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为什么说八一男篮退出CBA是历史的必然?

回顾中国篮球的历史,军旅队伍这个词一定会勾起众多球迷的美好回忆。首届CBA联赛,12强中共有八一、沈部、济军、空军、南军、前卫6支军旅球队,气势之盛令人惊叹。凭借军人素有的坚强意志和强硬的作风,军旅球队为中国篮球和中国篮球迷带来无尽的欢欣喜悦。

经历了CBA联赛二十余载的变迁,CBA军旅球队已经成为了历史,几支部队球队或被收购、撤编、解散,现在仅仅剩下八一南昌一支还在苦苦支撑。与前些年创造六连冠历史的铁军截然不同,如今的八一男篮已经成为人见人欺的“鱼腩”队伍。
2020年8月11日,据《体育大生意》爆料,八一男篮将在本赛季结束后退出CBA联赛,这支在CBA征战了25年的传奇球队即将挥手告别。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传出八一男篮改制改编的消息了,但每次也仅仅是停留在消息阶段,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但是,历史的进程似乎是无法逆转的,八一男篮的出路到底在何方?

----------

曾经的八一男篮有多辉煌,如今的八一男篮就有多迷茫。

作为仅存的一支军旅球队,八一男篮在中国篮球的历史上曾经写下过最傲人的战绩,也为国家队输出过最顶尖的人才。但是,面对着社会和时代的变迁,一切都在变化……

20世纪9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计划经济逐步向市场经济转变。1995年,中国男子篮球甲A联赛的开打,标志着中国篮球开始了职业化的进程,也可以说是市场经济在体育领域中的表现。

既然是处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中,就必然有着很强的计划经济色彩。比如说在1995年甲A联赛的12支球队中,有一半来自各个军区体工大队,八一队、济南军区队、沈阳军区队、空军队、南京军区队、前卫队。

而到了1998-99赛季的甲A联赛,12支球队中仅剩下八一和济南军区2支军区球队。体工大队的体制显然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新的市场经济势力迅速在体育领域渗透;近年八一队的没落也是如此。

职业化初期的男篮联赛,八一队鹤立鸡群,前六个赛季都获得了冠军。之所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计划经济体制带给八一队的红利——可以从全国范围内挑选人才。当时,地方(省市之间)人才的流动极为困难。巩晓彬、纪敏尚、李晓勇、吴庆龙、郑武、胡卫东,都是在自己出生的省队效力;即使是吴乃群从辽宁转会浙江,也是在2001年之后的事情了。

八一体工大队依托可以在全国范围内征兵的优势,把福建的刘玉栋、新疆的阿的江、山西的张劲松、辽宁的李楠等招入麾下,再加上后来加入球队的王治郅,构成了当时的铁军八一。其他军区球队的球员,也会为八一队贡献球员,比如成名于沈部的莫科就加盟八一,成为王治郅之后的主力内线。来自全国的优秀球员,加上铁军的优良作风、刻苦训练,成就了八一男篮的8次CBA总冠军,而1996-2001的六连冠,更是创造了CBA的历史。

----------

而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大门打开,中国篮球的市场化程度也越来越高,不仅涌现出像广东宏远这样的民营俱乐部,而且外援的水平也是越来越高,之前可望不可及的NBA级别的外援,如今基本上成为了争冠球队的标配。甚至在很多球队中,“前NBA球员”的标签都无法在CBA球队立足,比如说曾经来中国联赛淘金的弗朗西斯、艾尔·杰弗森等。

越来越市场化的运作,不仅仅体现在球队和球员的构成上,更体现在篮协的作用和角色方面。

在2016年4月底的CBA联赛投资人会议上,中国篮协副主席、时任篮管中心主任的信兰成做了“CBA管办分离分两步走方案”的报告。第一步,CBA成立由中国篮协和CBA二十支球队参股的CBA公司,中国篮协占股30%且拥有重大事件一票否决权。中国篮协会将CBA商务运营权下放给CBA公司,由CBA公司负责直接运营或分包销售。第二步,随着CBA联赛的扩军,中国篮协逐步将30%股权分销给加盟的新军,最终直到股权全部出手。在这期间,中国篮协还会把联赛的竞赛组织权也下放给CBA公司,中国篮协最终将只负责业务监督。

