADP+等物质将水分解成NADPH和氧气”吧啦吧啦,说完一长段之后还问了句“还有事吗?”。与其说这是科普,毋宁说这是强行“抬杠”,想让你“破功”。

毫无疑问,对赚流量、博眼球的炒作行为应坚决说“不”。从这个意义上,把“网易云音乐”消解为“网抑云阴乐”,是能够起到一个打假的功能的。先入为主判定一切感伤都是假的,假的自然也是假的,可真的也变成假的了。

这是解构一切、消解一切的负面效应,它泼水的同时可能连小孩也一起倒掉了。这就是文化评论者陶东风说的,“它一方面消解了人为树立偶像、权威的可能性;但是另一方面,这种叛逆精神、怀疑精神由于采取了后现代式的自我解构方式,由于没有正面的价值与理想的支撑,因而很容易转变为批判与颠覆的反面,一种虚无主义与犬儒式的人生态度。”

也就是说,网易云音乐的评论区里,有假抑郁、假感伤,但其中也有真抑郁、真感伤。那群真正伤心的人本来可以在评论区里报团取暖、相互慰藉,找寻认真生活的勇气。可如果有人粗暴地将他们的真伤心判定为造假,并极尽嘲讽之能事,那么这加剧的只会是他们对世界的失望情绪。这个树洞本是他们的温暖港湾,但如果遭到无缘无故的恶意,那么它就会变成冷漠的冰窖。

这让人联想到之前一个“网友读抑郁症患者的微博”的活动。几个参与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拿到了一个抑郁者患者写下的微博,他们纷纷表示,这些微博太矫情、太尴尬了。直到最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些微博是已经去世的抑郁症患者写的,他们为自己之前的冷漠抱歉。之后屏幕上打出了一句话,“当信号一直被忽略,他们便会放弃求救”。

有人说,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那么我们又怎么知道,网易云音乐底下一条抑郁感伤的留言是真的还是假的?谁又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呢?也许你认为它是假的,但其实它是最后一个求救信号呢?

因此,无论是“网抑云”还是“人均抑郁症”的调侃,其实都是对真正抑郁症患者的一种不尊重、不理解,它无形中已经把“抑郁症”给污名化了,把感伤情绪给污名化了。我们既要反对那些假抑郁、真矫情,又要避免解构一切时对那些真正伤心的人造成的二次伤害。

针对“网抑云”现象,网易云音乐推出“云村评论治愈计划”,邀请心理专家、万名心理专业志愿者加入“云村治愈所”。同时,升级《云村公约》治理虚假编造内容,规范乐评礼仪,为真正有需要的用户提供专业帮助。这当然是必要的。但它也需要更多网友的包容——面对他人悲伤的呢喃,在不知道真假时可以先旁观,但别着急着嘲讽解构。你放过一条矫情的留言没什么,但如果伤害到一个真正伤心的人,那就更令人遗憾了。

网易云音乐成网抑云:嘲讽了什么,又伤害了什么?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