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留美学生:“美国令我很失望,但我仍选择留下”

于是我告诉自己:要么留在美国做一名艺术家,要么回家,闭上嘴巴,去做点别的事情。

之后,在寒暑假回家的时候,我感到自己比同辈们更开明、更有优越感。然而,每次我回去,中国的生活都会变得不一样。更多的摩天大楼,更多的主权,更多的骄傲感。最重要的是,人们是快乐的,比“自由”国度的民众要快乐得多,讽刺地是,在“自由”国度,人们感到的压抑和窒息却更多,而另一方面,他们又认为自己高中国人一等。

上海浦东30年变化 图自网络

所以,作为一名受过西方教育的人,当我试图抛出“我们国家和社会实际发生的很多事和你们以为的是不一样的”的论点时,大多数中国人并不在乎。人们对于廉价的公用事业和劳动力、不断改善的基础设施、以及数千万人在几十年内摆脱贫困的事实感到满意。

正是这时,我才意识到我在美国这四年里接受了多少宣传和洗脑,意识到我已经成为西方帝国主义/“救世主”中的一员——居高临下地对待着“野蛮人”,以轰炸、入侵、颠覆(以及强奸)的方式“引入”文明,而就在你阅读这篇贴文之时,上述这些(罪行)仍在继续。

事实是:如果不是因为(新冠)大流行,我会尽我所能获得(美国)这片“希望”之地的公民身份。我会填写好所有的文件,请我能负担得起的最好的律师,把最完美的文件材料寄给美国移民局,以证明我是最有才华和最勤奋的人之一……我会拼命工作,纳税,然后等待获得公民身份,等上10年,或者20年。

当然,现在我意识到了“民族主义”的宣传力量,或许“民族主义”也是一种宗教形式吧。民族主义将地球分割成不同的部分,强烈地加深着我们之间的仇恨和憎恶,迫使我意识到,只要我还想保留在我的一部分根在祖国,我在美国就不会那么受欢迎。

说实话,我不知道自己的立场该是怎样的。我终于理解了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每个人都需要平等地放弃自己的(部分)自然权利和自由,并服从于权威,以换取对社会秩序的维护(和平)和对剩余权利的保护(“社会契约”)。在这场大流行中,美国人所坚持的自由在某种程度已变成一场灾难,我不确定(美国)民众是该庆祝还是该哀叹。相比之下,中国人“天生就不享有”部分自己的权利(这并不像美国人所描述的那么可怕),现在,大多数人在完全不参与政治的情况下反而变得更快乐。

中国养育了我;美国教育了我。现在他们却在开战。双方都对对方充满仇恨。任何一方都不像另一方所描绘的那样邪恶,但也都不无辜。特朗普可以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恶棍与中国开战;拜登也可以挥舞着高贵的“人权”旗帜攻击中国。

我不相信民族主义。可悲且不幸的是,现在我可能不得不选择自己的立场,并一路坚持下去。

后编:

我看到评论区出现了我亲爱的同志们对我的一些攻击和侮辱。

我无法谈及我不了解的事情,我只能谈论我经历过和目睹过的事情。

作为一个在中国和美国电影业都工作过的年轻女电影人,我发现在(美国的)“自由状态”——不仅仅是内容方面的自由——下工作要舒服得多。我在美国所能做到的——召集并领导一群专业的、有才华的电影制作人,以导演和制片人的身份来实现我的愿景,且常常是作为剧组中最年轻的一员——这在中国是永远做不到的。当我在中国电影制片厂工作的时候,我是一个经常遭到低估和性骚扰的“愚蠢的小女孩”(这些在美国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要好得多)。不幸的是,从我自己的经历来看,这些都是事实。因此,我不回国做艺术家的决定仍然坚定,既有政治原因,也与行业的毒性有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