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治理高空抛物其实就这么简单

原标题:治理高空抛物其实就这么简单

古人用“祸从天降、灾向地生”,来比喻突然遭遇到不测的灾祸。现在祸从天降这个词,很有点客观描述的味道,不再像是单纯的比喻了。因为随着城市高层建筑的日益增多,从高空掉下各种物品而伤人毁物的事故,数见不鲜,成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并屡治不愈,引起了社会各界的普遍关注。

近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二次会议审议的民法典侵权责任编草案,将建筑物掉落物品定性为违法行为,同时就立法、执法、司法、守法拟就了相关原则性规定。这无疑是一个重大进步,对治理顽疾具有推动作用。但总觉得来得晚了一点儿,也“温柔”一点儿,有点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味道。

从高层建筑上掉落物品,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高空坠物,它属于过失、意外;一种是高空抛物,它属于故意、人为。高空坠物的情况相对复杂,解决和治理具有一定的难度,在这里我们不做深入讨论。而高空抛物是“秃头虱子——明摆着”,解决和治理不能说是易如反掌,也能说完全可以一蹴而就。

发生司乘纠纷后,乘客抢夺操纵装置、殴打拉拽驾驶人员等事件,曾经屡有发生。2018年,重庆“10.28”公交车坠江事件之后,最高法、最高检和公安部联合出台了对此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惩处,即使未造成严重后果,一般也不得适用缓刑的规定。一令祭出天下惊,那些常在公交车上撒野耍泼的人极少敢再造次了。

高空抛物与用野蛮方式妨碍公交车司机正常驾驶异名同实,好有一比。显而易见,它们都侵犯了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在客体要件、客观要件、主体要件、主观要件四个方面,都符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构成。将高空抛物与用野蛮方式妨碍公交车司机正常驾驶一样,列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加以惩处,顺理成章。

现在,治理高空抛物主要靠的还是教育、劝阻,造成严重后果的也未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显然违法成本太低。高危高危,位高势危,这是所有人在牙牙学语时就已经明白的道理,再用磨嘴皮子的办法,去治理高空抛物的顽疾,简直是笑谈。简单一招——高空抛物入刑,不信那些野蛮人,还敢拿别人生命财产安全当儿戏?

文章来源:云遮雾罩

本文不代表平台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