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香港中联办:中央对港全面管治权应得到切实行使

香港基本法图书馆。

二是行使中央指令权问题。基本法第四十三条和第四十八条(8)款明确写明,行政长官须对中央负责以及“执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规定的有关事务发出的指令”。“指令权”在单一制国家的政治设计中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法律概念,反过来理解,是地方政府或下一级行政机构接受中央政府的直接行政指令。回归后中央很少明确行使有关权力,导致指令权未有形成一套制度,令香港社会甚至“遗忘”了中央对香港有这样的权力。2019年2月26日,中央政府向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发出公函,支持特区政府依法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并要求特区行政长官向中央提交相关情况报告。有观点认为这是中央行使指令权的一种形式,但笔者认为这仍然是不够的,中央指令应该以一种明确的方式表现出来,而不是以“函”的名义发出。因此,有必要就“指令权”确立相关的工作机制,或对依据基本法需要发出指令的事项明确向行政长官发出国务院令,在实践中形成工作机制。

三是落实中央监督权问题。有授权就要有指导、有监督、有纠错。2014年6月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白皮书中指出:“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既包括中央直接行使的权力,也包括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法实行高度自治。对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高度自治权,中央具有监督权力。”今年4月,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发言人就香港立法会反对派议员在内务委员会主席选举恶意“拉布”事项谈话,实质上是行使监督权的一种方式。而监督权行使,也需要在实践中完善体制机制,并确保有监督、有纠错。对经监督而不能在特区自治层级纠错的事项,应上升至中央政府发出指令及释法修法层级纠错。

四是尽快补齐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制度短板问题。经历2014年非法“占中”和2019年“修例风波”,香港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必要性更加凸显。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在2020年香港“全民国家安全教育日”活动的致辞中指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始终不够完善,不少人的国家安全观念也相对薄弱。在香港回归祖国的近23年里,国家安全始终是突出短板,这个短板在关键时刻会成为致命的隐患。近年来,外部势力对香港事务深度干预,更凸显了加强维护国家安全制度建设的重要性。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特别行政区是完成香港国安立法的责任主体。香港社会应切实增强国家安全责任意识,积极主动,勠力同心,承担起在香港捍卫国家安全的重要使命,积极履行有关宪制责任,尽快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的相关立法。

同时,中央有保证国家安全的宪法权力与责任,基本法第二十三条也列于第二章“中央和特别行政区的关系”之中,如果特区迟迟无法完成相关立法,国家安全之门不能无限期地洞开下去。中央有权力也有责任,在宪法和基本法规定的范围内,建立起在港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修改基本法、依据基本法第十八条将全国性法律引入香港、专为香港制定全国性法律和向特区政府发出行政命令等,都是中央可考虑使用的方法。只有尽快建立起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制底线,香港才有繁荣稳定的坚固基石,也才能以更加开放的姿态向国际社会打开大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