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李佳琦、薇娅一晚收入6到8亿背后,真相让人细思恐极!

来源:法律读品

10月21日,一年一度的“双十一之战”正式开始!李佳琦和薇娅就接连登上热搜榜。

有数据显示,最终李佳琦和薇娅直播间积累观看人数分别为1.5亿和1.3亿,什么概念?中国网民总共才几亿人。

两人最终的成交额分别是33亿和35亿,有消息称按照抽成比例来看,薇娅和李佳琦一晚上就赚了接近8亿和6亿!这其中还不包括坑位费。

一、巨大的收入差距让民心不稳

在一个视“一夜暴富”为图腾的社会,只有“傻子”才会去坐冷板凳。

在一个时刻都想着“割韭菜”的时代,没有人真正重视什么才是支撑起我们国家前进的力量。

当然,我不是在仇富,他们通过自己的劳动合法所得,应该得到法律的保护。这是他们的本事,没有薇娅、李佳琦,还会有其他人……

然而,我们的社会运行的结构、财富的分配机制、国民的价值取向却还有诸多让人诟病之处。

今年疫情之下,各行各业都在营收下滑、裁员增加、降薪限薪、失业增加,唯有互联网这边风景独好,一个一个的带货王争相诞生,你让国民情何以堪。

2020年前三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20512 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30015 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 10650 元。

农村教师月工资2000元,工人月工资3000元,基层公务员月薪4000元,有级别官员月工资8000元,科学家月工资8000元,教授月工资8000元……

这些有工作,能领到工资都算幸运的。然而还有多少不幸是我们看不到的呢?

一个乞讨的小男孩要到了一份简餐,迫不及待地喂给妹妹吃。

这样喝水的方式只有农村长大的孩子才明白,你知道那水的味道吗?

你走过这样的路上学吗?

你这样打过篮球吗?

你这样看过电视吗?

你割过猪草吗?

你这样做过作业吗?

薇娅和李佳琦一晚上就赚了接近8亿和6亿,相当于西部地区一个贫困县一年的GDP,至少可以建880座希望小学,至少可以建1000多所敬老院,至少可以1500个村卫生室……

这里不是酸,本来那也是人家的本事。不说了……

中国有钱人的人生信条是买买买,北京的豪宅买几处,上海买几处,三亚买几处,到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法国、新西兰买豪宅,拉高房价,普通人买不起,那才叫明星。还有不少到国外购置房产,到洛杉矶购置房产价值120万美元,到加州圣迭戈购置房产,价值375万美元,这些钱都来自中国社会,都是中国消费者付给他们的钱,无疑,这些资产被转移到国外了。

中国社会的累进税还比较温和,遗产税没有,慈善文化还很落后。互联网行业流量为王的高收入刺激了中国社会的紧张局面,很多民众被下岗,住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学。不公平感、被剥夺感被互联网激起。

二、谁是国家精神造就者?

有些人通过才华获得关注,有些人通过颜值获得关注。而那些没有才华没有颜值的人怎么样才能收割流量?

在很多视频平台上,你能看到各种自虐视频、低俗段子、和行为怪异的人。

随着“网红经济”的高速发展,在巨大利益的诱惑和驱动之下,一些平台、网络主播玩起打“擦边球”把戏,甚至违法违规和违反社会公序良俗原则,导致网络直播行业乱象丛生。

有网络直播平台为追求“10万+”流量、吸引网友“眼球”,组织主播用低俗表演甚至是淫秽色情表演吸引青少年观看和用户高额打赏;

有“网红”为“涨粉”和“10万+”流量,哗众取宠,直播跳河、卧轨、拼酒、生吃动物等,扭曲了社会价值观;

有网络主播散布谣言、传播迷信,大肆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和拜金主义错误思潮;

有互联网营销师兜售三无产品、假冒伪劣商品,严重侵犯消费者合法权益,扰乱正常网购市场秩序……

为了红,“傻子们”可以做任何无原则无底线的事。而这些平台,就这样一次次纵容这群妖魔鬼怪扭曲价值观,让其把这当作一种潮流,来膜拜、效仿。

为了红,“女教师”穿着性感到教室上课。经调查,该抖音短视频主播陈某某系金寨县梅山镇人,从事平台主播职业。

一红衣女子在高速路的超车道上行走,湖北高速交警公安大队巡逻时发现了该女子,立刻将其带至护栏边。询问得知,女子竟然是为了拍抖音视频。

来自江西的25岁青年小郭,看到别人在抖音上拍摄的偷盗奔驰车标的视频,短时间内就能获得数十万点赞。

于是效仿,在住处附近一边偷车标一边录制视频上传抖音。

民警在接到多个车主报案后,最终在小郭住处发现了十几个奔驰车标。

去年,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个群发暴力视频的嚣张涉黑组织进行了二审判决,主犯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24年。这位陈某曾是抖音上一位曾风光无限的“大哥”,外号“阿占”。

