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春秋》原文及注解

第一篇郑伯克段于鄢(隐公元年)
----- 多行不义必自毙

「原文」

初?,郑武公娶于申?,日武姜?。生庄公及共叔段?。庄公寤生?,惊姜
氏,故名曰“寤生”,遂恶之?。爱共叔段,欲立之,亟请于武公?,公弗许。
及庄公即位,为之请制?。公曰:“制,巖邑也?,虢叔死焉?,伦邑唯命?。”
请京?,使居之,谓之“京城大叔”。
祭仲曰?:“都,城过百雉?,国之害也。先王之制:大都,不过参国之一?
;中,五之一;小,九之一。今京不度,非制也,君将不堪?。”公曰:“姜氏
欲之,焉辟害??”对曰:“姜氏何厌之有??不如早为之所?,无使滋蔓。蔓,
难图也?”。蔓草犹不可除,况君之宠弟乎?“公曰:”多行不义,必自毙(21),
子姑待之。“
既而大叔命西鄙、北鄙贰于己(22)。公于吕曰(23):“国不堪贰,君将
若之何(24)。?欲与大叔,臣请事之;若弗与,则请除之,无生民心。”公曰
:“无庸(25),将自及。”大叔又收贰以为己邑,至于廪延(26)。子封曰:
“可矣。厚将得众。”公曰:“不义不昵(27)”,厚将崩。“
大叔完聚(28),缮甲兵,具卒乘(29),将袭郑。夫人将启之(30)。公
闻其期,曰:“可矣!”命子封帅车二百乘以伐京(31)。京叛大叔段。段人于
鄢“。公伐诸鄢。五月辛丑(32),大叔出奔共。
遂置姜氏于城颍(34),而誓之日:“不及黄泉,无相见也(35)。”既而
悔之。
颍考叔为颍谷封人(36),闻之,有献于公。公赐之食。食舍肉(37)。

(经)

「注释」

(1 )大学之道:大学的宗旨。“大学”一词在古代有两种含义:一是“博
学”的意思;二是相对于小学而言的“大人之学”。古人八岁人小学,学习“洒
扫应对进退、礼乐射御书数”等文化基础知识和礼节;十五岁人大学,学习伦理、
政治、哲学等“穷理正心,修己治人”的学问。所以,后一种含义其实也和前一
种含义有相通的地方,同样有“博学”的意思。“道”的本义是道路,引申为规
律、原则等,在中国古代哲学、政治学里,也指宇宙万物的本原、个体,一定的
政治观或思想体系等,在不同的上下文环境里有不同的意思。(2 )明明德:前
一个“明”作动词,有使动的意味,即“使彰明”,也就是发扬、弘扬的意思。
后一个“明”作形容词,明德也就是光明正大的品德。(3 )亲民:根据后面的
“传”文,“亲”应为“新”,即革新、弃旧图新。亲民,也就是新民,使人弃
旧图新、去恶从善。(4 )知止:知道目标所在。(5 )得:收获。(6 )齐其
家:管理好自己的家庭或家族,使家庭或家族和和美美,蒸蒸日上,兴旺发达。
(7 )修其身:修养自身的品性。(8 )致其知:使自己获得知识。(9 )格物
:认识、研究万事万物。 .(10)庶人:指平民百姓。(11)壹是:都是。本:
根本。(12)末:相对于本而言,指枝末、枝节。(13)厚者薄:该重视的不重
视。薄者厚:不该重视的却加以重视。(14)未之有也:即未有之也。没有这样
的道理(事情、做法等)。



下一篇石碏大义灭亲(隐公三年、四年)
——让自然本能服从于道义「原文」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
也?。又娶于陈?,曰厉妫(5 )。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生桓公,庄姜以
为己子。公于州吁,嬖人之于也?,有宠而好兵,公弗禁。庄姜恶之。石碏谏曰?
:“臣闻爱子,教之以义方、弗纳于邪。骄、奢、淫、泆(10),所自邪也。四
者之来,宠禄过也。将立州吁,乃定之矣;若犹未也,阶之为祸(11)”。夫宠
而不骄,骄而能降(12),降而不憾“,憾而能?者(14),鲜矣。且夫贱妨贵,
少陵长,远间亲,新间旧,小加大,淫破义,所谓六逆也。君义,臣行,父慈,
子孝,兄爱,弟敬,所谓六顺也。去顺效逆,所以速祸也(15)。君人者(16),
将祸是务去,而速之,无乃不可乎即”弗听。其子厚与州吁游,禁之,不可。桓
公立,乃老(18)。(以上隐公三年)

四年春,卫州吁弑桓公而立。…

州吁未能和其民,厚问定君于石子。石子曰:“王觐为可(21)。”曰:
“何以得觐?”曰。“陈桓公方有宠于王。陈、卫方睦,若朝陈使请(22),必
可得也。”厚从州吁如陈“。石蜡使告于陈曰:”卫国褊小(24),老夫耄矣
(25)“,无能为也。此二人者,实弑寡君,敢即图之。”陈人执之,而请?于
卫(26)。九月,卫人使右宰丑?杀州吁于濮、石腊使其宰孺羊肩?杀石厚于陈
(27)。

君子曰:“石腊,纯臣也。恶州吁而厚与焉(28)。‘大义灭亲’,其是之
谓乎!”

「注释」

?卫:诸侯国名,姬姓,在今河南淇县、滑县一带。齐:诸侯国名,姜姓,
在今山东临淄一带。东宫:指太子。得臣:齐庄公的太子。?庄姜:卫庄公的妻
子、庄是丈夫谥号,姜是娘家的姓。?《硕人》:《诗。卫风》中赞美庄妻的诗。?
陈:诸侯国名,妫姓,在今河南开封以东,安徽毫县以北。?厉妫(gui ):卫
庄公夫人。(6 )娣:妹妹。戴妫:随历妫出嫁的妹妹。(7 )嬖(bi)人:低
贱而受宠的人。这里指宠妾。(8 )石碏(que ):卫国大夫。(9 )纳:人。
邪:邪道。(10)泆(yi):放纵(11)阶:阶梯。这里的意思是引诱。(12)
降:指地位下降。(13)憾:恨。(14)眕(zhen):克制。(15)速祸:使灾
祸很快到来。(16)君人者:为人之君者。(17)无乃:恐怕,大概。(18)老
:告老退休。(19)和其民:使其民众安定和睦。(20)定君;安定君位。石子
:指石碏. (21)觐:诸侯朝见天子。(22)朝陈:朝见陈桓公。使请:求陈镇
公向周王请求。(23)如:往,去到。(24)褊(biao)小:狭小。(25)耄
(mao ):年老。八、九十岁叫耄。(26)?(li):前来。(27)右宰:官名。
丑:人名。濮:陈国地名。(28)宰:家臣。孺(niu )羊肩:人名。(29)与
:参与,一起。



下一篇(译文与读解)
石碏大义又亲(隐公三年、四年)
——让自然本能服从于道义「译文」

卫庄公娶了齐国太子得臣的妹妹为妻,名叫庄姜。庄姜长得很美,但没有生
孩子,卫国人给她作了一首诗叫《硕人》。后来卫庄公又娶了一个陈国女子,名
叫厉妫。厉妫生下孝伯,孝伯早死。厉仍随嫁的妹妹戴妫生了卫桓公。庄姜把柜
公当作自己的儿子对待。

