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被美国大选牵动,网络中立一次次“死去活来”

2017年FCC机构总部外,反对共和党撤销网络中立规定的标语,图源:彭博社

30秒快读

1、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2、对于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而言,就是这样的命运,和美国总统大选的结果紧密挂钩。某党派上台后,基本上都会更换FCC主席并调整成员。Joe Biden(拜登)已经任命了FCC过渡团队成员。

3、也正因此,美国的通信监管政策经常变来变去,这点在“网络中立”上表现尤为明显,这是美国两党博弈的焦点。

根据“网络中立”原则,网络接入服务商必须平等对待互联网上的所有流量,不得区别对待特定的互联网服务(不能收取额外费用,不得创建快速通道)。

2008年,奥巴马刚当选美国总统后,就表达了对“网络中立”的明确支持。

在奥巴马第二任期内,2015年,民主党人占据主导的FCC通过了“网络中立”监管原则,将移动运营商和宽带服务商视为和电话服务一样的公用事业,从而接受联邦通信法监管。

2017年初,特朗普就职美国总统才两三天,就宣布Ajit Pai为FCC主席。这在当时的科技圈引起很大争议,因为Ajit Pai一贯反对“网络中立”,在2015年FCC通过“网络中立”法案时的投票中,Ajit Pai就投了反对票,虽然这没有改变最终的结果。

Ajit Pai称“网络中立”是个错误,图源:thehackernews

在任命Ajit Pai为新一届FCC主席之前,2016年11月,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已经任命了两名“网络中立”强烈反对者担任FCC成员。

通过这一系列操作,使得在FCC的5名成员中,反对“网络中立”的人达到3名,形成了多数优势,为废除奥巴马时期通过的“网路中立”法案布好了局。

果不其然,在2017年12月,FCC内部以3对2的投票,推翻“网络中立”规定。在当时,也遭到“网络中立”支持者的反对。

现在,新的变局又要来了!

据美媒报道,拜登在竞选期间明确表示,他赞成恢复网络中立性规则。

图源:彭博社

现在拜登正在调整FCC委员会的成员,包括要确认新一任FCC主席,一旦这些动作完成,就像2017年一样,极有可能在FCC内部以3:2的投票结果,重新恢复“网络中立”规则。

一直以来,美国社会对网络中立性的争议不断,支持阵营和反对阵营谁也说服不了谁,一会儿是东风压住西风,一会儿西风压住东风。

2003年,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蒂姆吴提出“网络中立”原则。根据这一原则,网络运营商应将互联网上所有数据一视同仁,不得因用户、内容、网站、应用程序或设备终端的不同而区别对待。在网络中立原则面前,所有人都为同样的流量付同样的价格。

以2015年奥巴马政府通过的“网络中立”法案中的内容为例,禁止运营商优待任何公司,主要内容点为:

1、不得封阻,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封阻用户对于合法内容、应用程序、服务,或无害设备的访问;

2、不得限速,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损害或降低被法律所许可的互联网流量(包括内容、应用程序、服务,或无害的设备);

3、不得设置付费优先,宽带服务提供商不得提供差别化待遇,比如付费以得到更快的通道(fast lanes)。

此外,“网络中立”新规还禁止了ISP们为部分客户提供按照优先级排序的内容服务的行为。

“网络中立”规定不得设置付费优先,图源:borealisentertainment.org

不过,废除网络中立性法规的支持者认为,“网络中立”忽视了运营商的利益回报,阻碍他们投入更多资金提供更好的网络服务。

2017年废除“网络中立”法案后,FCC发表声明称“奥巴马政府2015年推出的‘网络中立’规定对互联网实施‘严厉的、公共事业式的监管’,‘减少了网络服务提供商在网络方面的投资,并阻碍了主要为乡村消费者服务的小型网络服务提供商的创新行为’”。

随着新一轮美国大选结束,恢复“网络中立”的可能性极大,但是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主要是因为“今时不同往日”。

第一重因素,5G。各国目前都非常重视5G发展,美国也是如此,甚至表示:“美国必须赢下5G这场竞争”。

众所周知,网络切片是5G的重要特性,通过网络切片可以将同一张物理网络“切割”成多个逻辑上独立的虚拟网络,每个切片都可以针对特定的客户和应用提供不同速率、可靠性的连接服务,满足大流量、低时延等不同场景。

图源:网络

5G明确地将网络“切割”成不同类型的流量,这显然与“网络中立”原则不符。这该如何是好?

第二重因素,数字鸿沟。很多人以为美国的互联网普及水平很高,其实不然。疫情的发生,让很多事物暴露出真相。因为疫情,美国学生不得不转移至线上学习,但遭遇没有网络的烦恼。

据Common Sense Media发布的数据,约有1600万美国学生家中缺乏必要的互联网条件,在农村地区尤为突出,那里有37%的学生在家中没有互联网连接。

美国的数字鸿沟,图源:Common Sense Media

的确,在取消“网络中立”的这几年间,运营商在宽带方面的投资大为增加,提高了美国互联网的表现。目前,面对着仍然巨大的数字鸿沟,一旦“网络中立”削弱了美国运营商在宽带连接投入方面的积极性,无疑将会对消除数字鸿沟产生负面效应。

总之,“网络中立”是很难念的经,不管接下来是否做、如何做,都会有批评声。

作者/IT时报记者 钱立富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彭博社、YouTube、thehackernews、borealisentertainment.org、Common Sense Media、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