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民法典·热点直击|《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这些亮点,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最近微博一水的热搜有许多关于两会提案的事,什么“女性不可冻卵”、“离婚后子女不得改姓氏,与女方同姓”、“不生育被将被罚款”等内容。看着大家热火朝天的讨论劲头,小青真的想说,提案是提案,《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可没有这些内容。我们真正值得关注的是正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过程中的《民法典(草案)》内容,因为《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对于原来的《婚姻法》来说,确实修改了不少内容。

尤其是计划生育、离婚冷静期等部分。

今天小青罗列了《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的十个亮点,一起来看看吧。

01

计划生育或将退出历史舞台

现行婚姻法、收养法中都有关于计划生育的条款,现行《婚姻法》第二条第三款规定“实行计划生育”、《婚姻法》第六条规定“晚婚晚育应予鼓励”、《婚姻法》第十六条规定“夫妻双方都有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收养法》第三条规定“收养不得违背计划生育的法律、法规”等。

但随着我国人口形势及国策的新的发展,计划生育已不合时宜。为适应我国人口形势及国策的新变化,《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也将计划生育的相关规定统统删除,使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计划生育退出历史舞台。

02

明确界定了“亲属”概念

按照我国现行法律规定,近亲属之间才有法定的权利义务。近亲属之外的亲属之间就没有法律承认的权利义务, 但原来的法律关于亲属,尤其是近亲属问题没有统一规定。《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四十五条明确规定“亲属包括配偶、血亲和姻亲。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为近亲属。配偶、父母、子女和其他共同生活的近亲属为家庭成员”,对“亲属”“近亲属”“家庭成员”等概念在法典的高度进行了界定和统一。

但小青对此仍然存疑,比如血亲和姻亲如何界定?公婆、岳父母、儿媳女婿是否也应为近亲属?共同生活如何认定?这些问题就等后续的需要进一步的实践和细化。

03

重大疾病缔结的婚姻可撤销

现行婚姻法第七条规定,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者禁止结婚。第十条规定,婚前患有医学上认为不应当结婚的疾病,婚后尚未治愈的,婚姻无效。

但实践中,在对方知情情况下,疾病并不必然影响当事人的结婚意愿。重病在身仍不离不弃的爱情故事我们有目共睹,现行婚姻法的规定实有干涉婚姻自由和自主之嫌。

为了保证当事人的婚姻自主权和对配偶婚前重大疾病的知情权,《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五十三条规定,一方患有重大疾病的,应当在结婚登记前如实告知另一方;不如实告知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撤销权的行使要在知道起一年内提出。

04

增设夫妻日常家事代理权

在日常的婚姻家庭生活中,夫妻需要处理大量的家庭事务,像购置生活用品、医疗、子女教育等法律行为,在现行的婚姻法中并没有对此种行为进行界定。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六十条增设了夫妻日常家事代理权,规定“夫妻一方因家庭日常生活需要而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夫妻双方发生效力,但是夫妻一方与相对人另有约定的除外。该增设的规定贴近人们的生活,填补了现行婚姻法的空白。

05

扩大夫妻共同财产范围

劳务报酬、投资收益、受赠财产为共同财产中新规定的内容,这一修订让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更加明确,使夫妻共同财产“不留死角”,也使法律规定更加切合实际。

06

保障婚前财产协议的适用范围

“夫妻”改为“男女双方”,有助于将婚前财产约定的情况涵盖在内,婚前财产约定可以不再适用合同法的规定,与婚内财产协议一样适用婚姻家庭的相关内容。

07

确定了夫妻债务“共债共签”原则

现行婚姻法并未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关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作出具体规定。司法实践中,2003年最高法院出台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颇具争议。

在全国人大法工委推动下,2018年1月,最高法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自此确定夫妻债务的“共债共签”原则。《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吸收了这一原则,在第一千零六十四条明确规定,“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以及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但是,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在《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中关于夫妻债务的规定,是将司法解释《最高院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使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中的规定吸纳到立法中了,提高了立法层级。

08

起诉不判离,有了新路径

吸收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中的相关条款,《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的这一规定,提高了立法层级。

09

离婚冷静期

《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离婚冷静期是近日讨论的比较热门的一个话题,有人认为这侵犯了婚姻自由权,有人认为这有利于社会和谐,减少冲动型离婚。

小青认为,在协议离婚的过程中如果一方在30天的冷静期内选择反悔,大多不是因为感情的留恋,最大可能是因为离婚财产分割不均,或者是孩子的抚养没有谈拢,此时转向诉讼离婚是比较好的选择。但最主要的是,如何避免有人反复离婚、反悔耗费公共资源,或者是有人为了等而等,耗费30天,将冷静期变为形式主义,后续如何落实冷静期的配套措施,制度如何落地,这些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010

离婚财产照顾无过错方

增加了离婚财产处理中对无过错方的照顾原则,婚姻中的不忠行为对婚姻和配偶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人们朴素的想法是,当婚姻无可挽回时,让无辜的配偶得到经济上的赔偿或财产分割上倾斜是最起码的公平。然而现实的尴尬却是,在离婚分割财产的问题上,《婚姻法》只规定了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照顾子女和女方权益,并没有规定要向无过错方倾斜。《民法典(草案)》婚姻家庭编这一新规的推出,让无过错方请求多分财产有了法律依据。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