公子州吁是庄公宠妾的儿子,受到庄公宠爱,喜好武事,庄公子加禁止。庄
姜则讨厌州吁。大夫石碏劝庄公说:“我听说疼爱孩子应当用正道去教导他,不
能使他走上邪路。骄横、奢侈、淫乱、放纵是导致邪恶的原因。这四种恶习的产
生,是给他的宠爱和俸禄过了头。如果想立州吁为太子,就确定下来;如果定不
下来,就会酿成祸乱。受宠而不骄横,骄横而能安于下位,地位在下而不怨恨,
怨恨而能克制的人,是很少的。况且低贱妨害高贵,年轻欺凌年长,疏远离间亲
近,新人离间旧人,弱小压迫强大,淫乱破坏道义,这是六件背离道理的事。国
君仁义,臣下恭行,为父慈爱,为子孝顺,为兄爱护,为弟恭敬,这是六件顺理
的事。背离顺理的事而效法违理的事,这就是很快会招致祸害的原因。作为统治
民众的君主,应当尽力除掉祸害,而现在却加速祸害的到来,这大概是不行的吧?”
卫庄公不听劝告。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交往,石碏禁止,但禁止不住。到卫桓
公当国君时,石碏就告老退休了。

鲁隐公四年的春天,卫国的州吁杀了卫桓公,自己当上了国君。

州吁无法安定卫国的民心,于是石厚便向石碏请教安定君位的方法。石碏说
“能朝见周天子,君位就能安定了。”石厚问;“怎么才能朝见周天子呢?”石
能答道“陈桓公现在正受周天子宠信,陈国和卫国的关系又和睦,如果去朝见陈
桓公,求他向周天子请命,就一定能办到。”石厚跟随州吁去到陈国。石碏派人
告诉陈国说:“卫国地方狭小,我年纪老迈,没有什么作为了。来的那两个人正
是杀害我们国君的凶手,敢请趁机设法处置他们。”陈国人将州吁和石厚抓住,
并到卫国请人来处置。这年九月,卫国派遣右宰丑前去,在濮地杀了州吁。石碏
又派自己的家臣懦羊肩前去,在陈国杀了石厚。

君子说:“石碏真是一位纯粹正直的巨子。他痛恨州吁,把石厚也一起杀了。
‘大义灭亲’,大概就是说的这种事情吧!”

「读解」

有句俗话说:“虎毒不食子。”这意思是说,猛虎性情虽然凶残,但依然要
恪守亲情的界限;凶残是对外。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却以慈爱之心相待,绝不
可能将其化为腹中餐。爱老虎这样做,是动物的天性,没什么可说的。对人而言,
人做事也要按天性,亲情是人之天性所不能免的,父母儿女之间的亲情,是自然
的法则。世上哪有不疼爱自己亲生骨肉的父母呢?如果说人性这东西也存在的话,
父母儿女间的亲情就应当属于人性之列;如果说人性是永恒的话,这种亲情也是
永恒的,否则,便是丧失了人性,丧失了天良,就不应当再冠之以“人”这个称
呼了。
在另一方面,人作为超越了动物本能的有思想、有理性的存在,又不能完全
凭本性、天性、本能行事;还得要服从社会的法则。道德伦理的法则,理性的法
则。自然的法则还得要服从社会的、道德的、理性的法则。如果没有这一个方面,
人也就与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样一来,天性和自然法则往往要同社会的、道德的、理性的法则发生沖突,
并且经常是不可避免的;必须面对的、必须作出选择。所谓“大义灭亲”,正是
这种沖突的体现,是选择让天性服从社会、道德、理性法则的结果。
要做到这一点,要有很高的革命觉悟和革命自觉性;要有很高的道德修养和
很强的理性力量。大多数人都难以做到,否则,大义灭亲就不是值得称赞的一种
高尚美德了。人们大多难以割舍亲情,难以脱出天性这条强大的纽带,常常宁可
让社会、道德、理性法则屈从于天性和自然法则。这样,像石碏那样的人,就显
出了与众不同,显出了伟大和高尚,让人景仰。
不过,能够大义灭亲是一回事,固然可敬,而对那个“义”还得讲究。就是
说,“义”所代表的东西,要值得人们为之付出灭亲的代价。在古时,臣轼君、
子杀父、妻害夫,都是大逆不道的“大不义”。国君是上天之子,体现了上天和
神明的意志,是小民百姓最初的父母,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冒犯甚至杀害呢?这罪
过比杀害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大,真称得上是“弥天大罪”。在这种情况下的灭
亲是理所当然的正义之举,可歌可颂。
“义”本身的内容是随着时代、观念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过去的为合乎
“义”的东西,今天未必合乎“义”。我们总是站在今天的立场上来决定对“义”
的取舍,从而在行动上作出选择。



下一篇(曹刿论战)
曹刿论战(庄公十年)
——两军交战智者胜「原文」

十年春,齐帅伐我?。公将战(2 ),曹刿请见(3 )。其乡人曰(4 ):
“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6 )?”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
见。

问:“何以战?‘公曰:”衣食所安,弗敢专也?,必以分人“对曰:”小
惠未?,民弗从也。“公曰:”牺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11)。“对曰
:”小信未孚(12),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狱,虽不能察,必以情(14)。
“对曰:”忠之属也,可以一战。战则请从。“

公与之乘(15),战于长勺(16)。公将鼓之(17),刿曰:“未可。”齐
人三鼓。刿曰:“可矣。”齐师败绩(18)。公将驰之。刿曰:“未可。”下视
其辙?,登轼而望之(20),曰:“可矣。”遂逐齐师。

既克,公间其故。对曰:“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21),再而衰(22),
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国,难测也,惧有伏焉。吾视其辙乱,望其旗
靡(23),故逐之。”


「注释」

?我:指鲁国。作者站在鲁国立场记事,所以书中“我‘即指鲁国。?公:
指鲁庄公。(3 )曹刿(gui ):鲁国大夫。?乡:春秋时一万二千五百户为一
乡。?肉食者:指做大官的人。当时大夫以上的官每天可以吃肉。(6 )间(jian)
:参与。(7 )鄙:鄙陋,指见识短浅。(8 )专:专有,独占。(9 )牺牲:
祭礼时用的牲畜,如牛、羊、猪。(10)加:夸大(11)信:真实,诚实。(12)
孚:信任。(13)狱:诉讼案件。(14)情:情理。(15)乘:乘战车。(16)
长勺各国地名。(17)鼓:击鼓进军。(18)败绩:大败。(19)辙:车轮经过
留下的印迹。(20)轼;车前供乘者扶手的横木。(21)作气:鼓足勇气。(22)
再:第二次。(23)靡:倒下。

「译文」

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鲁国。鲁庄公将要出兵应战,曹刿请求见
庄公。他的乡里人说:“做大官的人会谋划这件事,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
:“做大官的人见识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他入朝拜见庄公。

