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德约科维奇第17个大满贯 以及这三个人的时代

  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是个稳定又不稳定的球员。

  不稳定是指,他可以在2011年打出传奇的70胜6负拿下三大满贯后,在2012年只得一个澳网;然后从2016年夏天开始,一直低迷整整两年,中间掺杂着他的伤病、团队换人、他的无麸饮食是否影响到体能了之类的传闻。

  稳定是指,一旦进入状态,他就是网球史上最卓越的万能回球机。没有球打得死他,甚至没有球能让他发窘到打不出漂亮回球,没有对手能困住他。

  2011年他状态好时,五个大满贯里拿了四个;2014年他状态好时,一波八个大满贯他拿了五个。

  然后是2018年夏天调整过来后,过去七个大满贯,他拿了五个。

  不稳定是指,2020年澳网半决赛对费德勒,第一盘他开局乱七八糟,一度2比5落后。

  稳定是指,当他挽回了这2比5的颓势,抢下第一盘后,就一往无前,将费德勒连落两盘,击败了。

  那场赛后,德约科维奇自己承认:他开局很紧张。他一直在观察费德勒的移动,分心旁骛,回球粗疏。

  但,等他发现,费德勒并不在顶尖状态——赛后他强调,他认为费德勒身体状态不是最好——他又专注于打球了。于是举手投足,如有神助。

  比起去年温网决赛那场苦战来,这时的他显然意气风发得多。

  只要德约科维奇相信“这场比赛属于我,我能赢”,那就真没人挡得住他了。

  但就在打败费德勒之后,他的状态又奇怪地跌落平地:结果就是2020年澳网决赛,第二盘和第三盘,他被稳定的蒂姆,给打得乱七八糟。

  蒂姆,红土王子。在硬地也是这风格。

  之前,他打了4小时10分钟,以纳达尔的方式,熬赢了纳达尔。那场比赛,活像是两个纳达尔在对打。

  半决赛对兹维列夫,俩人各自显出风格来。兹维列夫依靠他凶猛澎湃的一发,拿下第一盘。但蒂姆抢回了第二盘。第三盘抢七,兹维列夫一度6比3,被蒂姆扳回来。第四盘,又是抢七。

  兹维列夫全场127个一发得手103个,但14个破发点只抓住5个。他像那种一踩油门飙出去,呼哧呼哧喘两下的司机。他打得虎虎生风时,蒂姆很是狼狈,第三盘一度飞身救球——赛后,蒂姆自己说,他在硬地场上不爱救球:太疼了。

  但蒂姆就是蒂姆。他的发球不够多样,反手不够凶猛,但他很坚韧。他承受着兹维列夫的澎湃海浪,在兹维列夫退潮时,稳稳地站住了。然后,赢了。

  去年法网,德约科维奇输给蒂姆那场,我在罗兰加洛斯。我记得那场球,虽然只看了一小半(因为要打包预备出发去雷恩了,次日有中国女足的世界杯比赛):以德约科维奇当世无对的万能回球,却经常被蒂姆压在底线。蒂姆的跑位、底线相持能力,以及一个又一个正手深击球,让小德很是不爽。我一个留在现场的朋友看完了比赛,后来概括给我听:

  “蒂姆磨赢了小德。”

  轻描淡写,但我也知道,这其中得有多少艰难细节,多少次回环往复的击球。

  2020年澳网决赛,又是蒂姆对德约科维奇。

  比赛开始那段,德约和蒂姆都打得让人感觉“如果你们半决赛这水平,现在就是费德勒和兹维列夫在打决赛了”。

  德约科维奇赢了第一盘。蒂姆则继续坚韧着:他知道自己的反手不够强劲,他的前五个发球局全都打到deuce平分,但他没退缩。正手反手,底线抽击,他一直在不怕失误地,向德约科维奇施压。

  这种铁杵磨成针的精神,让德约科维奇不稳定了。第二盘,每当德约科维奇回球略浅,蒂姆就凶猛地回球。他的底线长球让德约科维奇一直没喘过气。德约科维奇丢了第二盘,然后在第三盘回球信心全失,尤其是二发,绵软无力,不敢冒险。

