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烧炭自杀情侣生前曾被催债 究竟是什么状况?

  劳务公司工作人员则告诉薛欣欣的姐姐,10月6日,薛、陈两人都需要上班,但陈晓伟找舍友倒了班。当天,薛欣欣还曾联系陈晓伟的妈妈,发过陈晓伟呕吐的视频,说他晕倒了,同学送他去了医院,自己正在上班,下班后去医院看他。

  “我们想不通孩子为啥走这条路,到老到死,这件事都忘不了。”陈启雄说,现在他最大的心愿,是有人能给出一个答复,让他了解孩子死亡的真正原因。

  在交涉过程中,校方曾告诉家属,学生是委托给厂方在管理,由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校方可以给予一定的“人道主义关怀”。

  记者采访过程中,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信息处理与控制工程学院一位院领导说,学校正在积极处理此事。该院另一位参与善后事宜的教师告诉记者,他对孩子自杀的原因并不了解,自己以前应该见过这两名学生,但没有留下深刻印象。

  据当地媒体报道,得知消息后,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成立了应急工作小组,安排3名工作人员于10月11日乘飞机赴南京核实并协助处理善后事宜。10月13日,学校又派法律顾问赴南京协助处理。家属于10月16日下午来到学校,学校为家属统一安排了食宿。目前,学校工作组还在与家属就此次事件处理进行协商。

  对于家长的追问,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他们积极配合警方调查,曾打算赶赴兰州慰问,但一名家属在电话里告诉他们不用特意赶过来了。

  至于家属对孩子失联几天内的打卡监督工作的质疑,这名工作人员的答复是,自己看不到企业的排班表,“只能在下个月看到这个月的考勤”。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