在里约奥运会后,中国体育系统掀起自上而下的体制改革浪潮,尤其是针对篮管中心和中国篮协为代表的这种“两块牌子一套人马”的混乱架构模式进行改革,终极目标是实现协会的实体化和去行政化。同时,职业体育联赛也需要逐步去行政化,最终蜕变成为投资人当家做主的商业联赛。2016年12月底,姚明被推荐成为新一届中国篮协主席,这种颠覆性的职位变革可以让这位中国篮球的代表人物按照自己的规划蓝图来推进CBA联赛乃至整个中国篮球的改革。

2017年4月CBA公司临时董事会通过重大决议:CBA公司头号大股东中国篮协将所持有的30%股权以858万人民币的价格转让给CBA二十支球队。如此一来,CBA每支球队的持股份额从公司成立时的3.5%将增至如今的5%,CBA公司也就此顺利实现国退民进。而在股权全部让渡出来后,中国篮协将对CBA联赛承担监督职责,并陆续将CBA的竞赛组织权也移交给CBA公司。

姚主席对CBA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2019年,CBA进入到2.0时代。多支球队更换队标与新球衣、改变季后赛赛制提高竞争、设置最佳第六人和最佳阵容评选等,以及推出工资帽等改革手段……可以说,CBA联赛正在职业化、市场化的大路高速前进。

----------

市场化和职业化可以说是这些年中国篮球的改革大方向。而对于八一男篮来说,另外一个更加现实的背景则是军队的体制改革。

2003年9月1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将在“九五”期间裁减军队员额50万的基础上,2005年前我军再裁减员额20万。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十次大裁军。

当时,文体兵种首当其冲,导致八一体工大队进行编制调整。2003年岁末,随着甲A联赛的结束,八一男足的历史也宣告终结。从2004年起,军队编制的八一男足不复存在。曾在全国性足球比赛中7次夺冠的八一男足就此消失。

2003年11月16日,济军男篮告别中国篮坛;第二天,济军男篮主教练、团级干部王伟力率领11名小球员,乘坐一辆依维客奔向青岛。一个月之后的2003年12月16日,青岛双星篮球俱乐部宣告正式成立。鉴于青岛双星集团与济南军区曾有过良好的合作,加上地方体育局的支持,济南军区篮球队整体移师青岛,实现了青岛有史以来拥有自己的甲级篮球队伍。

这些军旅球队的结局,也被公认为是每况愈下的八一男篮迟早要面临的命运。八一男篮的消亡仅仅是时间问题,球迷的眷恋与同情丝毫影响不了篮球职业化的进程。

2015年11月24日,以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召开为标志,中国军队历史性改革拉开大幕。2017年12月31日,媒体报道称,八一体工大队完成隶属关系的转化,有着66年历史的八一体工大队就此成为历史。按照相关条例,凡是带有“八一”的名称今后不再使用,在未来CBA的赛季里,也不再有“八一”名字的球队。

2018年夏,随着军队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后,八一体工队旗下的几支王牌运动队也陆续开始转型,选手纷纷退伍转业。八一男篮和富邦集团长达12年的合作共建也非常低调地宣告结束。

但为了备战2019年第七届军运会,八一男篮必须继续借助CBA联赛练兵,于是八一男篮此后迁往英雄城南昌,转而以“八一南昌”的名号,作为特邀球队参加接下来的CBA联赛。2019年军运会上,八一男篮最终获得铜牌(第三名),创造了八一男篮在军运会上的最好成绩,可以说如期完成使命。

----------

当时在CBA公司股权架构中,八一富邦俱乐部拥有5%股权,而该俱乐部中富邦集团占股51%,系大股东。所以,富邦集团一直主张自己才拥有CBA联赛的参赛权。

如果这次传言成真,鉴于与富邦集团的合作历史,八一男篮整体打包转让,由富邦集团接手,在八一男篮目前班底的基础上,引入高水平外援,或许是一个可选之路。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