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曾国藩家书:读书这事,推崇大师朱子的方法:虚心涵泳,切己体察

又看了《曾国藩家书》,着重翻了关于谈读书方法的。

曾国藩是极为推崇读书的,他认为,看、读、写、作,每日都不可或缺,方能够有进步。看,他形容为一种攻城略地,在于一个广度。读,他形容为,挖战壕,筑壁垒,在于一个深度。

另外,读书的方法,曾国藩特别推荐一代大儒朱熹的方法,一共是8个字:虚心涵泳,切记体察。

曾国藩先谈了切己体察。年轻时候,自己读很多书,也是感觉没意思,理解不深刻。后来,随着官位的提升,他越能领会,真的是如此,本来就应该如此。要融入自己切记的生命体验,才能够真正的读懂,而进一步地,非读懂不能理解。

随后,曾国藩花了很多笔墨,谈了他自己对于朱熹“虚心涵泳”的理解。虚心,这是一种学习的姿态,如果一个人有傲气,肯定是不肯接纳地用心学习。

涵泳,即一种恰到好处的尺度。曾国藩理解说,比如浇花,水太少则枯,水太多则又会把根泡坏掉。同理,水稻也是如此,少则旱,多则涝。这就是他理解的涵泳的概念。他把书比作水,人读书,如泳,太信书,则涝,太不信书,则旱,异曲同工的感觉。

其实,虚心涵泳,切己体察,八个字,朱熹的学生提炼出来的,另外还有几点,分别是循序渐进,熟读精思,着紧用力,居敬持志。

曾国藩家书中,并不是对这些熟视无睹,而是分别谈之。比如,立志,立恒志。对于做人,他倡导恕、敬,主要在于一个恕字,这本就是儒家孔夫子的一个理念,推己及人的一种方法。对于敬,曾国藩觉得,要做到其实有些勉强,因为这本身就是一种刻意的姿态,但是对于很多规律性的东西,我们的确要心存敬畏,特别是一些未知的东西。曾国藩是讲究三分人力,七分运气的,在成就大事业方面。

系统来看,古往今来,儒释道都是提倡读书的,各家经典都庞杂众多,如果光是从文字上下功夫,不切己体察,不虚心涵泳,能够真正为我们所用的,其实少之又少。很多人觉得,那些传统文化的东西,很多糟粕,其实还是有很多精华在里面的,如果做到虚心涵泳,从人性的视角去看,很多方面,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一种极好的指导。

刚刚啃了罗素的《西方哲学史》,感觉他著作这本书,其实就是带着毕达哥拉斯的“人是万物的尺度”来写这本书的。罗素写这本书的尺度,可以理解为他的科学家的底子,很多东西,他先是用常识去做了一个判断的,然后再是生命的体验、理性、逻辑等方面。

在罗素这本书中,他描述的那些西方哲学家,所领悟到的哲学思想,其实就是一种“切己体察,虚心涵泳”的结晶。比如,经验主义,无不就是一种深度的切己体察,但是不够全面。如果能够真正做到虚心涵泳到一定的深度,则会有一些科学的东西研究出来,主要表现在数学。天文学方面。

读书这件事,上升到一定的理念,其实都是相通的。在小说《遥远的救世主》中,丁元英就对芮小丹说,光是知识,这是没用的,用才有用。说的也是这个道理。

啃完《西方哲学史》这本书,给我的一个很大的直观感觉是,西方很多方面,即使在经验、直觉上面,都很强调白纸黑字的写明白,写清楚,然后他们各自引以为豪的写下的这些哲学,反转来,又把他们自己,囿于其中。也就是说,他们自己画了一个圈圈,结果这个圈圈把他们自己圈在了里面。

与之对比的是,东方更注重的是一种儒释道,家庭伦理的现实,出世的超脱,对于道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推崇。即使在曾国藩这里,也可以看到痕迹,注重领悟二字。每个人其实,领悟到的东西都不一样,有的画了一个大圈圈,有的画了一个小圈圈。

一杆子到底,读书件事情,还是一种画圈圈的行为,画属于自己的圈圈,笔墨,则是取自各家,反正就是自己吸收到的觉得好的。但是,凡人画的圈圈,与孙悟空给唐僧画的那个圈圈,功力又大不一样。对于凡人来说,这个圈圈,应该没有边界,又有边界才对。

想当初,乔布斯去印度想要取得一种契合自己的圈圈,可以没有找到,后来,他自己画了一个,很多人把这个圈圈,叫做“现实扭曲立场”,这其实也是一种领悟力的结果。说白了,这也是乔布斯“切己体察,虚心涵泳”的一种结果。专指做事业方面哈,毕竟做人方面,很多人都觉得他从来不体察,不虚心。

由此看来,读书这件事,真的是蕴藏着大学问。

曾国藩家书:读书这事,推崇大师朱子的方法:虚心涵泳,切己体察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