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这啥?怎么就火了?

不知大家这两天有没有被“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洗脑?这条自带语音的洗脑神句一夜之间连上几条热搜,在朋友圈、各类APP各种霸屏。如果你还没有听过,那说明你有一双很值钱的耳朵。

让我们先为没有及时跟进热点的宝宝做个背景介绍。3月26日,《青春有你》2播出最新内容,最大的亮点莫过于Jony J指导的rap小组,洗脑神句“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便诞生于《Melody》小组。

《Melody》小组共有六名成员,由其他小组多出来的人员拼到该组。六个女孩中李熙凝、秦牛正威与未书羽三人说唱经验为0。队长乃万让其他成员给自己一封信,她根据这些信进行提炼,形成了每个成员的歌词。

Jony J让女孩们唱一遍自己的歌词,以便了解她们的说唱水平。名场面就这样诞生了:李熙凝用软糯甜美的声音,播音朗诵的腔调念出了“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被网友戏称从rapper到reader。这句话就这样走向爆火。

对于这样全网狂欢的热点事件,除了搬个小板凳默默围观,我们考研人该从哪些角度思考?

认知失调的Jony J

首先想聊聊脾气超好的Jony J!要说节目中为大家津津乐道的亮点,则不可不提Jony J上课前后的反差。上课前的Jony J穿着青春活力的牛仔夹克,自信满满地说出:“这块我希望是按一个rapper的标准来,我负责把里面rapper的部分做到最好,一定要亮眼加分。”

没想到“上课不害怕碰到基础比较差(的学员)”的Jony J遭遇职业生涯最大考验。听完《Melody》小组rap的Jony J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表情控制失败露出一脸生无可恋,酝酿良久却不知从何开始点评。Jony J认为的说唱和他刚听到的说唱产生极大分歧!

敏锐的秃头学姐马上反应到,Jony J正在经历严峻的认知失调!!认知失调理论是由美国心理学家利昂·费斯汀格(Leon Festinger)在1957年《认知失调理论》(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中提出的。

认知失调理论的核心内容是:认知元素之间可能存在着“不合适”的关系,由此产生了认知失调。由于人们具有一种平衡的倾向,所以,认知失调状态就形成了一种减少失调和避免增加失调的压力,这种压力所产生的结果从认知的改变、行为的改变、选择性地接触信息和观点上表现出来。

认知失调理论中的两个基本假设指出了失调的一般结果。第一个假设是, 失调造成了心理不舒服, 促使个体作出努力减少失调, 达到协调状态。第二个基本假设是, 当出现了失调时, 这个人不仅努力去减少失调,而且还会主动地避免可能增加失调的情境和信息。

简而言之,Jony J一方面可以直接改变自己的看法,认为女孩们的rap多听几次还是蛮不错的,减少失调。或者Jony J能积极采取行动,通过训练提高女孩们的rap水平进而减少认知失调。节目中他就是这样去尝试了。另一方面,第一次当导师的Jony J经此一役,提高了辨别能力,再也不担任此类选秀节目的导师,这也可以减少认知失调。

生活不易,奶粉钱难赚,从捶打选手到被选手教做人的角色转化,就这样让Jony J老师喜提热搜。

UGC时代全网狂欢

几个零基础女孩第一次唱rap,产生车祸现场不足为奇。让这场车祸现场火爆出圈,连上热搜,形成全网狂欢,则不得不提提万千鬼才网友的UGC段子。

UGC是user generated content的缩写,中文为“用户生成内容”,泛指以任何形式在网络上发表的由用户创作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内容, 是Web 2.0环境下一种新兴的网络信息资源创作与组织模式。

“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被充满智慧的网友改编成了各种文本进行传播。比如“终于知道紫薇对马儿说了什么”“唐僧的紧箍咒念得是啥”“Jony J日记”等。如果说“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天生具有搞笑效果利于传播,那么这些二次加工形成的UGC段子则进一步促进了洗脑神句的病毒式传播。

从后知后觉的吃瓜群众陈学冬被动卷入该事件,到杨天真主动下场展示烫嘴rap,再到广大网友踊跃参与rap朗读大赛,“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已经成功点燃一场现象级网络狂欢。

“狂欢理论”由巴赫金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诗学问题》中提出,该理论基于民间狂欢节的自由形态。狂欢节原意指在某一特定的节庆日的人们可以不受礼仪尊卑的约束平等交流、尽情狂欢。狂欢节的生活实践超脱日常常规生活,不受教条、礼节、敬畏、虔诚的约束,遵从快乐的原则放纵个人内心的激情。