“阿占”的某视频号上,通过“打砸抢”等手段暴力催收的视频比比皆是,这些视频一边起着对欠债者威胁震慑的作用,一边向大众展示“阿占”是如何耀武神威。“暴力催收”往往与敲诈勒索、黑社会性质组织关联密切,是国家从严处置的犯罪行为。

在某些视频平台的鼓动和挑唆下,一些不明事理的群众和三观尚未形成的孩童,产生了网络是“法外之地”的错觉,对不良视频进行效仿,以致视频平台上的非法现象愈演愈烈。

这样在违法边缘的试探,并且公然炫耀,真的很难想象是一个正常人干出的事情。

麻烦下次拍之前最好把定位也带上,犯罪过程都已经自行记录了,方便警察叔叔接您回局里详谈。

这种猎奇、贩丑难道是中国人的精神食粮?

完全赞同小崔吐槽范冰冰获国家精神造就者奖:“一个真敢发,一个真敢领”,明星是国家精神造就者,那科学家、教育家、思想家、文学家是什么?

在流量还没有为王的年代,人们崇尚英雄,崇尚科学,很多孩子念书的目标就是要当科学家。今天的孩子,追星成了生活的最重要内容,当明星远比成为科学家、战斗英雄更有诱惑力。

现在孩子们的理想居然是想火,想当明星。

拜中国媒体所赐,我们的下一代关注的是媒体整天追踪的明星八卦,科学家、专家教授、战斗英雄在国民下一代的眼里已失去精彩的印象。科学家的发明造福全人类,电、飞机、电视、电脑、互联网都来自科学家之手,但在中国,科学家有多少收入?有多少财富?钱学森都是住百八十平米的旧房子。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的愿望就是用奖金在北京买房子。

2020年的诺奖,中国再次落空。

一个缺乏诺奖的国度,我们的制造业被“光刻机”这样的技术卡住脖子同样也很正常。

TIKTOK为什么说封杀就封杀,因为这些应用软件根本就不涉及到基础科学,很快就可以再复制一个出来,更不要谈什么XX算法,那不叫算法,不过是人性被计算的权重而已,跟算法一点关系都没有。

前一阵,微博上出现了这样一张照片:

在高铁二等座上,一位白发苍苍穿着破鞋的老人拿着笔纸在修改设计图纸,神情专注。

他是78岁中国工程院院士刘先林老先生。

也就是这样一个走在路上都没人正眼瞧一眼的小老头,从事测绘仪器研发工作已经55年,中国测绘仪器的水平推进到国际领先地位。

他曾用很少的研究经费,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研成果,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为国家节省资金2亿多元,创汇1000多万元。

而他家里的书桌,磨损成了这样依然舍不得换:

他叫林俊德,在西北的荒漠中,隐姓埋名一辈子。

但他是我国爆炸力学与核试验工程领域著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某基地研究员,坚守在罗布泊52年。

他参加过我国所有的核试验,一共45次。

长年过劳与频繁参与核试验让他的晚年,与癌症相伴。

2012年5月4日,林俊德被确诊为“胆管癌晚期”,从确诊到死亡的27天时间里,他戴着氧气面罩,身上插着十多根管子,坐在临时搬进病房的办公桌前,对着笔记本电脑,一下一下地挪动着鼠标……

这位老人在生命的最后8天,拖着病弱的身躯,完成了他这一生最后一份工作表:

将电脑里藏着的几万个关系国家利益的保密文件一一保存;

整理移交了一生积累的全部科研试验技术资料;

3次打电话到实验室指导科研工作,2次在病房召集课题组成员布置后续实验任务;

完成了130多页、8万多字博士论文的修改,写下338字的6条评阅意见;

与基地领导几次探讨基地爆炸力学技术的发展路线;

向学生交接了两项某重大国防科研尖端项目……

而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天,他留下的不是对家人的嘱托和惋惜的泪水,而是继续工作了整整一个多小时,76分钟。

