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孙家栋:妻子是一生最美的神话

这一年12月8日,魏素萍临产,孙家栋却忙得抽不开身。当阵痛袭来时,魏素萍渴望能握住丈夫的手,然而,直到女儿出生的第二天晚上,孙家栋才赶到。身体虚弱的魏素萍幽怨地看着丈夫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什么工作能比老婆生孩子更重要?”

孙家栋伏在妻子床前,默默地握着妻子的手,半晌才费劲地说:“你……你知道的,我确实很忙。”看着丈夫眼里布满血丝,一脸疲惫和憔悴,魏素萍心疼地问:“几天没睡了?”

婚后30年才知丈夫工作

1970年4月24日,“东方红1号”发射成功,世界为之一惊。举国欢庆中,魏素萍仍不知道那是丈夫的杰作。

直到1985年10月,中国航天部宣布中国的运载火箭要走向世界,进入国际市场。随着电视向全世界直播“长征3号”运载火箭将国外的卫星送上太空,与孙家栋生活了近30年的魏素萍才知道丈夫是干什么的。

1994年9月,魏素萍患上了胆结石。此时,中国第一颗大容量通信卫星发射在即,孙家栋要前往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临行前,魏素萍一边为丈夫收拾行装一边说:“你出差了,我正好借这个机会到医院做手术。”

11月24日,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各项工作都已就绪。正是这一天,做了胆结石手术的魏素萍突发脑血栓,并落下了偏瘫的后遗症。

消息当天便传到了发射场,几乎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唯独孙家栋被蒙在鼓里。一周后,卫星被成功送入太空,孙家栋放松下来,顿时觉得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疲乏无力。可是,他还要立即赶回北京主持与美国航天代表团的谈判。孙家栋强撑着疲惫的身体完成谈判,随即累倒了,被送到附近的海军总医院。

躺在医院里,孙家栋才想起妻子:妻子手术怎么样了,这段时间怎么没有一点消息?孙家栋很快弄清了情况,经他再三要求,老两口住进同一个医院治疗,并被安排到了同一间病房。

此时,孙家栋和魏素萍分离两个来月,竟因为疾病在同一所医院的同一间病房相聚。虽然不能互相照顾,但能互相看着对方,夫妻俩心里都踏实了。

终年不见人影的丈夫终于一刻不离地陪伴在身边,可自己却半边身子不听使唤,魏素萍沮丧不已。孙家栋却有了补偿妻子的好机会。

每天早晨,孙家栋搀扶着行动不便的妻子在疗养院的林荫小道上散步,一边走一边和妻子拉话。说着说着,魏素萍乐了:“我是因祸得福呢。除了第一次见面时,你滔滔不绝地和我谈了20多个小时,以后再也没听你说过这么多话。”

孙家栋感叹道:“一眨眼,我们都是快70岁的老头子老太太了。这么多年,让你受累了!”魏素萍眼里一热,感叹着:“我等了你一辈子!就盼着什么时候能像别的女人一样,和丈夫守在一块。好不容易等到了,我却老了,连身体也残了。”

孙家栋无言以对。30多年前,那个美丽的姑娘走到自己身边,可是从那天起,她便孤独地守着家;当别人的妻子小鸟依人地和丈夫花前月下时,她的丈夫却远在大漠戈壁。“老伴,嫁给我,你后悔过吗?让你等了一辈子,等我留在你身边再也不走的时候,也是我再也走不动的时候了。”

魏素萍将头靠在丈夫肩上,喃喃地说:“如果有下辈子,我还要做你的老婆,把这一辈子没能在一起的时间都补回来。”

一年后,魏素萍身体康复了。

50年岁月刻下爱和奉献

2004年2月25日,75岁的孙家栋被任命为中国探月工程的总设计师。作为总设计师,孙家栋更忙了。

2006年12月,魏素萍又患重病做了大手术。手术之后的后续治疗痛苦不堪,魏素萍第一次感到恐惧,对丈夫充满了依恋,生怕丈夫的一次出差,就成了夫妻间的遗憾。尽管孙家栋尽量压缩在外的时间,然而这时,“嫦娥1号”已进入了奔月倒计时,有无数的事情和技术难题等着他去解决。

那天,孙家栋又要前往西昌发射中心。眼看丈夫收拾行装,魏素萍心中不舍,强忍着泪说:“有时间就快点回来,你知道我在等你。”

孙家栋将妻子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70多岁的妻子经历这样一场大磨难,自己却不能守在身边,孙家栋内心酸酸的,这辈子欠妻子的太多了。

孙家栋走后,魏素萍才发现,丈夫已将她在家里要用的东西都准备好了。生怕她看不清药瓶上的小字,孙家栋在每个药瓶上都重新贴上了标签,写清了服药的时间和剂量。

2007年10月24日,“长征3号甲”火箭运载着“嫦娥1号”腾空而起直刺苍穹。看着电视直播的魏素萍止不住地流泪。当孙家栋清瘦的身影出现在屏幕上时,魏素萍忍不住伸出手抚摸屏幕上丈夫的脸,喃喃着:“老伴,这样的一辈子,值呢!”这对聚少离多的夫妻,用一生的相思将牺牲和奉献刻在了50多年的流金岁月里。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