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一个人去做手术是什么样的体验?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00" data-rawheight="375" width="500" src="https://pic1.zhimg.com/v2-191550ec8bcf944fe2b60c5b4dea0344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1.zhimg.com/v2-191550ec8bcf944fe2b60c5b4dea0344_b.jpg">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90" data-rawheight="90" width="90" data-actualsrc="https://pic4.zhimg.com/v2-c924408d74acc87139c5bdd1ea2eee2f_b.jpg">"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26" data-rawheight="26" width="26" data-actualsrc="https://pic1.zhimg.com/v2-b93c0d5976a28b21b266284f758a7a34_b.png">

Hello,everyone~

这是我辞职后的第20天,我想写点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写点什么,20天的空闲日子里,除了运动和享受美食,似乎也没有什么新鲜事。

只是觉得,我获得了重生。

网上对孤独有这么一个定义: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837" data-rawheight="717" width="837" src="https://pic4.zhimg.com/v2-59c1b766164fa8b767491858381b1d7f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4.zhimg.com/v2-59c1b766164fa8b767491858381b1d7f_b.jpg">


国际孤独等级表 / 网络

网上将孤独分为十个等级,我一个人没去唱过k,但是我一个人去做了一场手术。

这应该算是骨灰级的崩溃了吧。

其实手术之前我倒觉得希拉平常,就像去菜市场买条鱼一样简单。

挂号,预约,看医生,做检查,预约,看医生,听结果,预约病房,缴费,找医生,做B超,开刀,住院。

似乎一切是流水账,只是,这次不幸成为了参与者。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00" data-rawheight="637" width="500" src="https://pic1.zhimg.com/v2-924a1ee7aa48b57b71865082f3609d10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1.zhimg.com/v2-924a1ee7aa48b57b71865082f3609d10_b.jpg">


护士小姐检查好有没有剃毛换好衣服之后,被护工大叔绑到病床上抬下去,22楼刀15楼的距离,才7层,但那却是一生的距离。

因为清醒,反而显得一切都很可怕。

无数人目送你出了病房,进了电梯,又有无数人心里想着这位病人是什么手术,要去哪里。

到了手术室各种交接,又被抬到了另外一张床上,脱的干干净净,就像一只要被宰的家畜绑在那里,手脚上插满了各种线和夹子。

我看着他们数着纱布和工具,听他们讨论怎么“切开”我更合适,他们拿着记号笔在我身上画啦画啦。

直到让我背出家属电话的一刻,我开始凌乱了。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658" data-rawheight="823" width="658" src="https://pic1.zhimg.com/v2-3038f58bb683359a5c31299fd9f4b5ac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1.zhimg.com/v2-3038f58bb683359a5c31299fd9f4b5ac_b.jpg">


我背了一个熟悉的朋友的电话,但是并没人接听。

我说等我开始了就有人来了,医生半信半疑摇头瞬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醒来时候,已经是五六个小时过去了。

不是疼,是僵硬。

醒来时候我的同事和他女朋友站在我的床头,lemon买了小蛋糕。

但我觉得非常疲惫,可能是麻药的后劲,喉咙像被火烧一样,有撕裂感。

lemon喂了小蛋糕,但我根本咽不下去。

虽然一天没吃东西,但是丝毫没有饥饿感。

非常困,非常疲惫。浑浑噩噩,后来也忘记了他们什么时候离开。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00" data-rawheight="450" width="500" src="https://pic1.zhimg.com/v2-ea9778b8c367b29a11352ab222b35824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1.zhimg.com/v2-ea9778b8c367b29a11352ab222b35824_b.jpg">


直到后半夜,病房开始活跃起来了。

先是有病人家属的椅子被压断,后来早我几个小时做手术的女孩自己起来去上厕所。

这在病房算是新鲜事了,因为我躺着压根动弹不得。

床头有一张椅子,护工阿姨倚在那里,她麻利的帮助我上了厕所。

凌晨三点,病房实在是热闹,他们讨论起来我的便盆很贵??讨论我没有家属陪伴有多么的可怜??

