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特朗普料将快速签署“香港自治法案” 危害有多大?

对于美国国会周四再通过“香港自治法案”一事,你做何解读?

刘和平: 我认为,除了早前的《台湾交往法》、《台湾再保障倡议》、《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等等涉港涉台法案获得美国参众两院以及民主与共和两党的一致支持与通过之外, 这次“香港自治法案”的出台还呈现出了这么两个特点——

其一是,“香港自治法案”获得通过的时间是紧随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国安法之后,香港国安法是周二通过的,而“香港自治法案”则是在美国时间周四通过的,两者相隔不超过两天。在“香港自治法案”获得通过之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公开宣称,香港国安法第38条规定,非香港居民在境外针对香港实施该法规定的犯罪,也属该法适用范围,这一点是让美国人感到最为不爽的。因此,我们可以断定,美国国会通过“香港自治法案”不仅是针对香港国安法而来的,而且是一种报复性的手段。

其二,美国国会通过“香港自治法案”的速度几乎是空前绝后 的。这条法案在美国参众两院之间转了两个来回,也就是参议院先通过,然后众议院再表决通过了修改版本,最后再回到参议院表决一次,期间总共花费的时间居然不超过一周。这说明美国国会为了展示其介入香港问题的决心,是以紧急状态的名义通过此法的。

总而言之,我认为,这件事情反映出,中美两国的博弈不仅已经进入到了针锋相对寸步不让的地步,而且已经升级到了相互斗“法”的阶段。

那你认为,在美国国会通过“香港自治法案”之后,最终特朗普总统会签署这个法案吗?

刘和平: 其实,跟近年来所有涉港涉台涉华法案一样,由于它们都是以全票获得通过的,这就使得美国的行政力量或者说是特朗普总统本人对这个法案已经基本上失去了制衡能力与话事权。假如特朗普不签字,那这个法案将在十天后自动生效。假如特朗普签字否决这个法案,那也只会让这个法案重新回到国会“重炒”一次,然后不需要特朗普签字而自动成为法律。

而且,在美国大选即将到来、民主与共和两党以及拜登与特朗普两个人正在“反华”的道路上飙车的情况下,特朗普要是签字否决,无异于是主动把自己的小辫子送到政治对手的手上。因此,为了“撇清”自己不亲华,特朗普也会快速签署这个法案。

另外还有一个细节值得我们高度重视,也就是美国国会在拟定“香港自治法案”的过程当中,为了使得这个法案具有可操作性,相关议员曾经就相关制裁内容反复跟美国国务院和财政部等行政部门进行过密切的沟通。为此,白宫还罕有地提出过多项技术性修正建议。

这背后透露出的政治信号就是,第一,在这个法案的制订以及未来的执行过程当中,美国的行政部门与立法部门并不存在着相互抬杠相互制衡的现象,而是达成了一致意见;第二,白宫提出的修正建议,不仅使得这个法案具备了可操作性,更为关键性的是,它意味着这个法案是一定会得到执行的。再加上几天前,美国白宫已经通知在港的美资企业逐步撤离香港,它说明中美之间围绕着香港而展开的贸易战与金融战,已经不是会不会打的问题,而是已经进入了实战阶段的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香港国安法的当天,白宫出台的制裁措施是,暂停而不是全面停止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同时象征性地停止美国军用技术对香港的出口,而不是永久性地取消香港的特别关税区地位,更不是直接向中国与香港挥舞金融制裁大棒 。

这些都显示出,特朗普还是想跟中国做交易的,也就是以有限的制裁措施来换取中方继续执行第一阶段的中美贸易协议。 为此,特朗普虽然提前挥舞起了制裁大棒,但落下来的时候却很轻,其目的显然是为了堵住国会与鹰派政客们的嘴。 然而,树欲静而风不止,“香港自治法案”的出台,意味着国会与鹰派政客们正在推着特朗普往极端的方向行走。

那对于美国国会一致通过的“香港自治法案”的具体内容,你又有何观察?

刘和平: 我认为,跟去年通过的《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相比,“香港自治法案”有一个非常鲜明非常突出的特点,也就是,“香港自治法案”不仅制裁个别在美国看来违反了他们法律的中国的国家和香港的地方官员,而且在“一级制裁”也就是制裁个人的基础之上,追加了“二级制裁”措施,也就是搞了个连坐制度,把跟这些官员存在着金融往来的银行,也列入了制裁名单,不仅有可能对这些银行进行罚款,而且有可能将切断这些银行与美国银行的业务往来,甚至是限制他们使用美元来做交易。

而根据彭博社的一篇分析文章指出,由于中国官员大多使用中国较大银行的服务,禁令或导致中国四大国有银行合共1.1万亿美元的资金面临风险,而这笔资金近五成属存款,其余为来自银行同业借贷及向全球投资者发行的证券。

也就是说,“香港自治法案”不仅升级了美方对中国与香港的制裁措施,而且破例动用到了金融制裁工具,甚至是露出了要跟中国打一场金融大战的獠牙。

那么,美方为什么要对中国挥舞金融制裁的大棒?我认为,很显然主要是因为传统的制裁措施,比如取消香港特别关税区地位与限制军民两用科技产品出口到香港,对中国与香港都产生不了多大的实际作用,甚至会反过来伤害到美国自身。这主要是因为美国过去对其他国家进行传统贸易与经济制裁的时候,针对的对象往往是一些经济实力远远不如美国的弱小国家,但是,中国是当今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其抗击打能力是一般的国家无法比拟的。

尤其要命的是,根据港府统计,过去10年美国在香港累计赚取了近30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这就意味着,对香港进行传统的贸易与经济制裁,美国自身伤得会更重。正是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才会走到最后不得不挥舞金融大棒的地步。因为在金融领域,美国凭借它的美元霸权地位以及控制了全球金融结算体系的优点,可以凌驾于全球任何国家之上。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