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生态链企业营收利润差距明显 "去小米化"求利润

自2019年小米执行“All in AIoT”战略,并宣布五年内在此领域投入500亿元,已近两个年头。小米Q3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小米共投资超过300家公司,总账面价值人民币395亿元,同比增长37.5%,投资总价值为506亿元。


纸面数字的增长外,小米还收获了两家上市公司。


10月29日,经历诸多波折,九号公司终于在科创板上市,成为科创板“VIE+CDR第一股”;今年2月,石头科技在科创板上市,加上2018年2月和9月在美国上市的华米科技和云米科技,目前小米生态链已经集齐四家上市公司。


其中,华米科技是中国首家登陆美国资本市场的智能硬件创新公司,主要为小米提供智能手环产品;云米科技主要为小米提供净水器产品;石头科技主要提供扫地机器人产品;九号机器人主要为小米提供平衡车、电动滑板车产品。


截至11月底,四家企业相继发布了今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其营收和利润水平已经拉开较大差距。其中,九号公司营收领先,营收最低的石头科技却实现了最高的净利润和毛利率,且表现出强劲的增长趋势。而两家营收总数相近的企业九号公司与华米科技,前者利润已是后者两倍。


尽管营收、利润水平差距不小,但四家公司的战略方向始终一致:通过“去小米化”以谋求更大的利润。但事实显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去小米化”之路仍不顺利,为实现这一出路,几家企业依然在经历阵痛。


截至11月30日美股盘前,云米科技报5.64美元/股,总市值3.92亿美元;华米科技报12.32美元/股,总市值7.63亿美元。11月30日A股盘后,石头科技报792.41元/股,总市值528.27亿元;九号公司71.35元/股,总市值502.37亿元。


石头科技利润表现最好


在今年三季度财报中,小米特意表示,“2020年10月,我们的投资公司九号有限公司在科创板成功上市,代表了资本市场对小米生态链企业的认可。未来我们将以开放共赢的生态模式,赋能更多的优质企业。”


对比四家企业,九号公司的确是营收最高的企业。从三季报数据来看,九号公司总收入23.161亿元,其次是华米科技(22.351亿元)、云米科技(14.867亿元)、石头科技(12.035亿元)。


在营收的同比增长上,依然是九号公司最快,达50.19%,其次是云米科技(39.01%)、石头科技(33.03%)、华米科技(20%)。


不过,在净利润指标上,石头科技最高,为4.39亿元,其次是九号公司(1.693亿元)、华米科技(0.811亿元)、云米科技(0.349亿元)。从毛利水平看,也是石头科技最高,毛利率为54.76%,之后依次是九号公司(27.19%),华米科技(20.58%),云米米科技(17.1%),


从近两年业绩来看,石头科技的毛利率在环比上呈增长趋势,是始终处于增长的唯一企业。


微信截图_20201130210309.png

来源:时代财经


图片1.png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


石头科技公司相关负责人对时代财经表示:自有品牌占比不断提升,带动了公司整体毛利率的提升;此外,公司推出的高价位段新品销量较好,以及扫地机器人行业整体渗透率的提升,也是推升公司毛利率的重要因素。


产业分析师丁少将对时代财经分析指出,这四家公司赛道不同,但从产品的市场上来看,这两年扫地机器人是一个新兴市场,普及需求和消费升级双重作用下,市场在不断扩大,石头科技在自有品牌打造上投入了很多资金,线上和线下也同步发力,目前来看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是不错的。


以“去小米化”求利润


目前四家公司中,小米合并雷军系资本占股分别为:24.7%(石头科技)、39.7%(华米科技)、40%(云米科技)、21.82%(九号公司)。尽管皆为小米生态链企业,这些公司却都在努力去除小米的烙印,而利润正是这些企业逃离的重要原因。


在2018年的小米6X发布会上,雷军表示:“每年整体硬件业务(包括手机及IOT和生活消费产品)的综合税后净利率不超过5%,如超过,我们将把超过5%的部分用合理的方式返还给小米用户。”


