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吉林舒兰封城,竟然是因为1个人传染了14个人

前一阵对疫情的关注已经变淡或者说已经麻木了,尤其是美国极速上升的数据。可是最近 疫情又来了个反扑——吉林市5月11日,全国上下恢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东北小城舒兰突然告急“封城”,近三天内成了全国疫情防控的焦点。

此前未有本土病例的舒兰,本轮疫情的首个通报病例是舒兰市公安局一名45岁的洗衣女工,结束了吉林省73天无本地新增确诊病例记录。随后4天,围绕该女子,包括其丈夫、姐姐、姐夫、密切接触者等14人确诊。但该女工15天内没有省外出活动史和返吉人员接触史,但传染源至今尚未查出,她是不是本轮疫情源头也仍无定论。

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些病人的潜伏期可能比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更长,他可能传染给了这个洗衣工,而这个洗衣工的潜伏期比较短,可能两三天就发病了,而真正的源头病人可能感染以后,七八天才发病,潜伏期是具有传染性的。如果像这种情况的话,就非常难判断,到底是谁传给谁的。

舒兰的这次疫情已经出现三传,既人传人传人传人,这种传播方式很容易导致可怕的指数增长。目前火车停运,小区封闭管理,已复学的初高三年级学生恢复网上授课模式.封城中吉林舒兰,萧条感的强烈,何止疫情本身。

针对舒兰市的疫情形势,吉林省官方表示将把追根溯源作为当前的首要任务,扩大流调范围,对确诊病例、疑似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和次密切接触者进行全面追踪,以期最大限度管住传染源。

舒兰已组成7个流调小组,排查人数超过2000人,追踪到密切接触者近300人。病毒在哪里,管控就到哪里,这和你是哪里人没有关系,任何地方的人,在病毒面前都一样。

在全球疫情蔓延国内复工复学大势之下,严防反弹绝非空话。守住净土谈何容易! 世界上还有一例病毒没断绝,我们每个人都还有危险。舒兰,你可以的。

在封城的舒兰,暖心的画面出现了,一位禾田农机老板自愿出动3台农用喷药车,将车辆装上消毒液体,对市区街道进行消杀工作,3台车辆并排行驶霸气十足,获得市民称赞。

舒兰位于哈尔滨和吉林市之间,是吉林省吉林市下属县级市,背靠长白山地,面向东北平原,拥有60万户籍人口,只等于湖北一个县,GDP只相当于江浙一个乡。且属于山区,非交通陪你枢纽,封锁的难度和成本、影响都很小。

这座为了推广自身知名度而找来袁隆平担任市政府首席顾问的城市,没想到如今以这样一种方式出名。抱歉这样的情况下,才知道有这么漂亮的城市,舒兰是个好地方。

舒兰这个城市名字挺好听,像个小姑娘的名字,也像花的名字。舒兰与兰花无关,是满语“舒勒赫”的音转,字面意思含义为果实或梨子。

舒兰和榆树、五常的母亲河拉林河,发源于张广才岭山脉的老爷岭,为松花江支流,拥有最适合稻米生长的水土,河畔的五常大米名满天下,但同样优质的舒兰米,名气却不大。

最后,舒兰,加油!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