曹刿问庄公:“您凭借什么去同齐国作战?庄公答道:”衣食一类用来安身
的物品,我不敢独自享用,必定要分一些给别人。“曹刿说:”这种小恩小惠没
有遍及每个民众,他们不会跟从您去作战的。“庄公说:”祭花用的牲畜、宝玉
和丝绸,我不敢夸大,一定要忠实诚信。“曹刿答道:”这种小信不足以使鬼神
信任,鬼神是不会赐福的。“庄公说:”大大小小的官司案件,虽然不能—一明
禀,也一定要处理得合乎情理。“曹刿说:”这是尽心尽力为民办事的表现,可
以凭这个同齐国打仗。打仗的时候,请让我跟您一同去。“

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战车,在长勺同齐军交战。庄公正想击鼓进兵,曹刿说
:“不行。”齐军已经击了三通鼓。曹刿说:“出兵了。”齐军被打得大败,庄
公准备驱车追击。“曹刿说”还不行。“他下了车,察看齐军车轮的印迹,然后
登上车,扶着车轼了嗏望齐军,说:”可以追击了。“于是开始追击齐军。

鲁军打了胜仗之后,庄公问曹刿取胜的原因。曹判回答说:“打仗凭的全是
勇气。第一次击鼓时士兵们鼓足了勇气,第二次击鼓时勇气就衰退了,第三次击
鼓时勇气便耗尽了。敌方的勇气耗尽时,我们的勇气正旺盛,所以会取胜。大国
用兵作战难以预测,我担心他们设兵埋伏。后来,我看出他们的车轮印很乱,望
见他们的旗帜倒下,所以才去追击他们。

「读解」

可以把曹刿称为优秀的军事家。他所以取胜的原因,不是靠猛打猛沖,而是
靠了谋略、智慧,这一点尤其让人称道。
战争当中,一个优秀的谋略家,抵得上成千上万的将士。他虽然没有将士的
勇猛,没有将士的膺力,没有在战场上沖锋陷阵,却能凭借智慧,以柔克刚,以
弱胜强,以小取大。
智慧如同水,水是无形的,看似柔弱,但是它在无形、柔弱。?之中积聚了
看不见的力量,遇到险阻可以绕道而行,聚积起来的力量达到一定程度,便可以
汇成沖决一切障碍的潮流。难怪孔子要说:“智者乐水”。它们在外表和特征上
十分相似:以无形克服有形,以流转变化回避强敌,以柔弱战胜阳刚。
中国传统中对水的偏爱,铸成了传统智慧在阴、阳的抗衡中注重以柔克刚的
阴性特征。这是一个十分有趣的文化现象。传统的智者,谋略家,甚至可能连操
刀舞剑的力量都没有,却能运筹帷幄,在几十万大军的交锋之中,扮演着导演的
角色,指点沙场,调兵遣将。可以说,一场战争中的灵魂,正是那些文弱雅致的
谋略家,是他们彼此间智慧的较量,在决定着战争的胜负。
另一个有趣之处是,传统的军事谋略家不是凭借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奋
战的经验来指挥作战,而是靠读书识理来完成自己使命的。看上去他们似乎因为
没有亲身打过仗而缺乏实战经验,然而他们从读书识理中积累起来的智慧,足以
使他们从力量对比、人心向背、心理状态、地理环境、气候条件等等天、地、人
方面的因素,来把握、预测、决定整个战争的进程。这一点在崇尚实战经验的西
方军事家看来,是匪夷所思的,而在我们看来却是十分自然的。
中国历史上的无数次战争都在证明着,成功的战例是文人门智慧的杰作。他
们精心导演了一出又一出的戏,然后让担当剧中角色的将士去演出。



下一篇(齐桓公伐楚)
齐桓公伐楚(僖公四年)
——智慧是弱者的盾牌「原文」

四年春,齐侯以诸侯之师侵蔡(1 ),蔡溃,遂伐楚。

楚子使与师言日(2 ):“君处北海,寡人处南海(3 ),唯是风马牛不相
及也(4 )。不虞君之涉吾地也(5 ),何故?”管仲对曰:“昔召康公命我先
君大公曰(6 ):”五候九伯(7 ),女实征之(8 ),以夹辅周室。‘赐我先
君履(9 ):东至于海,西至于河,南至于穆陵,北至于无隶。尔贡包茅不入
(11),王祭不共(12),无以缩酒(13),寡人是征(14);昭王南征而不复,
寡人是问(15)。“对曰:”贡之不入,寡君之罪也,敢不共给?昭王不复,君
其问诸水滨。“师进,次于陉(16)。

夏,楚子使屈完如师(17)。师退,次于召陵(18)。

齐侯陈诸侯之师,与屈完乘而观之。齐侯曰:“岂不谷是为?先君之好是继
(19)。与不谷同好,如何?”对曰:“君惠徼福于敝邑之社稷(20),辱收寡
君(21),寡君之愿也。”齐侯曰:“以此众战(22),谁能御之!以此攻城,
何城不克!”对曰“:”君若以德绥诸候(23),准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
城以为城(24),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

屈完及诸侯盟(25)。

「注释」

(1 )诸候之师:指参与侵蔡的鲁、宋、陈、卫、郑、许、曹等诸侯国的军
队。蔡:诸侯国名,姬姓,在今河南上蔡、新蔡一带。(2 )楚子:指楚成王。
(3 )北海、南海:泛指北方、南方边远的地方,不实指大海。(4 )唯是:因
此。风:公畜和母畜在发情期相互追逐引诱。这句话的意思是说由于相距遥远,
虽有引诱,也互不相干。(5 )不虞:不料,没有想到。涉:淌水而过,这里的
意思是进入,委婉地指入侵。(6 )召(shao)康公:召公爽(shi ),周成王
时的太保,“康”是溢号。先君:已故的君主,大公:太公,指姜尚,他是齐国
的开国君主。(7 )五侯: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的诸侯。九伯:九州的
长官。五侯九伯泛指各国诸侯。(8 )实征之:可以征伐他们。(9 )履:践踏。
这里指齐国可以征伐的范围。(10)海:指渤海和黄海。河:黄河。穆陵:地名,
在今湖北麻城北的穆陵山。大隶:地名,在今河北隆卢。(11)贡:贡物。包:
裹束。茅:菁茅。入:进贡。(12)共:同“供”,供给。(13)缩酒:渗滤酒
渣。(14)寡人:古代君主自称是征:征取这种贡物。(15)昭王:周成王的孙
子周昭王。问:责问。(16)次:军队临时驻扎。陉(xing):楚国地名。(17)
屈完:楚国大夫。如:到,去。师:军队。(18)召(shao)陵:楚国地名,在
今河南偃城东。(19)不谷:不善,诸侯自己的谦称。(20)惠:恩惠,这里作
表示敬意的词。徼(jiao):求。敝邑:对自己国家的谦称。(21)辱:屈辱,
这里作表示敬意的词。(22)众:指诸侯的军队,(23)绥:安抚。(24)方城
:指楚国北境的大别山、桐柏山一带山。(25)盟:订立盟约。