  然后是超时,肉眼可见的不高兴,跟自己团队闹不愉快。

  如上所述,当德约科维奇高兴时,他是网球史上第一回球手。他的平衡、灵巧与反应,都让他几乎无法被打死。

  但不高兴时,他会焦躁,会跟观众、裁判、自己团队的人甚至球拍较劲。那会儿的他喜怒形于色,经常是眼睛眨巴着朝周围望一圈,然后低头,快速眨几下眼,一脸怨怼。

  1比2落后蒂姆时,德约科维奇看上去,又一副“老子不高兴”的样子出来了。

  但是……

  第三盘最后那几局,德约科维奇没停步。他奋力回击了。蒂姆还是赢下了第三盘。看起来,是德约科维奇的反击失手了。

  但如果您一直在看比赛,大概能发现,那几个回合,德约的球打得挥洒起来。俨然有种“输就输呗,放手抡几个”的架势。他的反手制胜球回来了。比起第三盘中间的动荡情绪,到输掉第三盘时,他抿着嘴,不那么急了。

  只要他找回节奏来,就没什么能阻挡他了。

  第四盘第三局,德约科维奇救回一个破发点。之后,他打得越来越自如。他的手脚都舒展开了,回球也愈发脆了。脆的结果是,蒂姆的失误开始增加了。

  不怪蒂姆,他一直在稳稳地回球,但德约科维奇的回球质量提高,给了蒂姆压力。蒂姆的正手必须冒险出击,不打狠一点,就不容易打死;但打狠了,失误就来了。

  第四盘,德约科维奇一个反手制胜分后,感觉全回来了。然后,他变稳了。当进入专注状态、眼里只有网球时,德约科维奇像个冷血杀手。他不会像费德勒那样打出想落天外的神落点,也不会像纳达尔那样每一拍都让你喘不过气,他只是给你这种感觉:

  “你必须冒着失误的风险打一拍狠的,不然你根本打不死他。”

  2比2,然后是第五盘。过去一年,蒂姆打到决胜盘是16胜5负,德约7胜7负。但没关系了:心情好起来之后,德约科维奇是无视一切数据的。

  第五盘一口气到3比1时,蒂姆真的进入了困境:他的体能不足以控制好正手,但正手回软了就是一拍被打死。

  于是,德约科维奇3比2拿下。跟蒂姆的表现没什么关系:蒂姆从始至终都打得正确且狠辣,德约科维奇只是自己波动了。

  当他的波谷时,就会输得很尴尬;当他在波峰时,就像第四第五盘:蒂姆毫无办法。

  就像半决赛后两盘,费德勒也拿德约科维奇没办法似的。

  决赛之前,蒂姆已经提到了:他此前罗兰加洛斯两次输给了纳豆,现在面对澳网之王德约科维奇,他会尽力,但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如果两天后我输了,我会耐心地继续努力。”

  他真是个好青年。我们都知道,一旦纳豆离去,蒂姆就是法网第一热门。

  但我们也得说一句:

  蒂姆26岁了,依然没有大满贯。

  不只是他,他身后的年轻人都是:

  梅德韦杰夫23岁了,没有大满贯。

  兹维列夫22岁了,没有大满贯。

  西西帕斯21岁了,没有大满贯。

  喂,对他们要求太高了吧?

  说到要求高,输给德约科维奇后,蒂姆这么致辞:

  “你和另两个人,将男子网球推到了一个新高度;我能为参与这个时代的竞争而深感自豪。”

  另两个人是谁?我们都知道的。

  关于德约科维奇和另两个人:

  ——德约科维奇第一个澳网,20岁。24岁时已经5个大满贯。

  ——费德勒第一个温网,21岁。24岁也是5个大满贯,拿到第16个大满贯时,28岁。

  ——纳达尔第一个法网,19岁。24岁那年年底收齐四大满贯,合计9个了。

  问题是,他们不只是年轻时刷大满贯。这三个人加起来超过100岁了,可是过去13个大满贯,都是上头这三个人包揽。实际上,过去67个大满贯,这三个人包了……56个?

  真不能怪这一代年轻人。只能说,这三个人,超乎常理了。自顾自在天顶你追我赶,一直延宕着蒂姆们大满贯的脚步。

  当费德勒超过桑普拉斯时,世界煞是惊奇。后来,纳达尔和他并列双骄。然后,德约科维奇在飞速逼近:

  20、19、17。

  真已经到了理论上,今年内就能追上的程度了。

  考虑到费德勒的状态,考虑到纳达尔对法网的统治,考虑到德约科维奇到秋天才33岁,以及他这种不稳定的稳定——过去一年半,总在生死之际特别稳定——当一切尘埃落定时,我们会看到三个20+大满贯,甚至,21+大满贯吗?

  不知道。

  (这么想想,恰好赶上跟这三个人一起卯的穆雷,真是运气不算好……)

  总之,珍惜吧。

  无论是技战术、球员魅力与个性,都能碰撞出独一无二的火花。

  我们身处的,这三个人都还在世界之巅的此时此刻,就是网球史上,最伟大的时代了。

  本文来自公众号@张佳玮写字的地方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