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湖南人还能不能吃口味蛇?官方回复来了

“现在哪些可以食用,哪些不能食用,哪些能交易,哪些不能交易都没有明确,希望能尽快明确可以人工繁育、交易和食用的野生动物名单。”

3月30日召开的省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湖南省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条例修正案草案,向佐谊委员提出建议。白名单、补偿养殖户、如何加大处罚等等,都成为这场审议的焦点话题。

蛇、黑斑蛙、竹鼠、野猪……湖南以食用为目的养殖,主要是这些动物。它们以后还能不能吃?

3月30日,湖南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分组审议了《湖南省野生动植物资源保护条例修正案(草案)》(以下简称《条例修正案(草案)》)。现场有多名委员提出可以建立白名单。省人大法制委工作人员说,要等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焦点一

能否确定“白名单”

这次修改,主要是改哪些方面?省林业局局长胡长清在做草案说明时透露,主要是修改条例这些重要内容:禁食野生动物、完善野生动物保护执法措施和加重处罚破坏野生动物行为。

《条例修正案(草案)》规定,“禁止食用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

“不能吃的东西是非常多的,把不能吃的东西列出来可能比较困难。”黄云清委员认为,可以列出一个可以吃的白名单,这样能更加具体。

对此向佐谊委员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现在哪些可以食用,哪些不能食用,哪些能交易,哪些不能交易都没有明确,希望能尽快明确可以人工繁育、交易和食用的野生动物名单。”

有关“白名单”的建议,常智余委员也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大家都希望能有份白名单,现在可能白名单的确定省里不一定有权限,我们要做的是抓紧调研从而提出建议。”

对于委员们的意见和建议,审议现场,相关部门列席人员也予以解答。

列席人员,省人大法制委副主任委员、常委会法工委主任吴秋菊介绍,“现在最突出的不是白名单,而是畜禽遗传资源目录,该目录规定了的就可以养可以吃。按照相关规定,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制定属于国务院有关部门的职权。”

以湖南为例,我省以食用为目的养殖的主要是蛇、黑斑蛙、竹鼠、野猪这四类,“这些以后能不能吃,都要等调整后公布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吴秋菊说,“白名单是良好的愿望,但目前畜禽遗传资源目录还没定下来,这份‘白名单’就不全,建议省政府有关部门就这个问题进行深入调查研究,科学评估论证,及时向国家有关部门反映湖南的情况。”

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副局长韩旭2月27日介绍,目前正在和国家林草局协商,调整完善相关的目录和配套规定,进一步明确禁食的范围。“在新的目录出台之前,对于已经列入《国家重点保护经济水生动植物资源目录》或《人工繁育国家重点保护水生野生动物名录》的物种,我们将通过文件的形式尽快予以明确。”

焦点二

养殖户怎么补偿

2月24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简称《决定》)获通过。《决定》明确,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支持、指导、帮助受影响的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

湖南作为养殖大省,这一禁令让不少地方的特种养殖业陷入停摆。

“现在特种养殖户的心态就是,不能卖钱,养着烧钱,马上没钱。”不少委员在调研过程中都了解到了养殖户如今的处境。“现在特种产业养殖确实存在很多困难,特种产业养殖有很多是地方政府扶持的扶贫产业,相关的贫困户不同程度要遭受损失,处理不好,脱贫的贫困户会面临返贫的风险。”詹晓安委员建议,增列政府指导帮助特困养殖户转型转产的条款,“能不能在条例中明确要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采取积极措施,帮助合法特种养殖企业或养殖户转型转产。”

梁肇洪委员也表示认同,“建议增加保护群众的内容,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补偿。有关地方人民政府应当支持、指导、帮助受影响的农户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

对此列席人员,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慧雄表示,“现在已经提交了相关建议,建议抓紧制定相应措施和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焦点三

违法者如何加重处罚

《条例修正案(草案)》明确,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规定,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在现行法律规定基础上加重处罚。