这是国内遥感领域泰斗级的专家——李小文院士。

他的成名作被列入国际光学工程协会“里程碑系列”,在国内外遥感界享有盛誉 。

生活贫寒,唯一乐趣喝点小酒,无论去哪儿,都不敢多花钱,一生没享过什么福。

但李小文院士,在生命的最后一节课,站在讲台上,讲了两个小时的课。

这是目前全世界最大、性能最先进的射电望远镜,口径达到500米,接收面积相当于30个足球场大小。

可以说,“超级天眼”不仅是中国的骄傲,更是为全人类探索宇宙打开了一扇更宽广的大门。

而它的创造者——南仁东,却低调一生,凭借一己之力让中国领先世界20年。

从1994年开始选址,到2016年FAST最终落成启用,南仁东花了22年,燃尽了他生命。

这22年间他几乎没有任何节假日,也不敢浪费一天的时间,因为“如果工作没做好,FAST停一天,国家就白扔12万”。

为了这项工程,为了给国家节约开发成本,他拄着竹竿翻山越岭选址,遇到过泥石流,他含着救心丸爬回垭口;山上没有路,他咬着牙走;从北京到贵州的绿皮火车,他哐当哐当不知道坐了多少趟。

和那些流量明星相比,他们很普通,但这一刻,我觉得,他们比流量明星,更有资格成为“国家精神造就者”。

三、请防娱乐至死

这几年来,视频平台上的一些内容是低俗奇葩,是无聊。所谓的年轻人价值、创意、美好生活,并没有在多数内容中体现。短视频,实际上是消耗精神和宝贵时间的垃圾碎片。看似短暂,但当人们沉迷其中时,感觉不到任何时间的流逝,实际上,这些内容也不会在脑海中留存。

短视频不知不觉杀死了时间,杀死了个体的独特思想,年轻人自愿被捆绑其中,停止思考欲罢不能。

当然,我也不能全盘否定这些视频平台的社会效应,毕竟不少平凡人的平凡瞬间、普通人的正能量视频也因此得以传播。

一名满身油污的流浪汉,默默扶起了一辆又一辆倒地的共享单车。

有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叫何友毅,他平时连路都走不稳,看到17个月大的孩子掉入冰冷的河里时,却马上做出反应跳入河里,救出孩子。

煤气罐着火,人的第一反应是什么?逃跑!

可这位消防员不,这里还有别人啊,他要救人。于是他抱起随时都会爆炸的煤气罐,冲下了7楼。

北京西单突发恶性伤害事件,人群四散而逃,一名商场保安,抄起一把椅子,逆着奔跑的人群挺身而出,义无反顾的朝危险奔去。

听说这个世界很危险,于是这些普通人挺身而出,他们没有趋利避害,没有安危权衡。

美国学者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曾痛心地指出:

一切的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人文精神。我们的政治、体育、宗教、新闻、教育、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光明日报》登文表示,《媒体不应为炒作明星而放大负能量》,其中说到,“我们不反对媒体提供娱乐信息来缓解社会压力,但是娱乐应当有度,媒体应该秉持自身的职责,释放正能量。”

女排姑娘夺得奥运会冠军,给中华民族增添了无限光荣,她们真正走向世界,她们同样能力超群,同样美丽无比,但她们的收入却十分有限,这值得媒体去关注和报道。

各行各业的奉献者,同样美丽,同样动人,中国好警察,中国好老师,中国好医生,中国好学者,中国好公仆等等,都值得去书写,去报道。媒体们,不要做窥阴癖了,不要追着明星窥了。

当国人把娱乐至死发挥到极致的时候,我们离科学越来越远,孩子的理想是做明星而不是科学家,我们离思想越来越远,媒体舆论关注的是明星八卦这样的鸟事,而不是宣扬思想、开启民智,离教育越来越远,媒体充斥着明星结婚、离婚、生孩子、出轨、找小三、吸毒、乱性这样的事。

我们离体育也越来越远,如果流量明星的地位和财富远远高于奥运冠军,哪个小孩还选择练体育呢?同样的道理,在流量明星的地位和财富如日中天的社会里,人们是否会安心公正地做官,安心公正地办案,安心做个好医生、好老师、好律师呢?

娱乐至死让人们忘记什么是正义,什么是文明,什么是进步,什么是价值。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在娱乐至上,娱乐至死的社会,似乎整个人种都在退化。

上海所谓“名媛圈”里装的都是假名媛,很多资历尚浅的年轻人,喜欢动辄就是名牌包包,动辄豪宅豪车……

但在享受这些之前,你必须问自己一个问题:

“你给社会的贡献,撑得起这些享受吗?如果不,那就是在消耗自己的福报。

人,越是大红时,越要低调。越成功时,越要如履薄冰,慎言慎行。

一个人的品德低劣,却坐在关键位置;

一个人的贡献很小,却占有很多财富;

一个人的智慧简陋,却可以掌握大权。

这都会给一个人埋下很大灾难,切记。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