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为了5毛钱,“丰巢”惹怒业主

丰巢“超时收费”的风波正愈演愈烈。

快递柜品牌丰巢推出新政策,规定普通用户可以免费保管用户包裹12小时,超时后,每12小时0.5元,3元封顶,同时节假日期间不计,享两次免费超时取件体验。

作为目前在快递柜市场占比超过40%的丰巢快递柜品牌,消息一出迅速成为热点。不少声音质疑,快递柜公司向用户收费的合理性。不少消费者呼吁要联合起来抵制不合理收费行为。但没想到,推行不过一个星期,抵制丰巢的星星之火,就大有燎原之势了。而就在丰巢快递柜启动超时收费的同时,顺丰控股又披露了丰巢收购中邮速递易的计划,这意味着,丰巢的市场占有率将提高到近7成。行业加速整合的背后,暴露出快递柜始终难以盈利的困境。

付费开柜再引风波

据钱江晚报报道,5月6日杭州东新园小区的业主委员会和物业贴出通知,宣布次日7时起该小区的丰巢快递柜将暂停使用,请业主尽快取出柜内物品以免停用后无法取件。

通知显示,因丰巢快递柜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损害了业主的利益,丰巢快递柜将在2020年5月7日7时起暂停使用。该小区业委会表示,鉴于丰巢快递柜在未经协商情况下,于2020年5月6日开始向收件人收取超时保管费,此行为损害了小区业主的利益。

就在今天下午,丰巢方面最新回应称,认为杭州东新园业委会构成违约,已对公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公司将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而同样是在今天,针对丰巢单方面宣布超时收费,上海众小区发声抵制,目前在行业委员会联系交流平台众蚁社区上参与“对丰巢说不”的小区已近50家。与外地单个小区直接暂停使用的强硬做法不同,上海多个小区的业委会发起了讨论,梳理出了具体诉求后,试图通过小区联盟的方式一起与丰巢谈判。

围绕收费争议的焦点主要存在两方面。

一些用户认为,许多快递员不经用户同意就将快递投入丰巢,收费的同时还压缩了本该提供的上门服务,支持这一观点的用户认为,把包裹送上楼是快递员的本分,而不应该存放在快递柜,所以认为收费存在合理性问题。

除了质疑收费合理性,还有消费者质疑免费时长。有用户认为,作为上班族,快递柜对自己很方便,本身并不反对超时付费,但认为免费12小时时间过短。如果快递员早上投递快递,到不少用户下班回家时,快递就已经超过免费时间了。

在争议四起背后,快递柜行业亏损也浮出水面。

快递柜前路迷雾重重

2015年6月,顺丰、中通、申通、韵达、普洛斯五家企业共同投资5亿元,创建了丰巢。2017年1月,丰巢获得25亿元A轮融资,拉开了它疯狂的烧钱扩张之路,随后短短一年时间,丰巢就完成了2万组智能快递柜的布局。

然而智能快递柜推出多年,却依旧面临着亏损的难题。

据丰巢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其营业收入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丰巢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另外一家快递柜公司中邮智递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营收7021.72万元,亏损1.59亿元;2019年营收4.29亿元,亏损5.17亿元。

不仅丰巢如此,它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速递易同样面临亏损。根据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财报来看,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中邮速递易的净利润分别为-5.17亿元、-1.59亿元。在此前的投资者电话会议中,就有投资者如此问三泰控股董秘:速递易发布的贷款信息显示,目前亏损马上进入负资产了,融资了2年没有一点进展,速递易再亏下去会不会倒闭,速递易成立已经8年了,这么多年一直亏损,还能找到盈利模式吗?

而对于这个问题,董秘的回答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没有直接回答。

据了解,快递柜的运营成本包括硬件成本、场地租金、设备折旧、铺设代理佣金、维护费和电费等,而收入来源除了快递员之外,还包括广告收入、寄件收入等。然而即便如此,仍然不能解决长期亏损的难题。有业内人士就表示,与前几年纷纷布局相比,因为没有好的盈利模式,智能快递柜纷纷退场——目前只有丰巢还在增加布柜,像速递易、收件宝、日日顺等早就不增加柜子,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可以说,丰巢开始收费,实在是因为日子太难了。

最后100米怎么走?

经营承压的同时,除了开启收费制后,行业整合也在悄然进行。

就在5月5日,顺丰控股发布公告称:“旗下丰巢科技拟与中邮智递进行股权重组。交易完成后,中邮智递原股东将合计持有丰巢28.68%的股权,中邮智递成为丰巢全资子公司。”

根据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丰巢共拥有约17.8万个快递柜,柜机占比约44%。而被收购的中邮速递易柜机,则占有约25%的市场份额。根据天风证券的统计,合并之后,两大品牌将共计占到市场69%的快递柜份额。

但也有分析人士指出,即便是占据了更多市场份额,能否顺利盈利仍然存疑。“丰巢收购中邮速递易后,会进一步提升快递柜的议价能力,从而降低场地租赁成本,增加广告收入,减轻自身压力。但从长远来看,如果沿着目前的道路发展,快递柜依旧很难盈利。”

那么该如何让快递柜活下去,进一步提升快递“最后100米”的服务呢?

分析人士徐勇介绍,或许我们可以借鉴日本的模式,快递柜纳入社区公共服务设施规划,提供用地保障等配套措施。

在日本,社区物业会负责采购快递柜放到小区里,并委托一家公司运营管理,如果包裹过期还未取出,物业会将包裹取出代为保管,或帮老人等有需要的居民送到家里。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出台快递柜进小区服务的标准,以规范行业的发展。

另一方面,则可以加强快递末端服务设施建设,给消费者更多选择权。已逐步形成快递员上门+智能快件箱+服务站/驿站三种业态共存共生的格局,满足不同的客户需求,并对应差异化的价格。以此来达到提升“最后100米”服务的效果。

而就在丰巢宣布超时收费的同时,国内最大的社区快递服务站菜鸟驿站则表示,将继续为消费者提供免费保管服务。快递“最后100米”的战争远没有结束,未来会走向何方?可能最后,投票权还在消费者的手上。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