此条内容与《决定》第一点:“凡《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其他有关法律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对违反前款规定的行为,在现行法律规定基础上加重处罚”相符合。

“‘加重处罚’具体加多重,没有依据,不具体,操作性也不强。”黄云清委员说。

“建议对‘加重处罚’作出具体规定,并增加对非法食用野生动物的食用者和组织食用者处罚的规定。”张勇说。

“不管是刑法还是行政处罚都是要法律有明确规定,‘加重’就是要在法律规定的幅度以上。”吴秋菊说。

《决定》出台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有关部门负责人接受采访时明确,全面修订野生动物保护法需要一个过程,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通过一个专门决定,既十分必要又十分紧迫。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一个专门决定,能够聚焦滥食野生动物的突出问题,在相关法律修改之前,先及时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为打赢疫情阻击战、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有力的立法保障。

“《决定》是一个法律性质的决定,是有法律规范意义的。”吴秋菊表示,将进一步明确该如何处罚,“这样行政部门才能执法,要实施的话必须要在法规里规定下来,对外公布,才能实施。”

观察

多省市出台规定向野味说“不”

湖南等地将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列入立法计划

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将“野味消费”拉入了大众视线。

尽管还没有明确证据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源头就是野生动物,但已被科研证实的是,H7N9禽流感、埃博拉、中东呼吸综合征等新发传染病,都和动物有关。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在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修改工作上,有些地方人大常委会已经先行一步。

举措

多省市行使地方立法权全面禁野

2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简称《决定》)。

除了全国层面上的部署,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各地也行使地方立法权,纷纷出台疫情防控特别是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条例以及立法、监督计划。

据不完全统计,已有广东、北京、上海、江苏、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甘肃、青海等省市明确了2020年立法和监督计划。

例如,2月25日《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又如,3月5日,湖北公布了《湖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连日来,从中央到地方,多省区市拿出“最严”措施,大力加强野生动物监管。

源头

落实中央精神,补齐法律漏洞

全国多省份出台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决定、条例以及立法、监督计划,可以从两个层面上去理解。

首先,这是对中央精神的落实。

习近平总书记在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工作时明确指出,“有关部门要加强法律实施,加强市场监管,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坚决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从源头上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随后,当月24日,《决定》获通过。

因而,不难看出的是,各地全面禁食野生动物的相关行动是对中央精神的务实落实。

其次,也是在补齐法律漏洞和短板。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政法学院教授、野生动物保护法研究专家周训芳介绍,我国现行的《野生动物保护法》,在禁食的法律规范内,限于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和没有合法来源、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保护类野生动物。但是对于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地方重点保护的陆生野生动物,是否禁止食用,并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这是一个法律漏洞和短板”。

特色

食用范围与惩罚力度成为焦点

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在《决定》发布后,全国大部分地区基本遵循《决定》的意见制定地方草案。但各地在具体举措上,各有特色。有些省市的禁食范围跟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保持一致,也有省市依据自身地方特色开具名单。

比较严格的就有深圳,它给公众开列了一份可以吃的陆生动物名单,包括猪、牛羊、驴、兔、鸡、鸭、鹅、鸽等家禽家畜等,以及依照法律、法规未禁止食用的水生动物。这就是多数人提倡的“白名单”制度。

为什么要规定可食用动物的“白名单”,而不是禁止动物的“黑名单”?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相关负责人介绍,自然界野生动物种类繁多,我国光保护类野生动物就有两千余种,由地方制定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目录将显得过于冗长。制定可食用动物“白名单”,能够较好地达到清晰明确、操作性强的清单式管理效果。

当然,也有另一值得关注的焦点则是惩罚力度。全国人大代表尚伦生曾表示,我国法律中较少使用“加重处罚”,《决定》使用了“加重处罚”,表明了国家严厉禁止猎捕、交易、食用野生动物的坚定决心和力度。

(潇湘晨报记者 罗雅琪 张沁)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