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暴风变相卖身风行 暴风集团每月20万保底三七分成

暴风与风行这对掐架多年的竞争对手,如今已成了行业边缘的“难兄难弟”。近日,暴风集团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风行在线”)终于宣布“牵手”,却引来深交所一纸关注函。

据暴风集团此前公告,2020年2月10日,该公司与风行在线于北京市签署《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北京风行在线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协议》、《广告经营授权书》、 《代运营授权书》、 《品牌授权书》。双方将在互联网视听服务领域开展合作,合作期限为15个月。

暴风集团:每月20万保底、三七分成

根据暴风集团所公布的协议内容,该公司将合法拥有的暴风影音APP,暴风影音PC客户端,暴风影音广告系统运营权交由风行在线排他代运营,代运营期限从2020年2月10日起至2021年5月9日止。合同期满后,如暴风集团决定继续以代运营方式运营产品,风行在线享有独家续约权。

协议还显示,双方收益采取三七分成的模式,即风行在线代运营暴风集团PC客户端、APP所得收益,扣除风行在线成本后,代运营的暴风影音客户端、APP产品收益按照暴风集团与风行在线 3:7 的比例进行分成。收益包括但不限于付费会员收入、广告收入、内容运营收入等。

除此以外,风行在线需一次性支付给暴风集团人民币100万元,并承诺协议签署后每月“分成”不少于20万元收益分成。若按照双方约定分成比例计算少于该数额的,风行在线负责在支付分成费用时予以补足。分成费用高于此数额按照实际收益计算分成,相当于“多不退,少要补”。

双方签订了广告经营、代运营、品牌授权书,三项授权均不包含转授权的权利。另据合作协议,在代运营期,甲方(即暴风)不得自己或者委托第三方运营其代运营产品。

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暴风集团广告收入为3470.71万元,同比下降59.68%,网络付费服务收入为3015.54万元,同比下降62.40%。据报告内介绍,暴风集团的广告收入、网络付费服务主要为互联网视频业务。

此前据界面新闻报道,2019年12月,风行网曾否认收购暴风TV,但表示“将独家运营暴风的系统和广告平台”,强调不是收购形式,没有股份纠葛。

深交所发函:能否化解主业停顿风险?

这一合作事项立即引起了深交所关注,仅仅2小时后,暴风集团公布了深交所就此事下发的关注函。

关注函中,深交所询问了本次合作事项对公司主业经营和本年度经营成果的影响,能否化解公司主业陷入停顿的风险;公司与风行在线的合作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在与风行在线的合作过程中如何充分保护上市公司利益,本次合作事项是否存在掏空上市公司的嫌疑;合作协议与《代运营授权书》中有关收益分成的条款是否存在冲突等问题。

关注函中还提到,深交所前期曾就风行网与暴风TV合作的相关事项向该公司发送关注函,截至目前仍未得到回复。深交所要求暴风集团补充说明未回复关注函的原因,此前的事项与公司本次披露的合作事项是否存在关系,是否及时就与风行在线的相关合作事项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暴风集团早已是命悬一线。自2019年实控人冯鑫被捕以来,高管辞职、员工流失、巨额负债、主业停顿等问题层出不穷。

据暴风集团此前发布的另一份公告显示,公司面临包括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公司主业陷入停顿状态、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等7项风险。2月11日中午,由于未披露2019年业绩预告,暴风集团就收到深交所下发的问询函。截至目前,由于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年报审计机构、因涉嫌违法违规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等原因,公司股票仍旧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三季报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360.05万元,同比下滑90.9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5亿元,同比下滑184.50%。

2月7日晚间,暴风集团公告称,因拖欠合作方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公司主要业务仍处于停顿状态,经营发展受到严重制约,面临无收入来源的风险。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