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1.7亿农民工返城,请多给他们一点善意

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年轻的母亲一个人带着4个孩子,可想有多辛苦。他们一家,和村里其他居民家相隔比较远,信息沟通很少,加上村民觉得她比较难沟通,加剧了她的孤独感。

长期暗无天日的生活,让她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心。几年前她家取消了低保,这也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当时有人问心理专家:“为什么要用斧头砸孩子,给孩子喝农药的话,痛苦也会小很多吧?”

心理专家的一句话让人心痛:“那种生活条件下,农药都不一定能弄得全。”

当孩子奶奶赶到的时候,发现有个孩子还有呼吸,求她放过孩子。她说:“不行。”

因为她知道,她死了,孩子活在世上会更艰难。

孩子的父亲从城里赶回来,不能接受这种打击,安葬了他们之后,也喝农药自杀了。

你的衣食无忧是生活,她的捉襟见肘也是生活。

这就是现实的生活,我们常人无法理解到的生活。

就像这位父亲,出去打工才是唯一的出路,没有其他办法。

对于他们来说,进城打工比在乡下守着几亩薄田,拿到的收入会更多。

2

有的人当农民工是生活所迫,有的人当农民工是因为热爱。

我有个同学,他不习惯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他觉得自己闯荡更自由些。

他学会了开挖掘机。

先从给人打小工开始,干一次拿多少钱。他不怕吃苦,踏实肯干,这几年自己买了一台挖掘机,自己当老板。

有次和他聊天,他说:“我都怕给你丢脸,有个当农民工的同学。”

其实,这纯粹是他的一种自嘲罢了,因为他赚的比我多,房子比我的大,发展的比我好。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社会对农民工这个群体,太不友好了。

他们总是被贴上“脏、乱、差、没素质”的标签,超市买东西被嫌弃,餐馆吃饭被嫌弃,连坐公交坐地铁都被嫌弃。

无奈之下,他们只能选择自动“隔离”。所以我们经常看到这样揪心的新闻:

郑州一条地铁上有两位农民工大叔在门边席地而坐,就这样一直坐到了终点站,虽然他们两侧都有空座位。

广东珠海,暴雨天空荡荡的公交车上,一位农民工兄弟却站了将近50分钟一直到下车。后来他才道出原因,因为衣服湿了,怕弄湿座椅,影响后面乘客乘坐。

是他们不想坐吗?

当然不是!是大家的嫌弃,让他们不敢坐啊!

曾看到一个采访,火车站,一位记者问一个农民工:“我看到你们每个人都带着一个水桶,这是为什么啊?”

农民工大哥朴实的笑着说:“这个桶里装着我们在车上要吃的东西,另外,没地方坐的时候,我们可以坐在这个桶上。”

3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7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8亿人,占中国总人口的五分之一。

农民工在城市里所能从事的基本上都是“脏、险、累、苦、毒”等技术含量低和城市人很少问津的工作。

城市中各种有形或无形的边界将农民工与市民隔开,在精神世界上形成了两个不同的群体。

太多的不尊重,导致他们在城市中不能自在的生活,不能享受与他人同等的权利。

太多的“不尊重”与“歧视”,导致他们在城市里并不能自在地生活,不能享受与其他人同等的权利。

赵本山曾在《红高粱模特队》里公开怼过瞧不起农民的人:

没有我们农民,你们吃啥?没有我们农民,你们喝啥?吃喝都没了,你还臭美啥?

农民工兄弟是我们城市建设中的一份子,是为我们城市默默奉献的一群人。

请关掉您不够友善的评论,换成一份真诚的微笑。

当他们背着沉重的行李,向我们走来时,请多给他们一些善意。

“隔离病毒,但不隔离爱。”

疫情之下,不应让冷漠成为生活的主角,温暖的关怀才是战胜困难的力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