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太念旧的人,总是太多的伤感,太敏感的人,总是太多的忧愁

词穷人比花,句短情胜海。

太念旧的人,总是太多的伤感,太敏感的人,总是太多的忧愁。

时光无情,却非要在记忆中刻下抹不掉的感觉,翻不走的日历,看上去也永远不知道今天在哪里。

每次走过的旧路,都要去想想以前在这儿遇到的人,每次唱过的歌,都要去想想曾经用过的心,只不过,每个遇到的人都未必会记得你,每次用心,都未必能的人看到,于是就想感叹一下,就想自怜片刻,明明站在烈日之下,却要去想三九严寒,还总是去担心,担心隔壁那个小妹有没有棉服。

我记得每个满月的晚上,我就像一只独狼,静坐在月光之下,细细咀嚼着每一片记忆,有时候时是一片云,有时候是一条河,有时候是一扇门,有时候又是一间屋。现在想来,我之所以写下“那时明月玉珠白,一雨三秋莫望钗”,或许,那一片,应该是个人。

过去的路已经找不到了,过去的人也不知道何处,但唯有这满月,一样的圆,一样的亮,一样的照透我的心,映出那些我不愿意想起的旧事。听听旧时的歌,哼哼老旧的曲,现在才发现,当时,我可能理解错了,或许错过的每一个路口,都只是我看错了路标而已,只是这路,是由时间修筑的,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一笔几度春秋,百页尽是离愁。果然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以至于写的每一句好像之前都已经写过,每看见一个画面,都好像之前已经经历过一样,然而,仔细想来,好像每次都是遇到烦心事才会写下来吧,或许,我不应该去记恨时间,总把抹不掉的情刻在心里,而是应该反省,为什么总把不开心的事记在心里。

为什么会这样?

如果文字里也有一个世界,我想我是应该被驱逐出境的人吧,因为我总把负面情绪放进来,却不增留下些许阳光,总是把欢乐时光画上一笔乌云,总是把春天的花海里放上几根枯枝,总是在那个完美的世界里挖上一个洞,还灌上了泪水,假装这是一个湖,让每一个路过的人,都要品尝一下这苦涩的味道。

可不可以放下?

过去的日历上,写了太多的事情,虽然总是伤痛和眼泪,但是,它可以让我长大,让我不会在同一个坎儿摔倒两次,让我不会被同一根刺上被扎三回,每当我在阳光下走过,那熟悉的位置总会让我抬起头,去看,以前的月光,和现在的蓝天,至少,现在的我,走在路上,不再会永远那么无聊的低着头,看看同样的蓝天下,那多彩的云,摸摸那轻揉的风,仍然带着花香,尽管我不认识它,但是花不是我的,不代表我不能看,不是么?

就这样过吧。

我只是我,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你在羡慕别人的同时,别人也在羡慕你,只不过,你只知道你在羡慕谁,却不知道谁在羡慕你,时间久了,你可能以为,只有你才会羡慕吧。

而我,只是多愁善感罢了。

太念旧的人,总是太多的伤感,太敏感的人,总是太多的忧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