「译文」

鲁僖公四年的春天,齐桓公率领诸侯国的军队攻打蔡国。蔡国溃败,接着又
去攻打楚国。

楚成王派使节到齐军对齐桓公说:“您住在北方,我住在南方,因此牛马发
情相逐也到不了双方的疆土。没想到您进入了我们的国土这是什么缘故?”管仲
回答说:“从前召康公命令我们先君大公说:”五等诸侯和九州长官,你都有权
征讨他们,从而共同辅佐周王室。‘召康公还给了我们先君征讨的范围:东到海
边,西到黄河,南到穆陵,北到无隶。你们应当进贡的包茅没有交纳,周工室的
祭祀供不上,没有用来渗滤酒渣的东西,我特来征收贡物;周昭王南巡没有返回,
我特来查问这件事。“楚国使臣回答说:”贡品没有交纳,是我们国君的过错,
我们怎么敢不供给呢?周昭工南巡没有返回,还是请您到水边去问一间吧!“于
是齐军继续前进,临时驻扎在陉。

这年夏天,楚成王派使臣屈完到齐军中去交涉,齐军后撤,临时驻扎在召陵。

齐桓公让诸侯国的军队摆开阵势,与屈完同乘一辆战车观看军容。齐桓公说
:“诸侯们难道是为我而来吗?他们不过是为了继承我们先君的友好关系罢了。
你们也同我们建立友好关系,怎么样?屈完回答说:”承蒙您惠临敝国并为我们
的国家求福,忍辱接纳我们国君,这正是我们国君的心愿。“齐桓公说:”我率
领这些诸侯军队作战,谁能够抵挡他们?我让这些军队攻打城池,什么样的城攻
不下?“屈完回答说:”如果您用仁德来安抚诸侯,哪个敢不顺服?如果您用武
力的话,那么楚国就把方城山当作城墙,把汉水当作护城河,您的兵马虽然众多,
恐怕也没有用处!“

后来,屈完代表楚国与诸侯国订立了盟约。

「读解」

据说,“春秋无义战”。这意思是说,春秋是一个诸侯(军阀?)混战的时
代,大家都是为了实际的利益(攻城掠地、抢夺财富之类)而打仗,大国凭借实
力抢夺、吞并小国,弱肉强食,没有谁是为了真理、正义而战。
这种说法也许过于夸张,但齐桓公伐楚,似乎证明了战争的不合道义。齐桓
公寻找的借口一望而知是站不住脚的,无法掩盖住恃强凌弱的本来面目,继而赤
裸裸地以武力相威胁。这一典型事例足以让人相信那时大多数战争的非正义性质,
相信强者为王的竞争逻辑。
不过,这场战争之所以载入史册,引起人们的兴趣,并不是谁是谁非、谁代
表正义和非正义的问题,而是在一个“无法无天”、凭强力攫取利益的时代之中,
弱者如何凭借智慧保护自己的技巧,以及在强大的武力面前不甘称臣的精神。
内在的智慧,通过巧妙的外交辞令表达出来,不费一兵一卒,以智慧的力量
使敌手心理上先行崩溃,从而达到保存自己的目的。即使是撇开利益之争一类背
景,单是那些外交辞令本身,也足以让人赞赏和惊叹不已:一来一往,针锋相对,
表面显得谦恭、温和、礼让,言辞又让人听起来不刺耳,而内在的凛然正气,却
透过温和的表面使放手胆战心惊。
可以说,咱们的祖先在这方面发展出了一整套曾在世界上无人可比拟的智谋,
使他们在战争艺术和战争谋咯方面处于世界上的领先地位,至今仍让我们向往不
己。
智谋本身是中性的,是一种手段和技巧,可以用于各种目的和各种场合。弱
者可以凭借它来保护自己,强者可以凭借它来巧取豪夺,阴谋家也可以凭借它来
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实际上,我们也看到了不少把智谋用于各种目的和场
合的实例,从宫廷政变,到坑蒙拐骗,从高层次,到低层次,应有尽有。
由此让我们想到,咱们国人热心并擅长于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凡是有人群的
地方就有争斗。我们把自己的聪明才智过多地用在了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之上,而
不是用在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为更多的人造福之上。这是否同我们的谋略自古
以来就特别发达有关系呢?



下一篇(宫之奇谏假道)
宫之奇谏假道(僖公二年、五年)
——唇亡齿寒的历史教训「原文」

晋荀息请以屈产之乘与垂棘之璧,假道于虞以伐虢(1 )。公曰(2 ):
“是吾宝也。”对曰:“若得道于虞,犹外府也。”公曰:“宫之奇存焉(3 )。”
对曰:“宫之奇为人也,懦而不能强谏。且少长于君,君昵之。虽谏,将不听。”
乃使荀息假道于虞,曰:“冀不为道(4 ),入自颠柃(5 ),伐溟三门(6 )。
冀之既病(7 ),则亦唯君故。今虢为不道,保于逆旅(8 ),以侵敝邑之南鄙。
敢请假道,以请罪于虢(9 )”虞公许之,且请先伐虢。宫之奇谏,不听,遂起
师。夏,晋里克。荀息帅师会虞师,伐虢(10),灭下阳(11)。(以上僖公二
年)

晋侯复假道于虞以伐虢。宫之奇谏曰:“虢,虞之表也(12)。 虢亡,虞
必从之。晋不可启(13),寇不可玩(14)。一之谓甚(15)其可再乎?谚所谓
‘辅车相依,唇亡齿寒’者(16), 其虞、虢之谓也。”公曰:“晋,吾宗也
(17),岂害我哉?”对曰:“大伯、虞仲,大王之昭也、大伯不从(19),是
以不嗣(20)。虢仲、虢叔,王季之穆也(21);为文王卿士(22),勋在王室,
藏于盟府(23),将虢是灭,何爱于虞、且虞能亲于桓、庄乎,其爱之也?桓、
庄之族何罪,而以为戮,不唯幅乎?亲以宠幅,犹尚害之,况以国乎?”公曰:
“吾享祀丰髫(24),神必据我(25)。”对曰:“臣闻之:”鬼神非人实亲,
惟德是依。‘故《周书》曰(26):’皇天无亲(27),惟德是辅(28)。‘又
曰:“黍稷非馨,明德惟馨(29)。’又曰:‘民不易物,惟德繁物(30)。’
如是,则非德民不和,神不享矣。神所冯依(31),将在德矣。若晋取虞,而明
德以荐馨香(32),神其吐之乎(33)?”弗从,许晋使。宫之奇以其族行(34),
曰:“虞不腊矣(35)。在此行也,晋不更举矣(36)。”

冬,十二月丙于朔(37)。晋灭虢。虢公丑奔京师(38)。师还,馆于虞
(39),遂袭虞,灭之。执虞公及其大夫井伯,以膳秦穆姬(40),而修虞祀
(41),且归其职贡于王(42)。

