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大学生情侣实习期间烧炭自杀 责任在谁?

十天前,南京仙林地区的万达茂某酒店内,一对青年男女在客房内死亡多时后被人发现,经过警方初步调查,这对青年男女系情侣关系,是甘肃兰州一所院校的大三学生,事发前在酒店附近一家工厂实习。事情发生后,两名学生的父亲陈启雄和薛守国接到消息后均来到南京了解情况,但一连多日过去了,他们感到愈发困惑和心力交瘁。

“养到这么大,说没就没了。他们为什么要自杀?他们还是在校生啊!实习单位是学校联系的,中间还冒出一个劳务公司,难道他们不负有管理责任吗?现在各方都在推卸责任!”10月20日,自杀男生的父亲陈先生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情侣酒店内烧炭自杀

三天后被发现

23岁男生小陈和20岁女生小薛均为甘肃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2018届学生,大三在读。他们的家都在甘肃白银市靖远县。男生小陈的父亲陈启雄说,两个孩子今年7月被学校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集团旗下某公司实习。

11.jpg

出事女孩小薛生前照片

出事女孩小薛的舅舅王先生说,10月10日那天,家长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表示是南京景煌劳务公司的,并且告知家长,小陈和小薛已于6日晚间在工厂附近的酒店内死亡,劳务公司因没有班主任电话,希望通过家属联系校方。家长最开始以为是电话诈骗,但后来还是联系了学校询问,学校回复有点支支吾吾,说两名学生疑似失踪,其他并不清楚。

22.jpg

出事男孩小陈生前照片

小陈的父亲陈启雄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儿子在10月2日至5日还曾给家里打过电话报平安以及聊聊工作和生活,说不要为他担心,当时并没有察觉他有任何自杀倾向。

10日晚间,同县不同乡的两名学生家长一同前往小薛和小陈的实习工厂,并从摄山派出所得到证实,两个孩子均已死亡。陈先生称,当时民警口头告知,经法医鉴定,两人血液内碳氧浓度很高,属于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两名学生曾在客房里烧炭,系自杀身亡,并非刑事案件。小薛的舅舅王先生告诉记者,从监控以及酒店登记来看,他们是10月6日入住,当时预订住三天,6日当天入住后,两人也多次进出酒店,但夜里11点之后再也没有出来。直到预定的房间到期后,宾馆发现这间客房异常,才请人开锁,发现一男一女死在房间内,当天就报了警。

学校与企业直接对接

中间冒出了一个劳务公司

据了解,此次事件还涉及到南京一家劳务公司,即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对此,两名学生家长一直困惑不解,学校老师说是跟工厂签的协议,怎么又出来个劳务公司?后来才得知,这批学生输送到中电熊猫,是校方跟中介公司的合作。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找了兰州本地一家中介,这个中介找了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记者从“天眼查”搜索得知,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07年,主要经营范围为人才供求信息的收集、整理、储存、发布和咨询服务,人才信息网络服务,人才培训,劳务派遣经营(按许可证所列范围经营),人力资源外包服务等。

小陈的父亲陈启雄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今年7月,儿子被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安排到南京中电熊猫旗下某公司上班,当时他们家长被告知,这是顶岗实习。可后来得知,不存在顶岗实习,他们就是去上班的。他认为,如果是顶岗实习,应该有老师跟随指导,对实习生进行相应管理。

10月20日傍晚,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联系上了兰州石化职业技术学院一位老师,对于此事的最新进展,这位老师闭口不谈,一直强调学校有专门对接媒体的部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咨询该部门。随后,这名老师直接挂断了电话。

家属希望

各方能有一个合理解释

在小薛的舅舅王先生看来,外甥女小薛20岁,花样年华,而且是在校生,在工厂实习期间自杀身亡,学校和工厂双方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称,在此期间家属分别和校方、厂方联系,但一直无果,直到12日才得到回复。“校方称已把学生委托给厂方管理,厂方给学生发放工资,此事应是由厂方负责”。随后家长前往工厂,却被工作人员拒绝接待。王先生还告诉记者,两个孩子的家庭在靖远县都属于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他们在南京无相关单位接待,也无经济能力,所以五天后便回兰州了。

20日,陈启雄告诉紫牛新闻记者,他回到兰州后找到学校交涉,但校方人员说校方无责,本着人道主义原则,可以补偿他两万元。“我儿子都没了,难道就拿这两万元回去?我还有很多困惑,校方和厂方是在踢皮球。”陈启雄说,20日他与校方又谈了一次,校方态度依旧,他认为校方是在推卸责任。

为能够具体了解到此次学生实习的背景,10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了栖霞区太新路92号附近,按照导航的提示,此处应该是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在这处大院内,零零散散的门面房立着各式招牌,可就是没有“景煌人力”等字样。一名店主告诉记者,这里以前有很多劳务公司,可都搬到了前面不远处的新小区门面房了。随后,记者又来到了新小区,果然发现了不少劳务公司的招牌,可依然没有发现南京景煌人力资源有限责任公司。在此处开店的一家劳务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她知道景煌劳务,可早就从太新路92号搬出去了,现在具体的办公地址她也不知道。

对于儿子实习单位的地址,陈启雄说虽然之前去过,但也说不清具体地址,也说不清全称。记者问他,有无向学校索要实习单位全称及地址,陈启雄说索要的,但校方拒绝。紫牛新闻记者通过导航查询,中电熊猫集团旗下单位在栖霞区有多处。20日下午,紫牛新闻记者根据出事女孩小薛的舅舅王先生提供的一个定位地址,来到中电熊猫集团某生产单位,但保安拒绝记者来访,也拒绝向上级以及公司行政部门通报,让记者去找总部,但拒绝告知公司总部地址。

还不上网贷双双自杀?

家属回应:不应该

网上传言两人自杀的原因可能是还不起网贷,据称,在男孩陈某的衣服里面有个皮夹,里面有纸条写着“ 生活得很累” “看不到希望”等字样。

对此,出事男生小陈的父亲说,据他所知儿子并没有借网贷,不过女生可能借的,但具体不知情。小薛的舅舅王先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出事前,我们并不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现在才知道是情侣关系,但从种种迹象看,不可能是因为感情问题想不开,虽然听说他们借有网贷,但数量并不多,不至于为此事双双自杀!”

原标题:甘肃大学生情侣实习期间烧炭自杀 前一晚还曾向家里报平安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