巴赫金总结出狂欢节的四个特征:“第一是人们之间随便而亲昵的接触,人与人之间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相互关系。第二是插科打诨,它从本质上说,是一种怪诞的手法,揭示出人的潜在本能。第三是俯视,狂欢节重新建立了新的世界图景,它使得原本被分裂的东西重新恢复了它们的整体性形象。第四是粗鄙,狂欢节所创造的新形象,其结果是突出了物质一肉体的形象。”

网络狂欢化与狂欢理论无疑具有紧密的关联。在网络社区里,人们实现了“双向的去中心化的交流”,是“一种特殊的交往,自由自在,不拘形迹的广场式交往”,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表达权利与自由,每个人同时既是传播者又是受传者。

在开放的网络里,没有谁拥有天然的霸权,凡人可以说话,弱者尽情狂欢;参与狂欢的人只有一个身份——网民。这时,每个人都有机会受到尊重,现实的物质压迫与精神压抑都自由地毫无顾忌地得以宣泄,人们感到放松、自由、平等、安全、无所畏惧。

为何神句如此洗脑?

本来抱着让热点再多飞一会的心态,秃头学姐一边默默窥屏,一边为博大精深的中国话点赞。没想到这两天脑袋中一直回响着这个洗脑神句的旋律~

昨天打开热搜,发现“脑子里全是淡黄的长裙”荣登微博热搜榜,知道不是我一个人受苦,我就放心了。上一次被洗脑的歌曲还是“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

这里不得不提到“涵化理论”。该理论又称涵化分析、培养分析或教化分析。它出现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起因是当时美国社会的暴力和犯罪问题十分严重,美国政府因此专门成立了一个“暴力起因与防范委员会”来专门研究此项问题。

美国传播学者格伯纳等人注意到此,于是着手进行了一系列有关电视暴力内容的研究,但是他们除了对电视暴力问题进行内容分析以外,还测量电视对受众态度的影响,发现电视对受众的态度有着长期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此外,他们还对此进行深入研究,得到了一些结果,最终创建了“培养理论”。

“涵化理论”的核心观点是大众传播媒介,如杂志、电视、广播、报纸等,它们在受众的使用过程中潜移默化地涵化着受众对世界的看法。其本质在于揭示和明晰大众传播作为统治阶级的喉舌和为占统治地位的阶级和意识形态服务的本质。

新媒体语境下涵化理论的模式也发生了转变。首先出现了 “媒介涵化受众”与‘受众涵化媒介”双向互动的局面。在大数据时代,由于网络的便捷性、实时性、交互性,受众可以亲自参与到网络虚拟环境的构建过程中,媒介内容和展现方式会根据受众需求的反馈而进行调整。

今天你可能会因为微博上铺天盖地的“淡黄长裙”被涵化,你也可能因为在快手、抖音手贱点赞几个“淡黄长裙”鬼畜视频而收到一系列鬼畜视频的推荐,此时媒介被你涵化了。“媒介涵化受众”与‘受众涵化媒介”就这样不断循环,互相影响。

其次,新媒体语境下的涵化实现了多时空、多维度、多方面和实时性推送的精准涵化。实现了由虚拟网络空间向现实实体空间转移。比如很多机智网友就开始了“淡黄的长裙穿搭大赛”,穿着淡黄色长裙,听着“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不知道是怎样的潇洒?

学姐碎碎念,涵化理论与使用与满足理论、议程设置理论等类似,属于超级超级有用的万金油理论~一定要记牢哇!

当然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用户聚焦之处,金钱必将随之”,移动互联网时代,“流量为王”的生存逻辑让我们不得不思考,“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背后隐藏的那些营销势力。不管是引爆热点还是推动热点,总是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当他们利用海量流量、超高频率曝光赚的盆满钵满时,那些被流量裹挟的小人物该何去何从?

网民是健忘的,过几天就会转向新的热点。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不管多久过去,“淡黄的长裙,蓬松的头发”依旧可能被翻出来,这个软糯的女孩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突然有点心疼她,她只是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犯了一个普通人都可能犯的错。

作者:简抒

编辑:简抒

主编:羽生

(注:本文图片全部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1]项光勤.关于认知失调理论的几点思考[J].学海,2010(06):52-55.

[2]侯钰莉.从粉丝文化到大众化符号狂欢——评杨超越“锦鲤”现象[J].中国报业,2019(08):48-49.

[3]李琦,周亦琪.身体奇观·符号神话·消费狂欢——关于网络直播热的多维解读[J].徐州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05):78-83.

[4]胡春阳.网络:自由及其想象——以巴赫金狂欢理论为视角[J].复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6(01):115-121.

[5]于博.新媒体时代涵化理论的新发展[J].新闻研究导刊,2016(24):119.

我是爱酱,专注新传考研辅导六年,想得到更多新传前沿热点及干货分享,可以关注我,或请关注公众号:爱传播。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