「注释」

(1 )晋:诸侯国名,姬姓,在今山西西南部。旬息:晋国大夫。屈:晋回
邑名。乘:这里指良马。垂棘:地名,出产美玉。虞:诸候国名,姬姓,在今山
西平陆东北。虢(guo ):诸候国名,姬姓,在今山西平陆南。假道:借路。
(2 )公:指晋献公。(3 )宫之奇:虞国的贤臣。存:在。(4 )冀:诸候国
名,在今山西河津东北。不道:无道。(5 )颠柃(ling):地名,在今山西平
陆北。(6 )溟(ming):虞国邑名,在今山西平陆东北。三门:三面城门。
(7 )病:受损。(8 )保:同“堡”,意思是修筑堡垒。逆旅:客舍。(9 )
请罪:问罪。(10)里克:晋国大夫。(11)下阳:虢国邑名,在今山西平陆南。
(12)表:屏障。(13)启:启发。这里的意思是助长。(14)玩:轻视。(15)
甚:过分。(16)辅:面颊。车:牙床骨。(17)宗:指祖先。(18)大伯:周
太王的长子。虞仲:周太王的次子。昭:宗庙里左边的位次。(19)从:依从。
(20)嗣:继承。(21)穆:宗庙里右边的位次。(22)卿士:执掌国政的大臣。
(23)盟府:主管盟书的官府。(24)享祀:指祭祀。丰:丰盛。繁:同“洁”。
(25)据:依附,这里指保佑。(26)《周书》:已经失传。(27)皇天:上天。
无亲:不分亲疏。(28)辅:辅佐。(29)黍稷:泛指五谷。馨:香。明德:光
明德行。(30)繁(yin ):是,(31)冯:同“凭”,依附。(32)荐:献。
(33)吐:意思是不享用祭品。(34)以:率领。(35)腊:年终的大祭,即腊
祭。(36)更:再。举:举兵。(37)朔:每月初一。(38)虢公丑:虢国国君,
名丑。(39)馆:住宿。(40)膳(yin ):陪嫁的人或物。秦穆姬:晋献公的
女儿,秦穆公的夫人。(41)修虞祀:不废弃虞国的祭祀。(42)职贡:赋税和
劳役。


「译文」

晋国大夫旬息请求用屈地出产的良马和垂棘出产的美玉去向虞国借路,以便
攻打虢国。晋献公说:“这些东西是我的宝物啊”荀息回答说:“如果能向虞国
借到路,这些东西就像放在国外库房里一样。”晋献公说:“宫之奇还在虞国。”
荀息回答说:“宫之奇为人懦弱,不能够坚决进谏。况且他从小同虞君一起长大,
虞君阻他亲近。即使他进谏,虞君也不会听从”于是,晋献公派荀息去虞国借路,
说:“冀国无道,从颠柃入侵,攻打虞国溟邑的三面城门。冀国已经被削弱,这
也是为了君王的缘故。现在虢国无道,在客舍里修筑堡垒,以侵袭敝国的南部边
邑。我们敢请贵国借路,以便向虢国问罪。”虞公同意了,并且请求让自己先去
讨伐虢国。宫之奇劝阻虞君,虞君不听,于是起兵伐虢。这年夏天,晋国大夫里
克、荀息领兵会同虞军攻打虢国,灭掉了下阳。
……
“晋献公再次向虞周借路去攻打虢国,宫之奇进谏说:”虢国是虞国的屏障。
虢国灭亡了,虞国必定会跟着被灭掉。晋国的野心不可助长,对外敌不可忽视。
借路给晋国一次就算是过分了。怎么可能有第二次?俗话说,‘面颊和牙床骨是
相互依存的,失去了嘴唇牙齿就会受冻。’这话说的正是虞国和虢国的关系啊。
“虞公说:”晋国是我们的同宗,怎么会谋害我们?“宫之奇回答说:”太伯和
虞仲都是太王的儿子,太伯不从父命,因此没有继承周朝的王位。虢仲和虢叔都
是王季的儿子,当过文王的执政大臣,对周王室立下过功勋,记载他们功绩的盟
书在盟府里保存着,晋国虢国都要灭掉,对虞国还能有什么爱惜?再说晋国爱虞
国,这种爱比桓叔和庄伯的后人对晋国更亲近吗?桓叔和庄伯的后人有什么罪过,
而晋献公把他们都杀掉了,不就是因为他感到他们是一种威胁吗?至亲的人因为
恃宠而威胁到献公,而且还要把他们杀掉,何况一个国家对他的威胁呢?虞公说
:“我的祭品丰盛洁净,神明一定会保枯我。”宫之奇说:“我听说过,鬼神不
随便亲近哪个人,只保佑有德行的人。所以《周书》上说:”上天对人不分亲疏,
只帮助有德行的人。‘还说:“五谷祭品不算芳香,只有美德会芳香四溢。’《
周书》上又说:”人们的祭品没有什么不同,只有有美德的人的祭品神才会享用。
‘照《周书》这么说,君主没有德行,民众就不会和睦,神明也不会享用他的祭
品。神明所依凭的,在于人的德行。如果晋国夺取了虞国,用他的美德向神明进
献祭品,难道神明会不享用吗?“虞公没有听从宫之奇的劝告,答应了晋国使者
借路的要求。宫之奇带领他的家族离开了虞国,并说:”虞国不能举行年终的腊
祭了。这一次虞国就灭亡了,晋国用不着再发兵了。“
……
冬季的十二月初一,晋国灭掉了虢国。虢公丑逃到京师。晋军返回途中在虞
国驻扎,趁机袭击了虞国,把它灭掉了。晋军抓住了虞公和大夫井伯,把他们作
为晋献公女儿秦穆姬的陪嫁,但没有废除虞国的祭祀,并把虞国的贡物归于周王
室。

「读解」

晋献公吞并虢国和虞国的成功,要归功于他的心狠手毒:一方面以本国宝物
作诱饵,诱敌手上钩;一方面六亲不认,不顾同宗亲情,唯利是图。于是,不惜
以阴谋诡计骗取虞国信任,将两国逐个吞食。
俗话说,“舍不得孩子,打不到狼。”“将欲取之,必先予之”晋献公实实
在在地照这样去做了,并且得到了回报,实际上什么都没有损失。
但是,攻城掠地的成功,却以不顾礼义廉耻为代价,得到了实际利益和好处,
而因此失去了人心和道义。对于重视民心和道义的人来说,这样做是得不偿失;
对于寡廉鲜耻的人来说,失去的无所谓,得到的才是实在的。人们总是站在自己
的立场上来决定取舍的。
如此说来,对于寡廉鲜耻、心狠手毒之徒不应当以仁义道德之心去对待,最
好是以强硬的态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虞国的灭亡,就灭在太相信同
宗亲情,对不义之徒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以为对方跟自己是一类人,以一种近
乎于农夫的心肠,去对待凶狠的毒蛇。如果说这也是一场悲剧的话,那么则是由
自己推波助澜、助纣为虐而导致的。如果灭亡的结果是自己一时糊涂、认识不清,
被披着羊皮的狼蒙蔽了,尚还可以寄予一点同情,然而有贤臣坦诚相谏,苦口婆
心地开导,在这种情况下仍然执迷不悟,固执己见,则可以说是咎由自取,不值
得一点同情。
曾经是作威作福的国君,一朝变成随他人之女陪嫁的奴隶,这种天上、地下
的巨变,不能不使人感叹。这也应了那句老话:“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
可活。”
历史是不应当忘记的,读史可以使人明鉴,使人清醒。即使弱小而无法与强
暴抗衡,那么弱小者之间的彼此照应、鼓励。安慰、同病相怜、支持,也可以让
人在风雨之中同舟共济,患难与共,正所谓唇齿相依,唇亡齿寒。这些从惨痛的
历史中总结出来的教训,完全可以说是千古不易的。就连平民百姓都懂得,听人
劝得一半。欺人太甚的事不可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即使无法奋起抗争,最起
码是可以想法避开的。既不听劝,又不抗争,的确算是病人膏盲,不可救药了。



