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林海音的《城南旧事》中,惠安馆的疯子秀珍,真的是个疯子吗

《城南旧事》是作家林海音的代表作,1923年,林海音曾随父母迁居到北京,定居城南,《城南旧事》写得就是林海音小时候的故事。当然,既然是小说,就少不了艺术的加工,《城南旧事》最独特的一点就是,作者是以一个小孩子的视角去讲故事的,《城南旧事》的主人公,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女孩“英子”。

林海音写《城南旧事》的原因,是为了怀念自己的童年。童年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人生,然而谁能想到,林海音的童年,会那么温暖。就连最让人难过的秀珍,也在最后获得了满足。

《城南旧事》的故事,是从一个早上开始的,赖床的英子终究还是“屈服”在了保姆宋妈的鸡毛掸子之下。宋妈去赶集,英子跟在宋妈身后,路过惠安馆时,见到了被大人视为疯子的秀珍。

宋妈警告英子,不可以接近秀珍,可惜英子从来都不是个“乖孩子”。对秀珍的好奇,驱使着英子不断地去惠安馆观察秀珍。大人们说,疯子会伤害孩子,可是英子很快就发现,这个“疯子”不太一样。

秀珍总是喜欢站在惠安馆门口不向向外张望,时不时还摆弄着她的大辫子,好像在等什么人,这让英子开始怀疑,秀珍真的是个疯子吗?

在秀珍的讲述中,英子知道她的故事:她曾和一个叫思康的知青相爱,还怀了孩子。思康走了,未婚先孕在当时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她的母亲就在她生下孩子之后,将孩子丢在了城墙根下。

秀珍的讲述颠三倒四,看来她是真的疯了,而英子尚且还小,根本不可能理解秀珍的痛苦。英子只知道,她没能等来爱人,也丢了自己的孩子。

然后,英子就带着同情和好奇,和秀珍成了好朋友。英子可以在秀珍那里,捉到“吊死鬼”来喂小油鸡,还可以保持指甲上的花汁不会掉色。可秀珍想要的不是朋友,而是自己的孩子小桂子。

她说:“看见小桂子叫她回来,外头冷,就说我不骂她,不用怕”。她还说:“我有件事托你,看见小桂子就叫她来,一块儿找她爹去,我们要是找到她爹,我病就好了”。

于是,英子决定帮助她。可是小桂子在哪儿呢?“我”在哪里能看见她?又怎么把她带回来呢?秀珍只告诉英子,小桂子的脖颈后有一块青色的胎记,却没有告诉英子这些问题的答案。然而,英子就像是获得“主角光环”一样,真的找到小桂子了。

早上英子去惠安馆找秀珍,下午妞儿来找英子,两个小女孩一起踢串钱、唱小曲儿、喂小油鸡,然后英子无意间,英子就看见了小桂子脖颈后的青色的胎记,她终于得知,妞儿就是小桂子。

妞儿和秀珍的想认出奇地顺利,这是因为妞儿是否真的是小桂子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妞儿和秀珍一样不幸。

妞儿的身上已经被“高大的男人”用掸子抽打出一道道伤痕,但是如果在秀珍那里,妞儿就不用再挨打了,秀珍也找到了安慰。因此,在英子看来,她做出了自己这六年来最正确的选择,家人的关心和赞扬,也抵不过英子内心的震撼。

于是,一个精神不健全的女人带着一个六岁的小女孩踏上了寻找家人的道路。这样的组合,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可是,失败就一定意味着不幸吗?

秀珍是住在惠安馆的人,所以她注定逃不出灰暗(“惠安”的音译)的生活,她的一生都活得十分卑微,唯有年轻时候和思康的相爱,才让她体会到了快乐和尊严。思康的不负责任,也许可以被称之为“渣男”,但他又确实是秀珍灰暗生活里的一抹亮色。还有单纯地妞儿,她也是秀珍一生中最重要的人。秀珍最后不顾一切地带着妞儿去找思康,即寻找她的幸福。

秀珍是个疯子没错,可是她也有寻找自己幸福的权利,火车轧过身体的那一刻很疼,可是灵魂很舒服,因为她终于自由了。城南的人不会再叫她疯子,母亲不会再嫌弃她丢人,她也找到了自己的孩子,她已很满足,读者无需悲伤。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