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澳智库又玩"开局一张图",我们奉还一堆图!新疆用实景图片"打脸"澳反华智库

新疆用实景图片“打脸”澳大利亚反华智库:“拘留中心”实为敬老院、学校

日前,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为首的西方反华智库及媒体炮制一份所谓“记录新疆居留制度”的报告,称根据“卫星地图推断,新疆近年新增很多‘拘押设施’”。2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新闻发布会,用实景图片证明这些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实际上均为敬老院、学校等民事机构。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8367N,77.7056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敬老院。

日前,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一份耸人听闻的虚假涉疆报告声称研究人员找到了新疆约380个疑似“集中营”的地方,且根据最新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仍在扩建“集中营”。ASPI长期坚持反华立场,经常就新疆等问题编造不实报道抹黑、诋毁中国,在这篇报告的最后,ASPI公开承认获得美国国务院资助。然而,有网民用百度、谷歌地图对比报告中的地图坐标发现,多处所谓“集中营”的地方,实为当地退伍军人事务局、工商信息化局、以及各地中小学。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9.8252N,78.5501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巴楚县物流园

2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的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上,有外媒记者再次问到这一话题:“一些西方智库通过研究卫星图像等方式作出推断,新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仍建造了大量类似‘拘押设施’的建筑物,疑似被用作‘强制劳动’场所。如果像政府官员表示的,所有‘教培中心’的学员都已结业,这些建筑设施的用途究竟是什么呢?”对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结合实景图片予以正面回应。

“西方有关智库利用所谓‘卫星图像’研究新疆,并作出各种耸人听闻的‘推断’,这完全是故弄玄虚、混淆视听的伎俩。”伊力江·阿那依提举例,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其发布的所谓“记录新疆的拘留制度”报告中,荒谬地将新疆拥有外墙的建筑都视为“拘留中心”,其实这些所谓“拘留中心”都是民事机构,“‘报告’中所称吐鲁番市‘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行政机关的办公大楼;所称喀什地区‘拘留中心’,实际上是当地敬老院、物流园、学校等,这些在谷歌、百度地图中均有标注。”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9950N,77.6682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小学

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报告”中所称的“拘留中心”(坐标:38.9046N,77.6153E),实际上是新疆喀什地区麦盖提县中学

伊力江·阿那依提说,事实上,像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等一些所谓“独立智库”,根本就不是学术研究机构,而是美国政府操纵的反华工具,他们所谓的“研究内容”纯属主观臆造和捕风捉影,充满了偏见和敌意,“他们的观点和线索要么来自美国反华非政府组织,要么使用无从证实和溯源的所谓‘目击证据’,甚至还把互动式地图说成是卫星图片,十分荒唐可笑,连澳学术界都认为毫无学术价值。对于这种颠倒黑白、编织谎言的拙劣表演,国际社会嗤之以鼻。在此,我要指出的是,新疆是开放的,根本不需要用‘卫星图像’来了解新疆,我们欢迎所有秉持客观公正立场的外国人士到新疆参访,了解真实的新疆。”

来源:环球时报-环球网/范凌志

此前报道:澳大利亚智库也玩“开局一张图”

美媒前脚刚编造完一份漏洞百出的“新疆调查报告”,将新疆一个5星小区抹黑成“集中营”,后脚又轮到“反华急先锋”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简称ASPI)“上场”。

当地时间9月24日,ASPI又炮制了一份耸人听闻的虚假涉疆报告,声称研究人员找到了新疆约380个疑似“集中营”的地方,且根据最新的卫星图像显示,中国仍在扩建“集中营”。然而有网民用报告中发布的地图,和百度、谷歌地图中的图像对比后发现,多处所谓“集中营”的地方,实为当地退伍军人事务局、工商信息化局、以及各地中小学。

网民对比后发现,APSI报告中所谓的“集中营”,实际上是吐鲁番市高昌区退伍军人事务局和高昌区工商信息化局

ASPI长期坚持“反华”立场,经常就新疆等问题编造不实报道抹黑、诋毁中国,已多次被我外交部点名。在9月24日发布这篇报告的最后,ASPI公开承认获得美国国务院资助。

