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曝光!举报违停两个月赚了32万!这钱烫手不

所以就在2020年9月19日,这举报人就因为偷拍违停,与车主发生肢体冲突,车主发现被偷拍后恼羞成怒,要求举报人拿出手机。但举报人拒绝(这是考点之一),随后发生了视频中的车主锁喉、按倒举报人在车头等行为。

该举报人也并不会反抗(这是另一个考点),因为他深知“反抗了就无法获得赔偿”,就以该事件后续为例,在报警调解后打人车主就赔偿了举报人1000元,所以这车主不仅扣了分罚了款,还得赔这所谓“汤药费”、“误工费”。

所以,事情就非常明确了。这根本就是“职业举报人”以举报惹怒车主,让他攻击自身,再报警要求赔钱,这就像…电影黑市上那些“人肉沙包”。再所以,哪怕没有这个举报系统,他们还能通过其他方式激怒车主,进而达到目的。

从某种意义来说,这职业举报人属于走灰色地带,因为无论是举报、亦或是报警索取医药费,都是有理有据、合法合规的。更多的是利用人性,所以只要被举报人能控制情绪,不做出过激行为,举报人就无法获利,举报系统也只是一个“跳板”。

所以不少网友,甚至是警察,对这些职业举报人都持支持态度,表示“这样被举报后,就不敢再乱停车了”,也是应了那句“恶人自有恶人磨”。

也有不少网友申请、建议自己所在地早日跟上这种举报机制,当然也包括了教授。以教授居住地的之一来说,出于老旧城区(2004年甚至更早建成)的原因,停车位规划是落后于如今的需求量。

这就诱发了诸多“失德”行为,例如以摩托车占位置、乱停乱放、甚至占用宝贵的消防通道。也有过一天晚上,教授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车位,但因为乱停乱放车辆而无法驶出车位,车主家人甚至在楼上看着,并表示不挪车要求其他人挪车。最终结果,还是教授致电114要求车主挪车。

“吃亏的总是老实人”,“恶人需恶人磨”,这在如今社会还真普遍不过。所以,当这些职业举报人出现时,人们自然不厌恶甚至拍手称好,无可否认这也是一种社会病态。

在此次事件,只要该司机沉得住气,有错就认,那就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更重要的是,不能再乱停乱放。

违停,也属于是如今的常态。简单搜索一下“违停 救护车”,就能发现不少令人愤怒的新闻,《环球网》就报道了8月8日珠海一救护车被违停车辆挡住道路,无法进入小区,若医生护士扛着诸多繁重设备进入小区,必然浪费珍贵的救治时间。幸运的是,附近十多人热心街坊,合力将违停车辆抬起挪开,争取了宝贵时间。

还有年初,一辆豪车在相同地方3次违停,3次阻挡救护车进入,需救治人员的家人愤而砸破该豪车的玻璃,这愤怒也多少包括了几分无奈。

对于这些违停车主,他们或许只是“小错”,代价只是可能的300元罚款以及扣分,但对于某些人来说,付出可能是生命代价。

作为一个旁观者,也作为一个曾经的“受害者”。教授认为,这带有奖金上限的长沙公安的举报系统并无不妥,反倒值得大力推广,去治一治那些顽劣的违停车主。至于违停车主?不违停、不做过激行为就不会有损失;职业举报人?他并无违法只是利用了人心,并且只要违停现象减少甚至消失,这种“职业”也自然消失。

另外的,如今的违停成本实在太低,不过是300元扣3分,而且还得“不走运”地遇上交警巡查,所以有些车主就甘愿冒险,甚至放弃小区内动辄1000元/月的月保,选择不道德的违停。

教授建议,违停造成较严重后果的应该与个人征信挂钩,并且加大处理力度,高违法成本之下自然无人愿意冒险。当然,上文说的举报系统也得加上,更重要的是,合理规划、增加公共停车位,有位可停、违停必罚、罚违必严,又怎有人违停?以及合理确定违停行为,例如在部分非通行路口(例如小区门口),可有1分钟的“缓冲时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