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新疆为何一天新增61例无症状感染者?专家说法来了!

  专家提醒当地需高度警惕,相关的防控死角和病毒源头需要靠详尽的流行病学调查来找到。

  根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卫生健康委最新通报,10月31日0时至24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均为无症状感染者转确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61例,其中疏附县站敏乡和周边乡镇46例,与疏附县相邻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喀热开其克乡和皮拉勒乡15例,均为接受隔离医学观察人员。

  截至10月31日24时,新疆(含兵团)现有确诊病例54例(重症6例)均为喀什疏附县病例;无症状感染者219例,均来自喀什疏附县和克州阿克陶县。

  中国流行病学专家31日晚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新增的61例感染者可能因第一轮核酸检测时处于感染早期而未能检出,这次被检出或许是“扫除死角”的必经步骤。不过,专家提醒当地需高度警惕,相关的防控死角和病毒源头需要靠详尽的流行病学调查来找到。

  

  资料图:志愿者参与社区消杀工作。吴立群摄

  为何会新增61例?专家:或处于感染早期未能检出重复检测很有必要

  根据官方通报,由于克州的阿克陶县、阿图什市、乌恰县与喀什地区疏附县交界,疏附县疫情发生后,克州于27日完成全员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30日,克州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开展第二轮免费核酸检测,30日24时至31日18时,在阿克陶县与疏附县相邻的乡镇新报告无症状感染者15例,全部为接受医学观察的人员。而喀什地区的两轮全员免费核酸检测分别于27日和31日完成,除已公布的确诊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外,其余人员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也就是说,包括新通报的61例无症状感染者在内,全部新增无症状感染者均来自疏附县站敏乡和周边乡镇,全部为接受隔离医学观察人员。

  一位来自新疆的医学专家31日告诉《环球时报》,这61例无症状患者在第一轮的核酸检测中是阴性,之后第二轮的核酸检测出阳性,可能存在两种情况:一是他们可能处于发病的早期,核酸检测没能测出来,该专家的判断也与自治区新闻发布会上通报的情况相一致,新疆卫健委副主任顾莹苏称,新冠病毒从感染到能被检测出来有一定时间间隔,如果第一次核酸采样正好处于这个时间间隔内,则有可能不被检出。根据新冠病毒的潜伏期规律,新冠肺炎的潜伏期1至14天,常见潜伏期为3至7天,这是指90%左右的人在感染病毒后第3至7天内核酸检测会呈阳性,还有一些人少于3天,有些人多于7天。上述专家认为,另一种可能就是存在“假阴性”的情况。

  这也就是喀什及周边地区为什么已展开第二轮核酸检测。耶鲁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陈希31日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表示,新疆正在实施的重复核酸检测很有必要,如果传染范围不大,重复检测可以避免统计上因为“假阴性”而错漏,“毕竟咽拭子取样是在上呼吸道,感染早期那里病毒含量往往较低。”据顾莹苏在发布会上介绍,开展第二轮核酸检测,就是为在最短时间内精准识别筛查出尚处潜伏期的感染者。这既有利落实“四早”要求,为早治疗、早康复赢得时间,又有利于防止疫情传播扩散,全力保障各族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

  陈希同时提到,新疆的医疗运输条件可能与内地也有一定的差距,如果样本收集得过早或过晚,或没有正确保存、运输和处理样本,都是可能面临的挑战。

  新增感染或是“扫除死角”的必经步骤 但仍需高度警惕

  由于阿克陶县喀热开其克乡和皮拉勒乡新增的15例与疏附县相邻,上述新疆专家认为,不排除疫情在开始的时候就已在这些地方传播,他们都属于密切接触者或者是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但是具体的传播轨迹尚不清楚。不过,该专家说,克州跟疏附县一样在疫情早期就采取了居家隔离措施,虽然疫情有早期在社区传播的迹象,但是现在这些潜在的病例被检测出来了,“只要被检测出来了疫情就可控”。

  “新发现的感染或许是‘扫除死角’的必经步骤,通过这个步骤才能尽可能掌握人群的感染情况。”陈希说。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31日对《环球时报》表示,如措施采取得当,没有明显防控漏洞,大概7天左右新增病例数就会下降,14天左右会出现明显下降。因此他认为,新疆的疫情是否得到完全控制,还需再观察几日,现在应保持高度警惕。

  专家:防控死角和确定病毒源头需靠流行病学调查找到

  王广发认为,从公开资料看,新发病例仍均系无症状感染者,这一方面说明当地筛查非常及时,但另一方面或许也说明情况尚不能太乐观,“无症状感染者除了暂时症状较轻,还是有传染性”,倘若不断出现无症状感染者,说明防控可能存在某些死角。“这些死角都需要详尽的流行病学调查来找到,因为语言等因素,在民族地区做流调可能有一定困难,但这是一个必须加强的工作。”

  “传染病的防控主要就是三项,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易感者。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控制传染源,如果传染源不清楚,防控工作就会很有难度。”王广发说,如果源头无法找到,就很难在第一时间“堵上”,病毒就有可能继续从这个渠道不断出现,且最初和这个源头有接触的人员就难以被及时发现,进而可能变成新的传染源。比如,疏附县的疫情尚未明确源头,因此旁边阿克陶县的疫情到底是由疏附县传过去的?还是是疏附县的源头?尚无法分辨,“疫情后发的地方,不一定就是被传过去的‘下线’,也有可能是源头,还有可能是同一个源头传播出去的两个分支。”

  陈希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认为此刻除了检测外,追踪密切接触者的工作非常重要,因为这可以将社区传播扼杀在萌芽,以免今后不得已进行更大范围的封闭。

  王广发最后建议,目前新疆应对冷链食品和与疏附县集中爆发地有关联的重点人员快速进行筛查和追踪流调,“这可能比无差别的大规模全员检测更有效率,因为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快”。

  来源:天山网、 环球时报-环球网

  编辑:西西

  审核:倪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