下一篇(晋国骊姬之乱)
晋国骊姬之乱(僖公四、五,六年)
——最能适应者为强者「原文」

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1 ),卜之(2 ),不吉;筮之(3 ),吉。
公曰:“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4 ),不如从长。且其繇曰(5 ):”
专之渝(6 ),攘公之羭(7 )。一薰一莸(8 ),十年尚犹有臭。必不可!
“弗听,立之。生奚齐,其娣生卓子。

及将立奚齐,既与中大夫成谋(9 )。姬谓大子曰(10):“君梦齐姜(11),
必速祭之!”大子祭于曲沃(12),归胙于公(13)。公田,姬置诸宫六日。公
至,毒而献之(14)。公祭之地,地坟(15);与犬,犬毙;与小臣(16),小
臣亦毙。姬泣曰:“贼由大子(17)。”大子奔新城(18)。公杀其傅杜原款。

或谓大子:“子辞(19),君必辩焉(20)。”大子日:“君非姬氏,居不
安,食不饱。我辞,姬必有罪。君老矣,吾又不乐。”曰:“子其行乎?”大子
曰:“君实不察其罪,被此名也以出(21),人准纳我(22)?”十二月戊申,
缢于新城(23)。

姬遂谮二公于曰(24):“皆知之。”重耳奔蒲(25),夷吾奔屈(26)。
(以上僖公四年)
初,晋侯使土为二公子筑蒲与屈(27),不慎,置薪焉。夷吾诉之。公使让
之。士为稽首而对曰:“臣闻之,无丧而戚(28),忧必仇焉(29)。无戎而城,
仇必保焉(30)。寇仇之保,又何慎焉?守官废命(31),不敬;固仇之保,不
忠。失敬与忠,何以事君?《诗》云:”怀德惟宁,宗子惟城(32)。‘君其修
德而固宗子,何城如之?三年将寻师焉(33),焉用慎?“退而赋日:”狐裘尨
茸(34),一国三公,吾谁适从(35)?“

及难(36),公使寺人披伐蒲(37)。重耳曰:“君父之命不校(38)。”
乃徇曰(39):“校者,吾仇也。”逾垣而走。披斩其祛(40),遂出奔翟(41)。
(以上僖公五年)
六年春,晋侯使贾华伐屈(42)。夷吾不能守,盟而行。将奔狄,却芮曰
(43):“后出同走,罪也,不如之梁(44)。粱近秦而幸焉(45)。”乃之粱。
(以上僖公六年)

「注释」

?骊姬:晋献公的宠妃。?卜:用龟甲占卜。?筮:用蓍草占卜。?短:指
不灵验。长:指灵验。(5 )繇(zhou):记录占卜结果的兆辞。(6 )专之:
指专宠骊姬。渝:变。(7 )攘:夺去。羭(yu):公羊。这里暗指太子申生。
(8 )薰:香草。莸(you ):臭草。(9 )中大夫:晋国官名,指里克。成谋
:定好计,有预谋。(10)大子:太子,指申生。(11)齐姜:申生的亡母。
(12)曲沃:晋国的旧都,在山西闻喜县东。(13)胙(zuo ):祭祀时用的酒
肉。(14)毒:投毒,放毒药。(15)祭之地:用酒祭地。坟:土堆。(16)小
臣:在宫中服役的小官。(17)贼:谋害。(18)新城:指曲沃。(19)辞:申
辩,辩解。(20)辩:辩白,追究是非。(21)被:蒙受,带着。此名:指杀父
的罪名。(22)人谁:谁人。纳:收容,(23)缢:吊死,(24)谮(zen ):
诬陷,中伤。二公子:指重耳和夷吾。(25)重耳:晋献公的次子,申生的异母
弟,后为晋文公。蒲:重耳的采邑,在今山西限县西北。(26)夷吾:晋献公之
子,申生的异母弟,后为晋惠公。屈:夷吾的采邑,在今山西吉县。(27)士为
:晋国大夫。(28)戚:忧愁,悲伤。(29)仇:怨。(30)仇:仇敌。保:守,
(31)守官:在职的官员。废命:不接受君命。(32)这两句诗出自“诗。大雅。
板》。怀德:心存德行,不忘修德。宗子:周姓子弟。(33)寻师:用兵。(34)
狐裘:大夫的服饰,尨茸(meng rong ):蓬松杂乱的样子。(35)适:跟从。
(36)及难:等到灾祸发生。(37)寺人:阉人。披:人名。(38)校:违抗。
(39)徇:遍告,布告。(40)祛(qu):袖口。(41)翟:同”狄“,古时中
国北方的少数民族。(42)贾华:晋国大夫。(43)却芮(xi rui):晋国大夫。
(44)之:去,往。梁:诸侯国名,嬴姓,在今陜西韩城县南。(45)秦:诸侯
国名,嬴姓,在今陜西凤翔县。幸:宠信。

「译文」

当初,晋献公想把骊姬立为夫人,便用龟甲来占卜,结果不言利;然后用蓍
草占卜,结果吉利。晋献公说:“照占筮的结果办。”卜人说:“占筮不灵验,
龟卜很灵,不如照灵验的办。再说卜筮的兆辞说:”专宠过分会生变乱,会夺去
您的所爱。香草和臭草放在一起,过了十年还会有臭味。‘一定不能这么做。
“晋献公不听卜人的话,把骊姬立为夫人。骊姬生了奚齐,她随嫁的妹妹生了卓
子。

到了快要把奚齐立为太子时,骊姬早已和中大夫有了预谋。骊姬对太子申生
说:“国君梦见了你母亲齐姜,你一定要赶快去祭祀她。”太子到了曲沃去祭祝,
把祭祝的酒肉带回来献给晋献公。晋献公在外打猎,骊姬把祭祀的酒肉在宫中放
了六天。晋献公打猎回来,骊姬在酒肉中下了毒药献给献公。晋献公洒酒祭地,
地上的土凸起成堆;拿肉给狗吃,狗被毒死;给官中小臣吃,小臣也死了。骊姬
哭着说:“是太子想谋害您。”太子逃到了新城,晋献公杀了太子的师傅杜原款。

有人对太子说:“您要申辩。国君一定会辩明是非。”太子说:“君王如果
没有了骊姬,会睡不安,吃不饱。我一申辩,骊姬必定会有罪。君王老了,我又
不能使他快乐。”那人说:“您想出走吗?”太子说:“君土还没有明察骊姬的
罪过,我带着杀父的罪名出走,谁会接纳我呢?”十二月二十七日,太子申生在
新城上吊自尽。

