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独家丨孙家栋和他的北斗梦

1951年留学苏联前夕,时任空军俄文翻译

当时,孙家栋经济窘迫,决定去找一位在沈阳的同学,也是他三哥的同学。在同学家,他巧遇在哈尔滨工作、出差过来的三哥。三哥告诉他,哈尔滨已解放,著名的哈尔滨工业大学将很快恢复。孙家栋去了哈尔滨,1948年9月,他通过资格审查,进入哈工大预科班专修俄文。

1950年元宵节,很多同学都回家吃团圆饭去了。这天,孙家栋本来准备午饭后要去住在哈尔滨的姐姐家,但听说晚饭加餐有红烧肉吃,这使得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吃了晚饭再走,那年月能吃上红烧肉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正吃饭时,学校主管人员来到饭堂向学员们宣读通知:新中国的空军要招人,有意者可自愿报名。不满21岁的孙家栋当即填报了从军申请,当天报名、当天批准,当晚他便登上了前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航空学校的列车去报到。

从飞机制造到卫星研制

1951年9月,孙家栋因品学兼优,和另外29名军人被派往苏联茹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在苏联茹柯夫斯基空军工程学院学习了7年后,孙家栋本以为会和飞机打一辈子交道,没想到,回国后连飞机是什么样都没有看到,就被分配到了当时国防部五院一分院(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的前身)总体部,那年“五一”节前,他第一次见到了时任五院院长的钱学森。

尽管处在一个“领导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年代,但当时的孙家栋脑袋里也还是转不过弯:“我学了这么多年的航空,去搞导弹?”这让孙家栋这批人感觉到压力很大,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的工作热情。于是,没有更多的想法,他一头扎进了导弹研制的相关工作中,这一做就做了9年。而人生的转折,有时候来得就是如此突然。

为了确保1970年能将第一颗人造卫星送上天的目标,1967年,中央决定组建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由钱学森任院长。钱学森亲自点将,让孙家栋重组卫星研究队伍,这一年他37岁。已是五院导弹总体设计部副主任的他,再次放弃自己熟悉的知识,进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孙家栋为之一生的卫星事业,由此展开。

上世纪70年代孙家栋在卫星研制现场领导研制工作

见证中国航天全过程

来到空间技术研究院后,孙家栋提名了戚发轫、沈振金等18人,组建成首批队伍。这18人成为了后来中国卫星发展史上有名的“航天卫星十八勇士”。

经过数年的努力,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发射升空,全国人民欢声鼓舞。

之后,孙家栋所经手研制的卫星越来越多,并开辟许多新的领域,创下许多新的记录:第一颗科学实验卫星、第一颗返回式遥感卫星、第一颗通信卫星、第一颗资源探测卫星、第一颗北斗导航卫星,第一颗探月卫星……

1999年9月18日,孙家栋获得国家颁发的“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同时受表彰的还有钱学森、邓稼先、任新民等人。

1999年9月18日,孙家栋获“两弹一星”勋章

十年后,孙家栋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参加指挥的北斗导航定位卫星发射任务又一次获得圆满成功。这是中国自主研制发射的第100个航天飞行器,这之中孙家栋担任技术负责人、总师或工程总师的就有29颗。孙家栋亲历、见证、领导了中国航天从起步以来的全部过程。

军功章上有妻子的一半

孙家栋与妻子魏淑萍的爱情故事放到现在就是一场浪漫的“闪婚”故事。1959年,经同学妻子的介绍,孙家栋与当时哈尔滨市立医院的内科医生魏淑萍一见钟情。25天后,孙家栋搭乘前往哈尔滨的火车,与魏淑萍见面。两个年轻人一见如故。在经过了100天的书信往来后,两个人就此踏入了婚姻的殿堂。

年轻时的孙家栋和魏淑萍

婚后,孙家栋依然是一心埋在了靶场上,心心念念的只有他的一颗颗卫星。连妻子生下老二,他都不知道。魏淑萍出院,都是医院的护士找了辆板车将她和孩子拉回了家。但魏淑萍却不觉得心酸,心里想着的是这就是孙家栋的工作,她理解她更支持。

