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华尔街“表情帝”,纽交所最上镜交易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了!

  如果你关注美股新闻,那么很大概率见过“588号交易员”的照片。

  他叫皮特·塔奇曼(Peter Tuchman),现年62岁,被认为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简称纽交所)曝光率最高的交易员之一。

  对于常年在纽交所“蹲点”的摄影师,和负责选图的照片编辑来说,他那狂野且酷似爱因斯坦的头发、夸张的面部表情和手势,可谓极具表现力,时常与当天美股的行情“相映成趣”。

  不信?有图为证。

  3月5日那天,美国三大股指大幅收跌,许多报道的封面就是下面这张。

当地时间2020年3月5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当地时间2020年3月5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2月24日,美股也是个“黑色星期一”,他这张茫然摸头的照片也被许多小编选用。

当地时间2月24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当地时间2月24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为资深交易员,他也时常接受采访。今年3月初,塔奇曼就曾对媒体表示,站在交易大厅上,他能真实感受到了久违的恐慌情绪,投资者开始担心疫情的传染性,以及美国政府的应对能力。

  然而最近,他自曝了一个令人担心的消息——他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6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20年3月16日,皮特·塔奇曼在纽交所工作(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网友评论,“希望他没事”,“不要啊,以后还需要你的表情包”。

华尔街“表情帝”,纽交所最上镜交易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了! 华尔街“表情帝”,纽交所最上镜交易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了!  “华尔街爱因斯坦”自曝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3月27日报道,当地时间26日,塔奇曼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张“科罗娜”(Corona,联系英语中的冠状病毒“Coronavirus”一词)啤酒的照片,称自己已经与病症进行了7天的斗争,并在前一天得到了新冠病毒测试阳性的结果。

截自塔奇曼的推特截自塔奇曼的推特

  塔奇曼表示,自己没有出现呼吸窘迫的症状。在赞赏了医疗团队和自己得到的精神支持的同时,他还劝告读者呆在家里以免感染新冠病毒,并称“以后再见”(I will see you on the other side)。

  每经小编主页上,他最新一条向网友道早安的动态,也打上了“隔离”(Quarantined)、“健康就是财富”(healthiswealth)等标签。

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

  两天前的一条动态里,他也提醒大家“要保重”:

  在纽交所的日常充满了美好回忆,许多人走进了我的世界……与豪伊·曼德尔共舞,与《体育画报》超级名模克里斯蒂·布林克利跳“两步舞”,拥抱丽塔·威尔逊,与里奇·格拉索的亲密时刻,和唐尼·奥斯蒙德一起大笑……沙克亲吻了小小的交易员……我最喜欢的时刻之一,是詹姆斯邦德(注:此处小编未能理解含义),当然还有(与)帕丽斯希尔顿(合影)——期待更多美好的日子,大家要平安无事啊……

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

  彼得·塔奇曼又被称为“588号交易员”,现年62岁,在纽约证券所工作。有时候,他会开玩笑说自己是“华尔街爱因斯坦”。

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

  华尔街见闻2017年曾介绍称:

  在剪掉长达20英寸的马尾之后,塔奇曼于1985年开始了他在纽交所的职业生涯。“长期以来,我的头发就是我的一项资产。”

  最初,他是Cowen & Co.公司的打字员。一年不到,他成功转型为股票经纪人。在Lee Securities公司做了几年可转换套利(convertible arbitrage)业务之后,他成了一名独立经纪人,这一做就是十几年。2012年,他加入了Quattro Securities公司。

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

  算起来,塔奇曼已经在纽交所交易大厅度过了四分之一个世纪还多。但他依然意犹未尽,“我不错过任何一天,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

2014年,塔奇曼在纽交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2014年,塔奇曼在纽交所(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截自塔奇曼的领英主页 华尔街“表情帝”,纽交所最上镜交易员,也确诊感染新冠肺炎了!  谁才是纽交所曝光率最高的交易员?

  去年,塔奇曼的“曝光率第一”宝座受到了挑战,另外一名被摄像师喜爱的交易员,正在与他争夺交易所非正式“代言人”的头衔。

  据红星新闻援引《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当时报道,这位交易员就是46岁(现年47岁)的格雷戈里·罗(Gregory Rowe)。一头紧密黑发的格雷戈里居住在纽约长岛,在纽交所已工作了20多年,受雇于利弗莫尔交易集团。

格雷戈里越来越受欢迎(图据《华尔街日报》)格雷戈里越来越受欢迎(图据《华尔街日报》)

  他就像是纽交所的晴雨表,运用独特的举止展现出纽交所当下的情绪状态,比如恐惧、期待和失望等。虽然格雷戈里偶尔也会被拍到大喊大叫,但相比塔奇曼戏剧性的展示,他更多时候拥有一种怒视的内在能量。

  相比塔奇曼而言,格雷戈里有些不愿抛头露面,但他已经意识到,在争夺纽交所曝光率最高交易员的战斗中,形势可能正在发生逆转,“许多人说(曝光率最高的)是我”。

  虽然很难从数量上证明谁被拍得更多,但有证据显示,格雷戈里正处于领先地位。自2018年起,美联社的图片库中有120多张格雷戈里的照片,而塔奇曼的照片数量大约为70张。

  这意味着从美联社选照片的编辑们所能选择的格雷戈里的照片几乎是塔奇曼的两倍,当然,塔奇曼也有许多经典照片。

  美联社资深摄影记者理查德·德鲁经常驻扎在纽交所,他所拍摄的格雷戈里、塔奇曼及其他交易员的照片曾在全球范围内使用。对于两者的选择,德鲁表示他并没有厚此薄彼。但他承认,格雷戈里“正在变得受人欢迎”,“他不是那种爱秀的人,表现很自然”。

两人偶尔会同框(图据美联社)两人偶尔会同框(图据美联社)

  德鲁表示,他被部分交易员所吸引,是因为他喜欢他们的表情。他喜欢拍摄的交易员还包括迈克尔·米兰和迈克尔·卡波里诺,尽管他们二人的曝光率不如格雷戈里和塔奇曼高。

  塔奇曼和格雷戈里之间存在着一种友好的竞争关系,偶尔会同框出现在一张照片中。他们相识已有20年,虽然性格迥异,但彼此认为是朋友。

魔镜魔镜,谁是纽交所曝光率最高的人?(图据《华尔街日报》)魔镜魔镜,谁是纽交所曝光率最高的人?(图据《华尔街日报》)

  塔奇曼精力充沛、爱开玩笑,已经塑造出自己的个人品牌。

  格雷戈里并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大肆宣扬自己的名气,而他的姨妈有次也从牙医那里拿回一本杂志,只因里面有张他的照片。

  不过,两位交易员都没有因为他们的肖像而得到任何报酬。

  最具讽刺意味的是,由于电子交易的兴起,交易所对人工交易员的重视程度有所降低,但对他们照片的需求却日渐强盛,因为每一篇关于市场的文章都需要照片。据纽交所的一名发言人称,如今(截至2019年)纽交所只有375名交易员,而在上世纪90年代,数量则为数千名。

  编辑|赵云 肖勇封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观察者网、领英、红星新闻等每日经济新闻综合自观察者网、领英、红星新闻等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马金露 HF120)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