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民法典草案首次整体亮相 多项条款引发聚焦

原标题:民法典草案首次整体亮相 多项条款引发聚焦

编者按:12月23日,新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法典化”的法律——民法典草案首次以完整版形态亮相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并提请立法机关审议。这一重大法治事件引发舆论热议。在民法典各分编经过多次审议、修改后,舆论对民法典草案的整体认知也逐步从“外行看热闹”过渡到“内行看门道”,法治视角下的讨论逐渐增多,舆论场反响热烈。法制网舆情中心(ID:fzwyqzx)梳理此次草案中的修改内容(见下图),总结舆论关注的焦点话题,以供有关部门参考。

舆论观察

总体来看,此次舆论对民法典草案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法律条款的修改上,肯定、争议之声兼而有之,部分专业人士还对个别条款如何进一步细化完善提出建议。

最获肯定条款:

高空抛物责任规则

高空抛坠物作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屡屡引发悲剧。此次有关高空抛物责任认定条款,明确了相关责任规则,受到舆论一致认可。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杨立新略带调侃地评论称,“高空抛物、全楼‘背锅’的情形应会大幅减少”;《工人日报》文章认为,“明确物业公司为高空抛物责任主体,并不是转移责任,而是为了让物业公司更好地履行应尽的义务”。但同时,以物业公司为首的少数声音对此不予认可,称“物业公司作为服务企业,既没有执法权也没有处罚权,无法强行约束业主的行为”。对此,有律师释疑称,“建筑物管理人并非担全责”,治理高空抛物,物业可从加大宣传力度、安装向上的摄像头抓拍高空抛物行为等方面大展拳脚。

最引期待条款:

明确“性骚扰”责任主体

在性骚扰事件频发的当下,民法典草案压实“性骚扰”责任主体,这一规定获舆论力挺。《北京青年报》《中国科学报》等媒体文章认为,条款明确了“用人单位”包含的主体,显然更有助于防范性骚扰,保护职工尤其是女性职工的合法权益。在此基础上,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院长王轶、全国人大代表余梅等为代表的专业人士均呼吁,要进一步明确性骚扰的外延,如性骚扰行为的法律界限、概念特征等等。西北政法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翔等学者表示,法典对于何种程度的性骚扰才算侵权、何种程度的措施才算尽到安保义务、处罚性骚扰的标准及措施等也应作出规定。

展开全文

最受争议条款:

删除“伪变造冒用证件骗婚登记婚姻无效”、保留“离婚冷静期”

整体来看,舆论对婚姻家庭编中的个别条款争议最大。 一是民法典拟删去“伪造变造冒用证件骗取结婚登记为无效婚姻”。近期,贵州代女士因丢失身份证而被“结婚”,当地民政局称无法撤销,曾引起舆论关注。不少舆论关联这一事件,质疑删除该条款的必要性。网民担忧,冒用他人身份登记结婚的行为将不再受到法律规制,“被结婚”撤销问题将难上加难。

二是保留“离婚冷静期”再度引发讨论热潮。该话题在微博舆论场引起激烈争论,截至12月26日12时,微话题“#离婚冷静期#”阅读量4.6亿次;在“@人民日报”发起的“你支持设置离婚冷静期吗”的投票中,有55.0%的网民持反对意见,27.9%的网民支持该条款。也有舆论观点较折中,认为制度设计应有甄别和排除机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钺锋等人建议,“对于有重婚、家暴、遗弃、恶习等特定情形的离婚登记申请,可不设冷静期”。

最需完善条款:

“禁止高利放贷”主体界定、“撤销婚姻”的条件等

还有舆论对部分草案条款规定表示认可,只是需要做进一步的细化完善。比如,对于合同编草案“禁止高利放贷”这一规定,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建议,将来可以限定“商事主体之间例外”,个体工商户之间可以约定没有利息,也可以参照当地的利率水准来确定,只要不超过最高法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即可。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何永萍等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婚前隐瞒重疾可请求法院撤销婚姻”应更可操作性,例如重大疾病的界定、如之前的重大疾病已经治愈康复且不会影响到后续生活与子女健康,这种情况是否仍需告知等,需要进一步解释明确。

来源:法制网舆情中心(ID:fzwyqzx)

转载或引用请注明来源及作者

分析师:王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