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东进台湾、南进越南 NB供应链大迁徙一触即发



随着全球产业的变动,NB供应链曾历经2次大迁徙。首波在1996~2000年间,当时中国劳力成本与厂房土地成本,均远低于台湾,在品牌客户压力下,当时的五大ODM厂广达、仁宝、英业达、华宇与大众,全数搬迁至华东;第二次是在2009年,重庆、成都大力补贴,一样从品牌厂开始,拉动一串NB供应链从沿海迁至内陆。如今供应链迁徙正面临第三波的大迁徙。


全球约9成NB在中国制造出口,有完整供应链,牵一发就动全身,然在加征关税压力下,NB供应链不得不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6月17日将举办公听会,讨论3,805项关税清单,总计约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产品,是否要加征25%关税。公听会结束7天内可提出反对意见,美国贸易代表署再针对各方意见,决定是否加征关税,NB、智能型手机及消费电子,都纳入其中,台厂将首当其冲。

本以为风波已平 殊不知暗潮汹涌


中美贸易战在2018年7月美国加征关税后,NB ODM应客户要求,2018年下旬便推出应变计划,然由于贸易战在2019年初,逐渐缓和,ODM反而将精力摆在搬迁已受影响的服务器及网通产品,但在2019年5月,就在双方将在华盛顿协商的前夕,川普再发Twitter,表示除了要将2,000亿美元商品从10%提高至25%,也要把剩下未纳入的3,000多亿美元产品,加征关税。


情势急转直下,杀的NB ODM与品牌厂措手不及,广达副董事长梁次震就坦言,他刚从美国回来就看到此消息,实在来的太突然,广达也只能用最快的方式来因应。不只广达,所有ODM厂都将原本束之高阁的应变计划,重新沙盘推演。业界推估,随着中美彼此的态度转为强硬,并且协商停摆,NB被纳入加征关税的可能性,已从原本预估仅2~3成,拉高至8~9成。



针对NB加征关税,将有3个可能结局:一为双方谈不拢,如期加征25%关税;二为双方有谈却无成效,加征10%关税;第三是皆大欢喜,双方顺利达成协议,不加征关税。如果是后两者,NB不会迁移,或者顶多小部分迁移作预备产线,避免后续发生变化,品牌厂则以终端商品涨价来抵销10%关税冲击。然若加征25%关税,品牌厂不仅得调高终端售价,更会要求ODM将生产线快速迁移至中国以外地区。


一旦加征关税,NB品牌厂将会依照在美国市场销售比重,及与对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决定其受影响的程度,比如业界认为苹果(Apple)对美国政府的影响力,就超越其他品牌;然若撇除个别公司的关系,单以数量来看。DIGITIMES Research预估,2019年全球NB出货为1.5亿台,其中美国市场占比约30%,等于约4,500万台NB将受到加税冲击,其中以苹果、戴尔、惠普及联想,受的影响最大。


苹果、戴尔吃重北美市场 产线转移势在必行


DIGITIMES Research统计,全美NB市占率以惠普最高,达33.04%,其次是戴尔的24.2%,第三是联想的16.5%,苹果第四,其市占率为13.2%,宏碁市占率为6.4%及华硕市占率达3.1%。至于北美出货量占各公司的出货比重,以苹果最高,达到44.4%,其次为戴尔,达41.2%,惠普的北美出货占其总出货量的36.9%,联想也不低,北美出货量占其总出货的24.4%,宏碁及华硕,北美出货比重为24.2%及12.8%。


各品牌的市占率,及北美出货量占其总出货量的比重,会产生2个不同面向。从品牌市占率,看到的是该品牌在当地出货的总量,市占率越高,意味出货数量愈多,对以量为主的ODM,重要性越大。然若以北美出货量占其总出货量的比重来看,是对品牌厂本身的影响程度,也可看出该品牌在迁移生产线的积极程度,北美出货占比越高,其对迁移生产线的需求也越高。


产能不可一国全吃 周遭国家雨露均霑


至于NB品牌厂此波要迁移生产线,主要有3原则,一是以现有既定的供应商为主,二是不会在单一地区与单一供应商合作,三是会采用包(生产)线模式。首先,NB是每年进行RFQ作业,针对隔年要推的机种挑选供应商,2019年的供应商与订单数量,早在2018年就已经谈妥,除非发生重大瑕疵,否则会依约进行。因此即使搬迁生产线,也会以现有既定的供应商为主。


其次,搬迁生产线不会在单一地区与单一供应商合作,品牌厂的说法是「狡兔有三窟」。然业界分析是,不论要搬迁的地区是台湾、越南或菲律宾,都没有单一地区可以容纳4,500万台的出货量,必须分散生产。此外,不论台湾、越南或菲律宾,都要经过一段时间量产,才能确定出货成本,届时才会再集中生产。最后,由于此为新增架设的生产线,因此都采包线模式,ODM厂才能确保此项投资有机会回本。 



从上述3方向,进一步分析品牌厂的可能做法。以美国市占率第一的惠普来说,消费机种代工厂分别是广达、仁宝及纬创,商务机种为英业达,因此在输美机种的生产线调配,也会以此4家ODM为主。至于搬迁的地点,配合各ODM厂,包括广达的林口厂、仁宝越南厂、纬创的菲律宾苏比克湾厂及英业达的大溪厂,英业达在马来西亚槟城也有配合生产线,然相较于槟城,移回台湾的反馈可能更高。


其次是位居市占率第二的戴尔,主要ODM厂为仁宝及纬创。仁宝在越南北边的永福省,早在2007年就已购地及兴建厂房,后续南迁计划停摆,随着中美贸易战,让闲置多年的越南厂房得以重新启用。早在2019年初,仁宝就有3条线以上进行试产,而戴尔的Docking (扩充基座)原本在桃园平镇生产,由于属于第二波加征25%的关税项目,目前也已移到仁宝越南厂生产。


