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原标题:国际观察|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的背后:医护人员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近日,一名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意大利护士在担心自己会将病毒传播给他人后自杀。这也是意大利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第二名自杀的护士。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护士达妮埃拉·特雷齐

3月25日,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发表声明,伦巴第一家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达妮埃拉·特雷齐(Daniela Trezzi),自杀身亡,年仅34岁,死前她被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意大利国家护士联合会对达妮埃拉·特雷齐的死表达深层的悲伤和沮丧,称尽管还不清楚她确切的死亡原因,但疫情导致的工作压力,以及担心自己会感染他人的焦虑,都与此次悲剧有关。医护人员透露,特雷齐自3月10日开始,就因染病在家隔离,当地司法部也将调查她的死因。

该份声明同时提到了威尼斯一起类似的医护人员自杀案件。3月18日,一名任职于耶索洛行政医院感染科的49岁护士突然失踪,随后被渔民发现溺毙在河中。

经过警方调查,得知这名护士原先并非在感染科工作,而是在意大利疫情加剧后,自愿调到感染科协助照顾重症病患,不料突然出现发烧等症状,于是在家隔离并接受检测。然而,在接受检测的2天后,这名护士疑似因等不到结果,选择了自溺。疫情拐点遥遥无期,而感染风险、救治压力和心理压力正吞噬医护人员心理防线,而医护人员对意大利的医疗体系失去信心,这远比病毒的蔓延更为可怕。

据意大利国家医疗秩序联合会统计,从疫情爆发之至今,已有33名医生感染病毒死亡,当中50%是全科医生。另据统计,意大利目前已感染了5000多名医护工作者。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一家健康基金会发布的数字表明,大量被感染的医生的防护措施“仍然不足”。

伦巴第大区的贝加莫市,是这次疫情“重灾区”,对于医疗设备、甚至是防护口罩和一次性手套都不能保证,当地的一名医生抱怨,“他们正在徒手对抗病毒。”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穿戴防护装备的医务人员在意大利北部的贝加莫工作。

医院的医疗资源承受能力已到最大极限,院内的重症监护室已经满员,不少病人只能在急诊室和走廊上接受治疗。

伦巴第的一些医护人员说,医院无法满足需求,他们的床都快用完了。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除了工作条件,他们的工作状态也让人担忧。

连续十几个小时、超负荷的工作让医护人员几近崩溃。一名护士在采访中疾呼:“无论身体上还是精神上,我们快要撑不下去了。”

“我已经两周没见过家人了,只能看看儿子的照片,或与家人视频通话。”贝加莫一所医院的医生在社交媒体上写到。

一名为急诊部门和重症监护室医护人员提供心理疏导的心理医生表示,“他们神精绷得太紧了,有人担心在工作中犯错葬送患者生命,有人害怕操作不当导致自己感染。”

而更为虐心的是,在有限的医疗条件下,医护人员必须作出一个艰难的选择:

救谁?放弃谁?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据《每日邮报》报道,意大利医生必须按照一份指南,判断患者是否可以使用“稀缺”的资源,并将精力优先抢救年轻人上,因为他们的存活率可能高于高龄重症患者。

贝加莫市市长戈里(Giorgo Gori)表示,伦巴第大区因为医疗资源承受不住不断涌入的病患,“医生只能决定不给一些高龄患者插喉”。

一位意大利医生哭着说: 我们不得不在40岁的病人和60岁的病人之间选择...这太残酷了。

物资短缺带来的救治压力,除了医学上的,还有情感上的。

为了不消耗多余的口罩,所有重症病人家属都被要求不要来医院探视,多数病人都在孤独中离世。

意大利护士接连自杀 医护对医疗体系有多失望?

伦巴第大区的小城克雷莫纳一所医院的护士在采访时就带着哭腔表示,“死的人太多了,这是对我们的一种折磨,我们都开始怀疑自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不知道怎么帮助病人了。现实就是,我们看着他们死亡,我们内心也死了。”

死亡,悲恸,离别,无助,正在考验意大利这个曾经拥有“全球第二完善医疗体系”的国家。

目前,伦巴第政府参考中国武汉火神山医院的模式,正在紧急改建米兰市的国际展览中心,预计将可接收约500名重症患者。并且已动员退休医护人员与刚毕业的医学生紧急上岗,护理系许多大三学生获准上阵帮忙。意大利教育部长曼弗雷迪表示,此举可向国家医疗体系释放约1万名医护人员。

周馨怡 本文来源:封面新闻 责任编辑:周馨怡_NB12002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