这也意味着,小米生态链企业很难在小米品牌产品上获得较大利润空间。从营收来看,目前各家公司的自有产品营收占比在日渐扩大,并且不断尝试摆脱公司品牌形象中的小米烙印。


九号公司就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与小米之间的合作关系仅包括小米的财务性投资和小米作为公司主要渠道之一销售定制产品,公司在资产、人员、财务、机构、业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并不属于小米定义的典型生态链企业。”


该公司财务数据也表明,2017年至2019年,与小米集团发生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0.19亿元、24.34亿元和24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3.76%、57.31%和52.33%,下降趋势明显。


石头科技财报则显示,公司来自小米的营收占比从2016年的100%降为2019年的34.37%;同样,云米科技来自小米渠道的营收占比也逐渐下降,2016年~2019年,来自小米营收从84.7%下降到45.4%。


华米科技年报显示,2015年、2016年,小米可穿戴产品占华米总营收比例分别为97.1%、92.1%,其中净利润分别为-0.38亿元、0.24亿元。虽然小米撑起了华米几乎所有营收来源,但不能为华米带来丰厚的利润。至2019年,华米自有品牌业务营收占比上升到41.3%,代工小米品牌营收下降至58.7%。


本月底,华米科技在财报中表示,2020年Q3毛利率的下降是受产品组合的影响,2020年第三季度,小米和自有品牌产品的总出货量与去年同期持平,但毛利率主要是由于小米产品的利润率较上年同期有所下降。


同样在Q3财报电话会议上,云米科技管理层也称,公司已经大力推进两个新产品类别的推出,管理层认为这将在2021年成为非常重要的增长支柱。同时,公司也在加快发展自有品牌的扫地机器人业务。


可以看到,云米自有品牌扫地机器人的销量同比及环比都增长了好几倍,这些产品非常受欢迎,符合一般行业趋势。实际上,这些产品的毛利率比总毛利率要高出许多,随着它们对整体收入的贡献逐渐增加,这将推动公司整体利润率的上升。”


“还是得发展自有品牌,这样才有(利润)空间”,上述石头科技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


“去小米化”行路艰难


不过,从目前来看,物联网观察人士杨剑勇认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尴尬之处是很难完全“去小米化”。


以华米为例,其与小米在2017年10月签订了商业合作协议和战略合作协议,其中战略合作协议于2020年10月到期。


而就在10月19日,华米宣布,其和小米公司的战略合作协议将再延长三年。根据这一延长条款,在发展小米可穿戴产品方面,华米将保持现有的最优合作伙伴地位。双方还将在可穿戴设备的AI芯片和算法的研发方面,建立最优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杨剑勇表示,华米自有品牌的智能手表的竞争压力太大了,还有华为、苹果这些大厂在。“这些生态链企业高度依赖小米,自有品牌培育难度较大,倘若没有小米,谁会去买他们的产品?”


另以石头科技为例,要摆脱小米烙印,就要逐步降低与小米关联交易占比,不断加大自有品牌的宣传与推广,这也导致了营销支出成倍增长。在2019年,其销售费用支出同比增加116.66%至3.54亿元,占总营收比例8.4%。


丁少将也认为,目前来看,小米依然是生态链企业无法割舍的一个存在。而九号公司公开称不属于典型意义上小米的生态链企业,只是为了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想要进军中高端市场,小米品牌过深的印记对他们是不利的,所以在宣传上会不太愿意说自己是小米生态链公司。”


此外,丁少将称,“去小米化”对小米来说没有太大威胁。即便生态链企业的自有品牌做大,但小米依然是投资人,在资本市场上也会获得很好的收益。


(编辑:王星)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收集的部分公开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及用于网络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也不构成任何其他建议。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网友自主投稿和发布、编辑整理上传,对此类作品本站仅提供交流平台,不为其版权负责。文中图片除非有标注外,均来源于网络。如若发现有侵犯您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邮箱:[email protected]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