1994年11月24日,魏淑萍突发脑血栓住院,半边身子失去了正常控制。彼时孙家栋已经在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发射场的各项工作都已就绪,卫星发射恰好进行到最紧张的时刻。魏淑萍生病的当天,发射场的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唯独孙家栋不知道。一周后,卫星被成功地送入太空,孙家栋也因劳累过度,在随后赶回北京主持的与美国航天代表团的谈判会议上晕倒,同事们用担架把他抬进了附近的医院。

夫妻两人双双躺进了医院,却也“因祸得福”,在医院休养的日子成了他们婚后第一次朝夕相处最长的时间。孙家栋恢复后,请假在医院照顾半瘫痪的妻子。经过他的精心照料,一年后魏淑萍的身体居然奇迹般地恢复了。

1999年9月,当江泽民总书记代表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授予孙家栋“两弹一星功勋奖章”,回家后,孙家栋给妻子带上了奖章,并说: “这是你的奖牌,是我给你得的奖牌!”

孙家栋与魏淑萍在北京香山

北斗的未来在应用

作为北斗二代的总设计师,孙家栋认为,北斗一定是要大力发展,从当前整个世界政治格局看,这种民族的产业和平台一定要自主,只有自主,才能可控。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国家安全、社会和谐、生活幸福。

但航天说到底只是一个平台,他本身不会产生什么成果。“就好比汽车,汽车生产出来,不拉人、不拉货一样没价值,航天也一样,航天真正的效益要发挥出来,要靠这批应用航天成果的专家。”孙家栋说。

孙家栋指出,现在国家已经将卫星应用产业,提高到了非常高的高度。但是既然应用是产业,平台的任务就是“长期性、永久性、发展性”的储备,“如果产业发展起来了,平台没了,这怎么办?”

反过来,地面应用的不断丰富,也将促进天上平台的改进。因此,“北斗系统接下来要发展的话,要非常细心倾听地面有什么好的需求和要求。”

事实上,孙老最关注、最倾心的问题是北斗的应用,他再三重申“北斗的产业化和社会化应用是当务之急,重中之重!”当国家领导人询问用最简练的语言来诠释北斗导航卫星系统应用的意义和价值时,据说孙老睿智的回答:“如果说东方红卫星证明了我们有没有;神舟载人航天证明了我们敢不敢;嫦娥探月工程证明了我们行不行;那么北斗导航系统必须证明我们能不能,能不能用,能不能好用,能不能用好!”

在应用推广方面,孙家栋指出,首先是进行市场培育。“比如,对空间段的保证,不能说今天发六颗星,明天就坏三颗,那谁还买你这个终端机?一定要让用户觉得方便可靠。GPS在市场上有如此大的份额,你不可能把它都挤出去。我的想法是,加强和美国GPS的联系,尽量做到交互操作,同时不影响我们系统的独立自主。也就是做到兼容,让我们的用户机既可以接受GPS的信号,又能接受北斗的信号,两个信号可以同时综合使用,提高精度。当然相关终端也可以关闭GPS功能,独立工作。”

孙家栋强调,我们使用的所有终端设备,要特别强调国产化。假如到了2020年,“北斗”的产值是4000-5000亿元,而其中有3000亿元是买外国的零部件回来组装的,中国的附加值就1000亿元——“咱们千万别干这个事。”孙家栋说,“在这个问题上,国家要下决心。”

他也非常客观地告诫我们,北斗尚不能一下子和GPS并驾齐驱,因此,北斗和GPS兼容导航而不是多模切换更有意义和价值。“和GPS抗衡,我们还有十分漫长的路要走。”

孙家栋与中海达董事长廖定海在第二届卫星导航年会上交谈

2018年12月27日,北斗三号基本系统完成建设,开始提供全球服务。这标志着北斗系统服务范围由区域扩展为全球,北斗系统正式迈入全球时代。北斗迈出的这一大步,背后凝结着无数如孙家栋一样的老一辈科学家的心血和无私奉献。

孙家栋检查北斗工作

北斗之梦,不再遥远

航天赤子,爱国情长

北斗之路仍在继续

点击看北斗系统最新成果:

重磅 | 北斗系统正式迈入全球时代!

点击看中海达廖定海畅谈北斗梦:

关注│中海达廖定海:精耕北斗,专注创造未来

点击看中海达全新北斗测量引擎利器:

新品丨从里到外都是你想象不到的优秀,北斗海达TS7来了!

点击看如何使用中海达产品做轻松甲方:

应用丨铁路项目上,当个轻松的甲方有多难?

向为北斗奉献青春的科学家们致敬!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