纬创在菲律宾的苏比克湾,早在1995年于当地设立,生产宏碁的TravelMate机种,此后纬创也在该厂为戴尔生产NB。随着西进中国,纬创也将菲律宾生产线转移至昆山,当地仅作售后服务,如今再度因为中美贸易战,纬创也有意在苏比克湾重启生产线,于2018年10月曾在当地大举招募,根据当地媒体指出,纬创有意在当地招募2,500名作业员。


至于在美国市占率排名第三的联想,纬创及仁宝为其主要代工厂,而联想本身在合肥也有子公司联宝,可以进行生产,接下来因应贸易战,纬创的菲律宾及仁宝越南厂,将是其可能搬迁的生产线据点。联想集团董事长兼执行长杨元庆于日前财报发布会时表示,联想(所有产品)约7成在国内生产,3成在印度、巴西及匈牙利等地,未来将会根据政策调整对供应链布局,把贸易战的影响降到最低。


相较于惠普、戴尔及联想,苹果MacBook的出货量较低,然根据DIGITIMES Research统计,苹果北美出货量占其总出货量达44.4%,为前6大品牌最高的厂商,意味苹果对迁移生产线的需求相对最高。至于苹果供应链相较于其他品牌厂,更为集中,绝大部分都由广达代工,少部分交由鸿海。苹果供应链透露,若苹果MacBook迁移,将会以广达林口厂为主,然迄今尚未定案。


至于宏碁与华硕在北美的市占率低,意味其出货规模较小,对于ODM来说,将先以服务前四大客户为主,再考量双A,除非双A给予更好的条件。麻烦的是,根据DIGITIMES Research统计,宏碁与华硕在北美的NB出货量,占其总出货量仍有24.2%及12.8%,意味对双A来说,北美市场生产线迁移相对重要,对ODM来说,却摆在后面,中间差异也让双A与ODM的谈判筹码相对较少。


目前宏碁NB主要代工厂为广达及仁宝,因此因应广达将生产线移回林口,以及仁宝在越北永福省设生产线,若要迁移销往美国NB,也将以上述2生产地点为主。华硕的主要供应商为和硕,和硕主要也以台湾为NB生产线转移的据点,在新店及龟山都有厂房;在东南亚部分,目前确定将在印尼生产网通产品,和硕表示仍在持续评估其他地区设厂的可行性。


新产线花落谁家? 台湾、越南各有优势


若17日公听会之后决议,将针对剩下的3,000多亿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25%关税,上述各品牌厂的纸上作业,将会化为实际行动,而可能造成的影响,推测主要将会有3项,一为品牌厂与ODM厂的市占率及订单分配重新洗牌;二为台湾、越南将成为中国以外生产NB的新重镇,而两地各有胜算;三为台湾、越南当地的供应商崛起,部分原本体质较差供应商,恐将遭到淘汰。


首先,品牌厂不论面临10%或25%关税加身,必定转嫁至产品售价,也势必会影响到销售数字。若品牌厂具较强的品牌形象及产品竞争力,价格上扬导致的销售量下滑幅度,相对较少,反之亦然。而如上述,在生产线迁移当中,手中较少筹码的品牌厂,获得ODM的支援较少,竞争力恐将进一步被削弱。


而ODM不论迁往台湾、越南或其他地区,将开始新一轮的竞赛,要比的项目包括:量产成本、生产质量、生产速度与效率,中间牵扯的各环节包括:基层劳工,到中阶主管招募时间与数量,土地、厂房、生产线的架设与测试、量产等时效,以及搭配零组件的配合度及完整性,而最终都会指向一个指标:生产成本,此指标也会让原本已经稳定的ODM订单分配重新洗牌。


DIGITIMES Research统计,仁宝、广达、纬创、英业达及和硕占全球NB总出货量达73%,此五大家ODM的迁移,将会影响到整个NB供应链的方向,目前ODM选定要新设的生产区,主要在台湾、越南及菲律宾。广达、英业达、和硕都在台湾,仁宝在越南,纬创在菲律宾,而以广达、仁宝在全球NB代工比重高达5成的情况下,台湾及越南将成为NB在中国以外的新据点。


台湾及越南可以说各具优势:台湾在20年前也是生产NB重镇,如今供应链的公司总部,也都设在台湾,近期政府因应台商回流,也祭出多项优惠措施,业界指出的优惠包括:回台设厂贷款零利率、外劳配比的比例从原本10~20%拉高至40%以及陆干来台支援时间可延长等等;然台湾生产NB仍有先天缺点,包括:土地少、成本高,且人力少且年龄快速老化。


越南的好处在于与中国可用铁路连接,零组件运输成本低,其次是越南人力充足,且持续成长;世界银行统计,越南2010年人口为8,029万人,在2017年已经拉升至9,544万人。越南薪资较台湾便宜,此外,从中国的陆干过去越南支援,远较台湾更为容易。ODM业者指出,要迁厂最难的地方,在于培养人才,尤其是中阶干部,厂长、生产线组长这批人,才是工厂能否顺利运转的关键,在这部分,越南较台湾更有优势。


NB若迁厂的另一项影响,就是会在当地培养出更多供应商。当年NB供应链从台湾迁至华东,造成群聚效应,此为台厂特色,与三星(Samsung)大不同,三星是从头做到尾,然台厂强调的是彼此合作。NB若迁至台湾或越南,也必定会要求供应商配合设厂,部分供应商规模小,无法支应多地管理成本,或面临二代接班等状况,不会跟着ODM再转战打拚,当地供应商就会顺势崛起,形成新的产业聚落。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