之前我并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可是在他们的一片聒噪之中,我开始觉得自己真的过的很惨淡。

他们继而议论我连个纸巾都没人帮我买,又热心的在我床头柜子上堆满了各种东西,我居然有种山村留守儿童被关怀的感觉。

在温热的眼泪中再次昏睡过去。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433" data-rawheight="600" width="433" src="https://pic4.zhimg.com/v2-f467ef0a7c5220b62bb19248517eddcb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4.zhimg.com/v2-f467ef0a7c5220b62bb19248517eddcb_b.jpg">


醒来时候已经是早上八九点,这次醒来时候脑子变得很清楚了,记得手术之后医生不停的拍我,叫我,记得昨夜发生的一切。

查房医生检查伤口时候,我才知道自己被切开了三个创口,分别有3cm那么长,就像毛毛虫一样趴在我的胸上。

身上裹着三层纱布,外面还有一层很紧的绷带,纱布上全是血迹,医生换了干净的给我。

并告知我出院手术和注意事项,11点30分之前要离开,下一轮病人等着了。

lemon有事不能过来,我的同事更是指不上。

我和隔壁床女孩的母亲一起去办理出院。

在等电梯的几分钟里,我眼前一片黑,醒来时候已经被人抬回了病房。

那一刻,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觉得心酸。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70" data-rawheight="730" width="570" src="https://pic3.zhimg.com/v2-fb4f23c7d322ea0d5eb68cb9d0988e02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3.zhimg.com/v2-fb4f23c7d322ea0d5eb68cb9d0988e02_b.jpg">


他们都在讨论我很幸运,是慢慢倒下被人抓住了,否则轻则摔倒,重则伤口裂开。

我躺在病床上看天花板,前所未有的孤独和绝望。

后来的日子里,笑笑也就过去了。

一个人在家吃外卖,什么贵 我就点什么吃,好像报复性的挥霍,觉得亏欠自己太多。

再后来,看着伤口一点点愈合,我在网上看了很多消毒和拆线的视频,自己每天消毒,甚至后来拆线也是我自己进行的。

再到后来的一天,洗澡时候从肉里面拔出来一根蓝色的线。

那种感觉是会晕乎乎的,但我生死都经历过了,其他的疼,在我眼里都算不上疼了。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570" data-rawheight="730" width="570" src="https://pic3.zhimg.com/v2-fb4f23c7d322ea0d5eb68cb9d0988e02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3.zhimg.com/v2-fb4f23c7d322ea0d5eb68cb9d0988e02_b.jpg">


没经历过,就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

后来我下定决心辞掉了工作。

其实做这个决定并不容易,目前多机会还不错,可能我会赚很多,可能我会有很好的机会,但是我放弃了一切可能。

现在,我只希望自己开心和健康。

在这过去的20天里,我买了自己从来不舍得的营养品,买了很多付费课程,报了游泳课程,坚持去健身房。

伤口的最后一根线已经被我拿掉了。

只剩下丑丑的几条疤痕。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440" data-rawheight="241" width="440" src="https://pic2.zhimg.com/v2-ba1d653f51639483e78bd98b1534bafd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2.zhimg.com/v2-ba1d653f51639483e78bd98b1534bafd_b.jpg">


其实,你说,一个人去做手术孤独吗?

也就那回事吧。

有人陪伴只是心里安慰,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和你一样感同身受。

漫长的一生当中,生老病死总要经历个几个来回,不是每次都能有人与你共度。

老弟说我妈知道这回事的时候,哭的梨花带雨。

我反而觉得,没必要。

家人在身边,反而会觉得自己脆弱。

18岁离开家乡的时候,自此,半只脚就在鬼门关了。

这种经历反而会成为一种信号,好像在说:欢迎来到成年人的世界。

曾经我一直认为,我能赚钱了,就代表我是个成年人了;现在走在大街上,总觉得自己有点不一样的气质,那种感觉是说不清楚了。

可能比其他人更明白活着和明天的意义吧!


- END -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 data-caption="" data-size="normal" data-rawwidth="600" data-rawheight="237" data-thumbnail="https://pic3.zhimg.com/v2-1fad1ed3092219507cecd5ff9222b8da_b.jpg" width="600" src="https://pic3.zhimg.com/v2-1fad1ed3092219507cecd5ff9222b8da_r.jpg" data-actualsrc="https://pic3.zhimg.com/v2-1fad1ed3092219507cecd5ff9222b8da_b.gif">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