骊姬接着又诬陷重耳和夷吾两个公于说:“他们都知道申生的阴谋。”于是,
重耳逃到了蒲城,夷吾逃到了屈城。
……

当初,晋献公派大夫士为为重耳和夷吾修筑蒲城和屈城,不小心,在城墙里
放进了柴草。夷吾把这件事告诉了献公。晋献公反人责备了士芬。士芬叩头回答
说:“臣下听说,没有丧事而悲伤,忧愁必定变为仇怨。没有战事而筑城,仇敌
必定来占领。既然仇敌会来占领,又何必那么谨慎呢?在官位而不接受君命,这
是不敬,加固仇敌的城池,这是不忠。失去了恭敬和忠诚,拿什么来事奉国君呢?
《诗》说:”心怀德行就是安宁,同宗子弟就是坚城。‘国君如果能修德行并巩
国宗子的地位,有什么城池比得上呢?三年之后就要用兵,哪里用得着那么谨慎?
“士芬退下来后作了首诗说:”狐皮袍于毛蓬松,一个国家有三公,我该跟从哪
一个?“

到灾祸发生时,晋献公派寺人披去攻打蒲城。重耳说:“君父的命令不能违
抗。”于是他通告众人说:“违抗君命的人就是我的仇敌。”重耳翻墙逃走,寺
人披砍掉了他的袖口。重耳于是逃亡到了狄国。
……

鲁僖公六年的春天,晋献公派贾华去攻打屈城。夷吾坚守不住,与屈人订立
盟约后出走。夷吾准备逃往狄国,却芮说:“你在重耳之后逃到狄国去,这证明
了你有罪,不如去梁国。梁国靠近秦国,而且得到秦国的信任。”于是夷吾去了
粱国。



下一篇(读解)
晋国骊姬之乱(僖公四、五,六年)
——最能适应者为强者「读解」

太子申生是个悲剧性的人物,是骊姬阴谋诡计的牺牲品,同时也是他所信奉
的观念的牺牲品:既已知道罪魁祸手是谁,却为父亲的“幸福”而不愿揭露;出
逃本可以成为一条出路,却以自尽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种悲剧性的人物多半只能在古代注重孝慈、仁义的氛围中才能找到,他们
把自己所信奉的道德准则看得比生命还重要,宁可自己含冤而亡,也不让自己的
所作所为有损于应当忠孝的对象。站在他们的立场之上,绝对不可能想到以牙还
牙、以恶报恶,剩下的就只有以牺牲自己来成全他人。

这样的行为虽然在今日不足以仿效,但其精神恐怕不应当过时;危难时刻想
着他人,甘愿为他人作出牺牲。当然,这其中有一个价值取向的问题,所付出的
牺牲,应当是有价值的,像中生为之牺牲的对象,在我们看来肯定是不值得的。
实际上,他还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完全可以既避过陷害,使搞阴谋者得到应有的
惩罚,又以此来表明对父王的忠诚。

申生的悲剧使我们再次领悟到,心地过分善良纯洁,在一个充满邪恶的世界
之中,往往会成为邪恶的祭品。恶的力量无害,这尚可以理解;而当我们清醒地
意识到了恶在向我们进攻时,是不应当向它让步和妥协的。有时候,可以正面地、
理直气壮地、大胆地反抗恶,有时候则可以凭智慧设法躲开恶,申生的两个兄弟
——公子重耳和公子夷吾正是这样做的。

他们两人比申生聪明的地方,在于明知自己没有过错,就完全没有必要代人
受过,没有必要去做替罪羊,更没有必要自动成为阴谋诡计的牺牲品。既然父王
的命令不能违抗,逃跑总是可以的。再说,他们俩固执己见,也未执迷不悟,听
从了别人善意的劝告,在灾祸临头时注意保护自己。

公子重耳日后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自然同他善于随机应变,不
固守陈腐之见有很大关系。这使我们想到一条最实际的生存法则:适者生存。

为理想、真理、道义献身,固然可敬、高尚,值得赞颂。在没有理想、真理、
道义可以献身之时,保存自己,认清身处的环境,从中得到自己应当得到的东西,
的确是一种切实可行的选择。在人们为了现实利益而互相倾轧、勾心斗角的春秋
时代,很难说有什么值得为之奋斗的崇高目标,在混乱纷争之中如何保护自己,
是人们首要关心的问题。“霸王”们之所以能够成功,大概正是认清了时势,并
能积极主动地适应时势,从而成为强者。

强者不仅仅是善于适应环境,善于保存自己,同时也善于竞争,善于把握进
取和退守的时机,该进则进,该退则退,不放过任何一次可能获得成功的机会。
这个法则,不仅在春秋诸霸的纷争中得到了证明,恐怕也应当说是由社会本身的
发展所决定了的,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社会中的人都是如此。



下一篇(晋公子重耳之亡(僖公二十三年))
晋公子重耳之亡(僖公二十三年)
——磨难是一笔财富「原文」

晋公子重耳之及于难也(1 )。晋人伐诸蒲城,蒲城人欲战,重耳不可,曰
:“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禄(2 ),于是乎得人。有人而校(3 ),罪莫大焉。
吾其奔也。”遂奔狄。从者狐偃、赵衰、颠颉、魏武子、司空季子(4 )。

狄人伐唐咎如(5 ),获其二女叔隗、季隗,纳诸公子,公于取季隗,生伯
俦、叔刘(6 )以叔隗妻赵衰(7 ),生盾。将适齐(8 ),渭季隗曰:“待我
二十五年,不来而后嫁。”对曰:“我二十五年矣,又如是而嫁,则就木焉(9 )。
请待子。”处狄十二年而行(10)。

过卫,卫文公不礼焉。出于五鹿(11),乞食于野人(12),野人与之块。
公子怒,欲鞭之。子犯曰:“天赐也!”稽首受而载之。

及齐,齐桓公妻之,有马二十乘(13)。公子安之。从者以为不可,将行,
谋于桑下。蚕妾在其上(14),以告姜氏(15)。姜氏杀之,而谓公子曰:“子
有四方之志,其闻之者,吾杀之矣。”公子曰:“无之。”姜曰:“行也!怀与
安,实败名。”公子不可。姜与子犯谋,醉而遣之(16)。醒,以戈逐子犯。

及曹(17),曹共公闻其骈胁(18),欲观其裸。浴,薄而观之(19)僖负
羁之妻曰(20):“吾观晋公子之从者,皆足以相国。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国。
反其国,必得志于诸侯。得志于诸候而诛无礼,曹其首也。于盍蚤自贰焉(21)”
乃馈盘飨,置壁焉(22)。公子受飨反璧。

及宋(23),宋襄公赠之以马二十乘。

及郑,郑文公亦不礼焉叔詹谏曰(24):“臣闻大之所启,人弗及也,晋公
子有三焉,天其或者将建诸,君其礼焉!男女同姓,其生不蕃。晋公子,姬出也
(25),而至于今,一也。离外之患(26),而天不靖晋国(27),殆将启之,
二也。有三士足以上人(28),而从之,三也。晋、郑同齐(29),其过子弟固
将礼焉,况天之所启乎?”弗听。

及楚,楚子飨之(30),曰:“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谷?”对曰:
“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国者(31),君之余
也。其何以报君?”曰:“虽然,何以报我?”对曰:“若以君之灵,得反晋国,
晋楚治兵(32),遇于中原,其辟君三舍(33)。若不获命,其左执鞭弭(34),
右属??(35),以与君周旋。”子玉请杀之(36)。楚子曰:“晋公子广而俭,
文而有礼。其从者肃而宽,忠而能力。晋侯无亲(37),外内恶之。吾闻姬姓唐
叔之后,其后衰者也(38),其将晋公子乎!天将兴之,谁能废之?违天,必有
大咎。”乃送诸秦。

秦伯纳女五人(39),怀嬴与焉(40)。奉匾沃盥(41),既而挥之。怒,
曰:“秦晋,匹也,何以卑我?” 公子惧,降服而囚(42)。

他日,公享之(43),子犯曰:“吾不如衰之文也(44),请使衰从。”公
子赋《河水》,公赋《六月》(45)。赵衰曰:“重耳拜赐!”

