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北京男子13楼家中扔出花盆被刑拘:高空抛物必须严惩!

2020年7月4日,据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通报:针对网传“太阳宫某小区有人高空抛物”视频,经核实,事发于2020年6月30日。犯罪嫌疑人王某东(男,40岁)因家庭矛盾发泄情绪,从位于13楼的家中将花盆等物品抛出窗外,未造成人员受伤。7月1日,王某东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此案正在进一步工作中。有网友指出: 你生气往外扔什么东西 在自己家里砸呗。还有网友指出: 高空抛物,请求严惩,这样的人太没公德心!更有网友指出: 希望不止刑拘,加大惩罚力度!曾经,从40楼飞出的一把菜刀将楼下停放的路虎车砸出一个大窟窿。曾经,从3楼落下的建筑垃圾夺去了从楼下经过的10岁男童的生命。……高空抛物被大家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而这样的悲剧却一再重演。近年来,因高空抛物坠物造成他人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的案件屡见报端。有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审结高空抛物坠物民事案件1200余件,其中近三成受害人遭受到不同程度的人身损害,在受理的31件刑事案件中,有近半数造成了被害人死亡。可见,高空抛物坠物已严重影响到民众的“头顶安全”。民法典将高空抛物列入违法行为,经过细化和完善后的规定直指高空抛物、坠物“调查难”“取证难”等“老大难”问题,解决了不少曾经的法律困惑。早在2010年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87条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对于无法确定侵权责任人的案件,这一规定给了处于弱势地位的原告权利救济的渠道,但该规定会导致大量非真正加害人被迫承担责任,难以达到服判息诉的效果。民法典第1254条则从以下三方面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加以完善。第一,确立了公安等机关的调查责任。高空抛物坠物的受害人由于举证能力有限且不具备调查权限,在实践中往往无法提供确定侵权人的证据,进而导致维权困难。公安等机关的依法及时调查,既有利于高效准确地查清责任人,方便受害人依法维权,又对高空抛物等不法行为起到了强有力的震慑作用。第二,明确了物业服务企业的法律责任。“物业服务企业等建筑物管理人应当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前款规定情形的发生;未采取必要的安全保障措施的,应当依法承担未履行安全保障义务的侵权责任”这一规定,实际上将物业服务企业直接纳入了责任人范围,不仅充分保障了受害人的权益,也促使物业服务企业履行好物业服务合同义务。第三,明确规定了建筑物使用人的补偿义务及追偿权。在高空抛物坠物伤人毁物案件中,经调查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民法典规定了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的规则,并进一步明确了承担补偿义务后,一旦确定了侵权人的,补偿人可以对侵权人行使追偿权。高空抛物,早成“过街老鼠”。近年来,相关恶劣案例屡见不鲜,引起公众极大愤慨,令人不寒而栗。高空抛物是人为制造的“飞来横祸”,如何管住人,如何维护公众“头顶上的安全”,备受瞩目。日前,刑法修正案(十一)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其中,高空抛物或将入刑,引来广泛关注。值得一提的是,实践中已有公民因高空抛物行为入刑的案件出现。去年11月29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宣判一起高空抛物危害公共安全案件。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蒋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治理高空抛物,我国立法、修法动作频频,可谓“连环出击”。良法善治,是一种生活刚需。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日益广泛,不仅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长。公平、正义,要以看得见的形式彰显。“法与时转则治,治与世宜则有功。”法律不是一成不变的,而必须不断直面新问题、回应新期待。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