报告中宣称,ASPI的研究人员利用卫星图像定位和官方建筑招标文件分析并绘制了新疆地区380多处疑似“集中营”的地图。

报告声称这个数字比之前的估计增加了大约40%,其中至少61个“集中营”是在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之间新建和扩建的。还宣称这些“集中营”通常与工厂建设在一起,显示“集中营”与强迫劳工工作是有关联的。

ASPI发布的报告中公开承认获美国务院资助

然而报告中制作的这张地图,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争议。迪肯大学国际关系副教授潘成鑫在查询后指出,ASPI这篇报告中所谓的“吐鲁番7号拘留中心”和“1号拘留中心”,实际上分别是吐鲁番市高昌区退伍军人事务局和高昌区工商信息化局。报告中所谓“罪证确凿是这两处地方都有围墙!”

潘成鑫还指出,根据APSI报告中的地图显示,一个被称为“喀什4号设施”的地方,通过谷歌和百度地图查询后发现,其实是深喀第五中学,隔壁是喀什市特区高级中学。

左图为APSI报告地图,右图为谷歌地图

百度地图

另有推特网民指出,报告的地图中所谓“叶城县2号设施”实际上也是一所高中——叶城县第六中学,推文中还附上了该中学学生在校园各处集体跳舞的视频链接。

此外,针对APSI报告中宣称“研究人员找到的绝大多数新建的‘集中营’都在偏远地区以前从未开发过的土地上”的说辞,潘成鑫抨击说,喀什整个东部地区都是新建的,并引用喀什都市网今年6月发布的“东城新区发展快速,短短5年再造了一个喀什市”报道进行反驳,其中显示被APSI抹黑成“集中营”的喀什市特区高级中学,就在新建的范围内。

潘成鑫的推文随即引发APSI这篇报告的原作者之一拉瑟尔(Nathan Ruser)的注意。他反复狡辩说,网民反驳他的这些地点,根本就不是报告中提到的“集中营”位置。

拉瑟尔声称,潘成鑫提供证据的两所学校在蓝色区域,而他们报告中列出“集中营”在橙色区域的两个黑点处。但观察者网查询百度地方后发现,深喀第五中学的确就在拉瑟尔所说的橙色区域内。

潘成鑫则顺着拉瑟尔的思路质问,为何报告中的地图也包括了这两所学校,“你们把这些学校称作‘工厂’”,这明显是具误导性的。拿不出任何证据的拉瑟尔恼羞成怒后辩说,难道“集中营”的地图中包含了一个池塘,“我们需要证明池塘不是‘集中营’吗?”

对于潘成鑫提到的退伍军人事务局,拉瑟尔狡辩说,新疆政府在这周边建起了高墙,还在两个角落设置瞭望塔,妄称这是“建立严密的围栏区域,限制被拘留者在营地内活动”。

潘成鑫则表示说,他发誓大多数中国单位和政府大楼都设有围墙,“中国的学校、大学、住宅小区也是如此!”他还拿长城举例讽刺说,“别忘了长城”,难道在长城内的整个地区都是一个巨大的“集中营”吗?

此外潘成鑫又嘲讽说,卫星图像显示他的小学和高中都有围墙,所以这都是近期被改造的“集中营”吗?“我在那所高中寄宿了3年,每月只能回家一次,这样的说法听起来似曾相识吗?”

除此之外,这家澳大利亚智库在报告中还编造说,通过卫星照片发现,新疆大约有1.6万座清真寺被拆除或者遭到破坏。对此,我外交部已在25日的记者会上驳斥说,新疆拥有约2.4万座清真寺,平均每530位穆斯林民众就拥有1座清真寺。新疆清真寺总数是美国的十倍还要多,穆斯林民众拥有的清真寺比例也比很多穆斯林国家都要高。

上月,美国“BuzzFeed”新闻网刚编造了一系列漏洞百出的涉疆“调查报告”,其资料来源和资助方中就有ASPI,以及隶属于美国政府宣传机构美国国际媒体署(USAGM)的“开放科技基金”组织(OTF)。写这份报告的作者也承认他们并未去过新疆,所做的一切分析都基于猜测。

我外交部25日再次强调,新疆根本不存在所谓的“集中营”,并指出这样一个粗制滥造的报告,完全没有可信度。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长期接受外部势力的资助,炮制反华谎言,受到多方质疑,毫无学术信誉可言。

来源:观察者网/张晨静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