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流动人口报告2018年发布 四川外出人口回流剧增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杨仕省 北京报道

“我们差不多提前2月回到四川了,往年这时都在紧张忙碌的上班,甚至还要加班加点。每到过年买火车票都不好买,为了回家过年还不得不找黄牛买票。”四川广元某外出打工青年汪晓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跟他们一样,今年很多四川老乡从广州提前回川了,但回去太早就不得不在家乡找临时工干到过年。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四川正在经历人口回流,最近一两年四川外出人口正从广东、江浙一带慢慢流转回四川,返乡创业的人越来越多了。

与四川类似,全国的流动人口正在进入调整期,各地返乡创业的人口数还在持续增加。

正如国家卫健委2018年12月22日发布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8》(下称人口报告)显示的那样,自2010-2015年流动人口增长速度明显下降以来,直到2015年起便从此前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

该人口报告公布的数据显示,近年来,全国的流动人口规模逐年下降: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

四川流动人口领先全国

“过去十年间,四川人偏爱去广东打工。” 据汪晓三回忆,在上世纪90年代前,他便从四川到广东打工,开始在东莞一家制衣厂做缝纫工,后来经四川老乡介绍到一家建筑公司从事塔吊指挥,考了一个塔吊工证件,一干就是5年。随后开始出租塔吊,越干越大,最好的年份年产值上亿元,但最近两三年,因房地产不景气,出租塔吊的收款很难,业绩直线下滑,甚至出现巨亏。

90年代,中国的流动人口数量很少。据官方统计,1982年全国流动人口数量为657万,到1990年增加至2135万人,年均增长7%。1990年后,因户籍松绑,加上城乡经济差距扩大,中国开始大规模人口迁徙,流动人口数量以每年约12%的速度增长,2010年达到22143万人。

据统计,高峰时全国超过2亿的流动人口。按照官方公布的口径,人口净流出的地有17个,安徽、四川、湖南、江西、湖北等中西部省份,是人口流失的重地。这些地区都是人口大省,人均收入偏低,农村出现大量闲置劳动力。

以四川为例,2010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5461元,远低于全国19109元的平均水平。一位官方人士介绍,那时,四川有两千万人开始迁移,省内流动人口超过千万,另1000万流动到全国各地。

梳理不难发现,在很长一段时间,四川外出地以广东为主,在超过千万的四川外出务工人员中,仅广东的四川人占比36.88%。

在广州租赁塔吊的四川人向俊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四川人在广州都不干重活,男女都学技术,比如塔吊工、泵机、指挥塔吊、开升降机等,有点资本就去做包工头,承揽建筑活,买一台塔吊再租了几台,就是包装成一个“小公司”,然后向广东省内各大建筑工地出租塔吊,赚取差价。

但最近七八年,外出务工的四川人开始分散,大部分四川人依旧将目标锁定发达的东南沿海一带,也有一部分四川人前往新疆、贵州、云南、重庆等地西部开发重地。

“我最近在四川巴中承揽一个交通工程,主要包括修高铁隧道。”返回四川的房地产项目经理周小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四川人往外走的同时,也有外地人来四川打拼。“外省到四川打拼的人至少上百万。”周小军说,他最近正在和来自山东的老板一起在四川多个市县承揽水电、交通项目,以前在北京搞房地产建设时两人就曾在一起干活。

据记者了解,随着户籍限制的放开,大规模的跨地区人口流动直到2002年达到顶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四川流出省外的人口达1050.55万人,人口净流出量为777.7万,仅次于安徽。

在一份名为《四川流动人口现状及其影响研究》提到,四川流动到省外的人口,务工经商占比达84.48%,而外出务工经商所占比例最高的是四川南充,超过90%。

四川外流人口给外地提供大量劳动力的同时,也给四川带回了可观得的收入。以成都来说,在人口流动达到顶峰的2010年前后,成都的GDP增速,连续多年维持在12%以上。成都对周边地区的虹吸,人口正是重要的要素之一。周小军说,四川人在省内主要向就业机会更多的成都集中,成都因此得以快速发展。“这也正是现在很多省选择强省会的最为重要的理由。”周小军说。

人口回流猛增

当下,四川正在经历人口回流。

按照上述人口报告显示,2015年是中国人口流动的拐点,最大的特点就是全国流动人口规模从此前的持续上升转为缓慢下降,2015年统计局公布全国流动人口总量为2.47亿人,比2014年下降600万人;2016年全国流动人口规模比2015年份减少了171万人,2017年继续减少了82万人。

四川也一样,自2011年起,四川常住人口总量就开始逐年递增,保持较大增长幅度,2011-2017年平均每年增加37.2万人。

“中西部人口回流,是产业迁移的产物。”成都社科院一位研究员在参加某高峰论坛时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中西部的大城市,与沿海发达城市间的鸿沟缩小很多。“经济的持续增长,人口也会增加。”该研究员说,经济与人口的关系上,成都的表现尤为明显。

过去40年来,成都与上海经济体量的差距逐渐缩小就是很好的说明。1998年上海的GDP为3801.09亿元,成都则是961.9亿元,相差4倍;2017年,上海的GDP为30133.86亿元,成都为13889.39亿元,相差2倍。

东部的流动人口,大部分来自中西部省份。2010 年的数据显示,东部地区省际流动人口就有6992万,占全国省际流动人口8588万的81%。这也说明,中西部人们的务工选择偏向与沿海经济发达城市有关。正是因为这样,越来越多的中西部省份开始做大做强省会城市,而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为外来人口提供经济和收入保障。

“最近两年成都、西安、武汉的抢人大战,也集中说明做大做强省会城市,对于吸引新的人口大有裨益的。”成都社科院前述研究员说,在成都和重庆做大后,成渝城市群很快成为人口流入的聚集地,很多原本外出的四川人,也选择就近择业。

换言之,在成渝城市群大发展的同时,四川人外流趋势减缓,外流的四川人返乡创业的也在增多。典型的个案是,四川南充因地理位置及经商环境等影响,一度高达90%的人外出,但如今很多外出的南充人也返川创业了。

周小军坦言,四川除了成都非常好外,其他城市还具有浓厚的“乡土”色彩,待挖掘的潜力巨大。过去,四川注重发展成都,造成其他城市产业规模小,无法容纳大量人员就业,他们只能外出打工,最近几年大量重庆企业转移到四川,也解决了大量人员就业。

不过记者查阅发现,四川作为人口大省,人口出生率居然低于全国。民政部今年的数据显示,全国共有农村留守儿童697万人,其中四川农村留守儿童规模最大,为76.5万,其次为安徽、湖南、河南、江西、湖北和贵州。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