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中国女校长被取“洋文名”:一味标榜国外,跪久了就真起不来了!

前不久,那个感动了千万人的63岁女校长张桂梅,火了。

她在饱受病痛折磨的同时,为云南深山里的孩子们四处奔走。

建学校、修宿舍、一家一户筹集钱款,帮助了1600多个贫困家庭的女孩走出大山。

而张桂梅的事迹被媒体们报道了之后,各种荣誉头衔纷至沓来。

但最近,她却被媒体冠上了一个新的洋文名字:“中国特蕾莎”。

简单的五个字,却像一把火,瞬间点燃了网友的愤怒。

1.

云南丽江华坪县,坐落在遥远的深山之中,路途遥远,海拔又高。

张桂梅就在这里开设了全国第一所全免费公办女子高中。

她作为校长,哪怕病痛缠身,靠吸氧缓解疼痛,也坚持陪伴着课堂里的学生。

▲于2015年最终完工的华坪女高,被称为“全县最漂亮的建筑”

没有资金的时候,她厚着脸皮,一家一户去敲门筹款,被人家吐了唾沫骂出来,就擦擦脸再去下一家。

她为了教室里那一群渴求知识的眼睛,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屈辱与磨难。

▲睡在长椅的张桂梅

在我们眼里,她的伟大无需质疑。

在张桂梅的事迹被广泛报道后,教育部开展了向张桂梅同志学习活动,全中国都认识了这位坚强不屈的人民女教师。

但是某些媒体,却把她比作中国的“特蕾莎”。

他们打着高尚的、比肩西方人的旗号,去歌颂这位中国女性,这让网友出离愤怒了。

特蕾莎和张桂梅之间,有太多的不同,将两者如此对比,的确太不合适。

特蕾莎,是一位来自塞尔维亚的修女。

她是世界著名的天主教慈善工作者,主要替印度加尔各答的穷人服务,1979年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由于信仰天主教,在1931年,特蕾莎正式成为修女,后来决心成为终身职业修女,并按照法国19世纪最著名的修女“圣女德莉莎”的名字和精神,为自己改名为特蕾莎修女。

我想问问有些媒体,用“中国特蕾莎”这样带有宗教色彩的“西方圣人”来类比张桂梅,合适吗?

或许很多人还不了解特蕾娅修女,W姐为大家简单说说这位修女的著名语录。

特蕾莎,被西方大众称之为穷苦人的天使修女。

那么这位天使怎么看待穷人的呢?

她公开表示:“穷人们应该接受他们的命运,这是非常美丽的一件事。”

▲图源:《独立报》

特蕾莎遇到穷苦人生病了,她不会像她说的那样悉心照料,而是将他们扔进加尔各答的“临终者之所”。

这里就像是个装满的病痛的地狱,没有系统的治疗,没有优秀的医生,没有营养补给,甚至连最基本的卫生条件都达不到。

在这里修女和志愿者甚至分不清病人的病情,时常会将传染病患者和普通患者混在一起,病毒就在这样的温床中肆意蔓延。

上述的一切,不是编造出来的谣言,而是罗宾·福克斯(Robin Fox)在考察了“临终者关怀”医院之后写的文章。

这篇文章还被刊发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上,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来看看。

▲图源柳叶刀

那天使修女特蕾莎自己生病了怎么办呢?

也和这群苦难的人们待在一起吗?

显然不是。

在特蕾莎得肺炎时,她在美国排名前十的医院,斯克利普斯(Scripps)进行治疗。

▲图源纽约时报

而我们中国坚强的女校长张桂梅,为了改变孩子的命运,忍着病痛撑在讲堂上,即使病痛缠身,也没有下过火线。

刚开始,63岁的校长张桂梅会坐在空荡的教室门口,一直等着老师们下课再一同结束一天的工作。

但久坐让她全身每一块骨头都剧烈地疼痛,所以她干脆在门外支了一张床。

▲张桂梅放在教室旁的小床

为了多陪伴孩子们,她每天都要吃大量的止痛药,严重的时候氧气瓶不离身。

▲张桂梅在吸氧

我想问问那些将两人做类比的人,但就这一点,特蕾莎做得到吗?

事件发酵之后,就连共青团也站出来发声:张桂梅不是中国特蕾莎,她是共产党员。

很多网友在下面跟帖评论:

“她有名字,她叫张桂梅!”

“她不能是中国的张桂梅吗?”

还有网友说,“别什么事都扯到西方,好像西方就是人类道德模范一样!”

当然,我们不可否认特蕾莎修女的奉献精神,但是用她来类比张桂梅,却是极其不合适。

用张桂梅和特蕾莎修女类比,这背后深藏的,其实是千百年来以攀附西方为荣的心理。

归根结底,还是文化的不自信。

2.

其实这样的事情早已不是首次。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扯张“洋旗”给自己做虎皮。

买个中国的东西不算什么,买到了国外的东西就非要拍照打个卡,彰显出自己“高人一等”的一面。

这些年大众应该也都听腻了,比如好好的千年古都,非要给自己起名“东方威尼斯”;

好好的特色游乐园,非把自己叫做“东方迪士尼”;

好好的国产饮料,非要在宣传的时候带上“东方可口可乐”……

这是病,得治。

火遍全网的爆款饮料,某气森林,大家应该都知道。

明明是国产饮料,却非要把“气”改成“気”。

有的新包装上还要写个“北海道の饮料”,乍一看根本看不出是本土产的饮料。

仿佛这样就能脱胎换骨,成为更“高层次”的存在。

这一系列类比的背后,全部都是文化不自信带来的。

这次惹得全网群嘲的“中国特蕾莎”也是一样。

事实上,泱泱中华五千年辉煌文明,拥有无数引以为傲的风流人物,其中也不乏很多伟大的女性。

有聪慧过人的辛宪英,才华横溢的李清照,自强不息的上官婉儿,饱读医书的谈允贤……

将张桂梅比作中国特蕾莎,之所以被大众所反感,追根究底还是源于:

做这个类比的人,已经完全丧失了作为一个中国人的视角。

他只能通过外国人的眼和评价体系来看中国,看见什么都习惯找一个国外标杆——以至于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话又说回来,某些媒体将张桂梅比作“中国特蕾莎”,他是存心想找骂的吗?

当然不是。

只是有些人习惯了以外国标杆为轴心,从心里上就天然“低人一等”。

跪得久了,有时候会连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跪着的。

好在,这也并非是一件全然令人愤怒的事儿。

至少这件事情的发酵让我们发现,如今的大众,已经无法再认可“夸奖一个有色人种的方式是他像个白人”这种简单叙事逻辑了。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从西方人主导的叙事内容中清醒过来;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意到,其实我们一直身怀宝藏,只是未曾挖掘。

中国正在以全世界都想象不到的速度前行。

我们无需将西方作为标杆。

今后,我们才是世界的标杆。

作者 | W姐

中国女校长被取“洋文名”:一味标榜国外,跪久了就真起不来了!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