公子降,拜,稽首。公降一级而辞焉。衰曰:“君称所以佐天子者命重耳,
重耳敢不拜?”

「注释」

(1 )及于难:遇到危难。(2 )保:依仗,依靠。(3 )校(jiao):同
“较”,较量。(4 )狐偃:重耳的舅父,又称子犯,舅犯。赵衰:晋国大夫,
字子余,重耳的主要谋士。颠颉:晋国大夫。魏武子:魏诌(chou),晋国大夫
. 司空季子:名胥臣,晋国大夫。(5 )唐咎(qianggao)如:部族名,狄族的
别种,隗姓。(6 )俦:读chou. (7 )妻:嫁给。(8 )适:去,往。(9 )
就木:进棺材。(10)处狄:住在狄国。(11)五鹿:卫国地名,在今河南濮阳
县南。(12)野人,指农夫。(13)乘:古时用四匹马驾一乘车,二十乘即八十
匹马。(14)蚕妾:养蚕的女奴。(15)姜氏:重耳在齐国娶的妻子。齐是姜姓
国,所以称姜氏。(16)遣:送。(17)曹:诸侯国名,姬姓,在今山东定陶县
西南。(18)骈(pian):并排。胁:胸部的两侧。(19)薄:逼近。(20)僖
负羁:曹国大夫。(21)蚤:同“早”。贰:不一致。(22)盘飨(sun ):一
盘饭。置壁焉:将宝玉藏在饭中。(23)宋:诸侯国名,子姓,在今河南商丘。
(24)叔詹:郑国大夫。(25)姬出:姬姓父母所生,因重耳父母都姓姬。(26)
离:同“罹”(li),遭受。(27)靖:安定。(28)三士:指狐偃、赵衰、贾
佗。(29)齐(chai):类,等。(30)楚子:指楚成王,飨(xiang ):设酒
宴款待。(31)波及:流散到。(32)治兵:演练军队。(33)辟:同“避”。
舍:古时行军走三十里就休息,所以一舍为三十里。(34)弭:弓梢。(35)属
(zhu ):佩带。?:箭袋。?:(jian):弓套。(36)子玉:楚国令尹。
(37)晋侯:指晋惠公夷吾。(38)后衰:衰落得最迟。(39)秦伯:指秦穆公。
纳女五人:送给重耳五个女子为姬妾。(40)怀嬴:秦穆公的女儿。(41)奉:
同“捧”。匾(yi):洗手注水的用具。沃:淋水。盥,洗手。(42)降服:解
去衣冠。(43)享:用酒食宴请。(44)文:言辞的文彩,指擅长辞令。(45)
《河水》:诗名,已失传,《六月》:《诗。小雅》中的一篇。

「译文」

晋国的公子重耳遭受危难的时候,晋国军队到蒲城去讨伐他。蒲城人打算抵
抗,重耳不同意,说:“我依靠君父的命令享有养生的俸禄,得到所属百性的拥
护。有了百姓拥护就同君父较量起来,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过了。我还是逃走吧!”
于是重耳逃到了狄国。同他一块儿出逃的人有狐偃、赵衰、颠颉、魏武子和司空
季子。

狄国人攻打一个叫唐咎如的部落,俘获了君长的两个女儿叔隗和季隗,把她
们送给了公子重耳。重耳娶了季魄,生下伯俦和叔刘。他把叔隗给了赵衰做妻子,
生下赵盾。重耳想到齐国去,对季魄说:“等我二十五年,我不回来,你再改嫁。”
季隗回答说:“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再过二十五年改嫁,就该进棺材了。还是让
我等您吧。”重耳在狄国住了十二年才离开。

重耳经过卫国,卫文公子不依礼待他。重耳走到五鹿,向乡下人讨饭吃,乡
下人给了他一块泥土。重耳大怒,想用鞭子抽他。狐偃说:“这是上大的恩赐。
重耳叩头表示感谢,把泥块接过来放到了车上。

重耳到了齐国,齐桓公给他娶了个妻子,还给了他八十匹马。重耳对这种生
活很满足,但随行的人认为不应这样呆下去,想去别的地方,便在桑树下商量这
件事。有个养蚕的女奴正在桑树上,回去把听到的话报告了重耳的妻子姜氏。姜
氏把女奴杀了,对重耳说:“你有远行四方的打算吧,偷听到这件事的人,我已
经把她杀了。”重耳说:“没有这回事。”姜氏说:“你走吧,怀恋妻子和安于
现状,会毁坏你的功名。”重耳不肯走。姜氏与狐偃商量,用酒把重耳灌醉,然
后把他送出了齐国,重耳酒醒之后,拿起戈就去追击狐偃。

到了曹国,曹共公听说重耳的肋骨长得连在一起,想看看他的裸体。重耳洗
澡时,曹共公走近了去看他的肋骨。曹国大夫僖负羁的妻子对她丈夫说:“我看
晋国公子的随从人员,都定以担当治国的大任。如果让他们辅佐公子,公子一定
能回到晋国当国君。回到晋国当国君后,一定能在诸侯中称霸。在诸侯中称霸而
讨伐对他无礼的国家,曹国恐怕就是头一个。你为什么不趁早向他表示自己对他
与曹君不同呢?”于是僖负羁就给重耳送去了一盘饭,在饭中藏了一块宝玉。重
耳接受了饭食,将宝玉退还了。

到了宋国,宋襄公送给了重耳二十辆马车。

到了郑国,郑文公也不依礼接待重耳。大夫叔詹劝郑文公说:“臣下听说上
天所赞助的人,其他人是赶不上的。晋国公子有三件不同寻常的事,或许上天要
立他为国君,您还是依礼款待他吧!同姓的男女结婚,按说子孙后代不能昌盛。
晋公子重耳的父母都姓姬,他一直活到今天,这是第一件不同寻常的事。遭到流
亡在国外的灾难,上天却不让晋国安定下来,大概是要为他开出一条路吧,这是
第二件不同寻常的事。有三位才智过人的贤士跟随他,这是第三件不同寻常的事。
晋国和郑国是同等的国家,晋国子弟路过郑国,本来应该以礼相待,何况晋公子
是上天所赞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