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医务人员是如何被传染的?

  原标题:抗击新冠肺炎过程中,医务人员是如何被传染的?

  2月18日上午10点30分,经全力抢救无效,武汉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因感染新冠肺炎在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去世。刘智明是第一位因感染新冠疫情去世的在职院长,根据八点健闻消息,刘智明是已知的第9位殉职的医务人员。医务人员的感染、死亡会直接影响到公众的抗疫信心,及后续医疗救治力量的补充。

  截至2月11日24时,全国共报告医务人员确诊病例1716例,其中湖北省报告1502例医务人员确诊病例,占全国医务人员确诊病例的87.5%。

  但是,在另一份报告中,医务人员确诊比例比例显著更低。

  2月17日中国疾病控制预防中心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应急响应机制流行病学组在《中华流行病学杂志》上发表的新冠肺炎研究显示,截至2020年2月11日,在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针织服务的422家医疗机构中,共有3019名医务人员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1716名确诊),其中5人死亡,粗病死率为0.3%。

  该篇文章中,1688名有病情严重程度的医务人员确诊病例,集中在武汉(64%)和湖北其他地区(23.3%)。同时该论文表示,截至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在任何一家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提供服务的医疗机构中发生了超级传播者事件。但医务医务人员感染以及防护失败的具体原因仍有待深入调查。

  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接受央视采访时,对两份医护人员感染数据的出入进行解释。“有些医护人员是在医院、在工作岗位上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还有一些医护人员可能是在家庭或社区感染了新冠肺炎病毒,所以不能说这些医护人员都是在工作岗位上被感染的,不能说这些人都是由于防护不到位而造成了感染。当然,在早期确实存在很多因为防护不到位而感染的医护人员病例。”

  在SARS疫情爆发期间,医务人员也是感染职业中分布最集中的的领域。

  2003年3月,SARS疫情爆发期间,广东省首次公布的305例SARS患者中,医护人员占了三分之一。根据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的一份《SARS流行病学》资料显示,2002年11月-2003年8月5日间,国内医务人员感染 996例,占所有临床诊断病例的18.8%。

  2004年中国疾病与预防控制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陶茂萱等人发表在《职业与健康》上的《医务人员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影响因素分析》一文,医护穿隔离服的层数、戴口罩个数、是否带眼罩、洗手装置是否为非接触式、初始接触病人是否戴口罩、是否参与吸痰等皆为医务人员感染SARS的单因素。

  同时,该篇文章表示,传染科病房没有明确的分区,也使得SARS在病房内传播成为可能。“本次调查中,发现有些医院在病房、候诊室和办公室使用了中央空调,但如果使用不当,则容易造成交叉感染。因此,在SARS流行期间,在医院的所有区域有必要禁止使用普通的中央空调。”

  另据黄金水等人在《众多医护人员感染SARS的原因初探》中表示,暴露于污染环境的时间过长、医护人员未能及时获取疫情信息等也都为众多医护人员感染SARS的原因,“医务人员及早了解疫情信息,可以做到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和早治疗;另一方面可以使医护人员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充分做好个人自身防护,减少自身遭受感染的机会。SARS流行早期,广东省有较多医护人员被感染,一个重要的外因就是医护人员未能及时获得疫情信息。”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