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丰巢遭多小区联合抵制!这局该怎么破?

这两天,关于丰巢快递柜收费的一事,仍在持续发酵:

5月6日,杭州一小区发出“硬核”通知,因丰巢快递柜向业主收取超时保管费,开始断电导致柜体无法使用;

5月7日,在停用丰巢后,快递小哥只能送件上门。由于量太大,快递小哥来不及送干脆辞职了;

5月8日,丰巢致函杭州宣布停用小区,表示:一、用户在首两次超时取件均不收取费用。在两次超时的过程中可以考虑接下来是否使用丰巢作为代收,如均选择不同意超时付费,后续快件将不再会投递入柜;二、用户可自主在手机上设置希望被代收的时间段和快递公司,如完全不同意使用丰巢,可取消所有勾选选项;三、对于东新园业主额外咨询和诉求,丰巢科技设立了专线客服进行在线解答,可针对业主疑问一对一咨询沟通。

5月9日,有消息曝出,上海众小区联合抵制丰巢收费;同时还有消息称,杭州又有其他一小区停用丰巢快递柜,还有多个小区正讨论;

……

就在关于“丰巢收费”一事闹得沸沸扬扬,多次登上热搜榜之际,丰巢丝毫没有“妥协”之意,针对杭州东新园小区因不满丰巢快递柜收费而暂停使用一事,5月9日下午,丰巢发布了《东新园业委会事件声明》。

其中表示,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业主个体是否使用,是否愿意成为会员,我司已在官方渠道提供自由选择,业委会应当尊重业主个人选择,业委会如执意继续停机,是严重的违约行为。如对合作有异议,需遵照合同约定进行解决。

声明中还表示,业委会单方面断电已经构成违约,已对我司造成巨大经济与商誉损失。也给小区业主和快递员带来诸多不便。我司保留追索东新园业委会毁约的责任权利,同时将依据合约追索相关经济和商誉损失。

可见,丰巢是打算“硬刚”到底了,明确全国性措施暂不会改。有不少人表示,丰巢这次收费是毫无疑问与其长期亏损有一定的关系。的确,从“一元赞赏功能”到“超时收费”,快递柜都在试图探索盈利模式,侧面反映其面临持续亏损压力。而如何盈利也成为目前智能快递柜企业所面临的共同难题。据丰巢2020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中邮智递2020年第一季度未经审计营收7021.72万元,亏损1.59亿元;2019年营收4.29亿元,亏损5.17亿元。由此看来,行业内两大巨头2019年合计亏损12.98亿元,而仅在今年一季度,两家合计亏损已超过3亿元。

的确,多年来快递柜的盈利模式一直都不明朗,入不敷出的情况下必然会让运营商探索并思考盈利模式,但是这对于快递柜企业来讲实在有点难,除了能向快递员收收费,就是快递柜广告以及寄件费了,其他能创造的收入也就只剩下消费者了。但是在不少人看来,丰巢进小区是占用小区公共资源,凭什么还要收钱呢?这个问题,丰巢是必须要面对的。而此次丰巢方面认为,丰巢依照协议支付场地费为东新园小区业主提供服务,协议不包含对于丰巢营业模式和价格的约束,物业不能代表业主个人的选择,断电停用。

毕竟,停用快递柜后让不少用户顿感不便,也让快递员派件效率大大降低,影响不是一方面的。对此,记者采访了中国邮政重庆寄递事业部负责人陈云广,在他看来,丰巢收费这一行为是不能自己拍板决定的,而是要考虑三个方面的意见,一是主管部门的意见;二是公众、物业、媒体等意见;三是运营商的实际感受和意见。如此,才能在多方达成同意的前提下顺利开展盈利模式的探索,否则会让各方都得不偿失。消费者取件不方便;末端派件压力骤增、效率骤降;快递柜企业运营受阻……

在陈云广看来,要解决“最后一公里”,投递柜是可行方法之一,但是首先是要把公益性优先,一定程度兼顾收益来做,这还得主管部门重视并协调推进,否则光是丰巢自己做起来难度很大,毕竟当下反对的人不少,抵制停用的小区可能还会持续增加。因此,丰巢还是要协调各方利益关系,从公益性的角度来发展,才有利于快递柜长期建设发展,此外,这一举措导致被竞争对手抢占了市场,想必也不是丰巢愿意看到的。

对此,快递专家徐勇表示,快递包裹经常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被快递员放入快递柜,因此,电商和快递企业在提供服务时应突出设置三个不同选项,由消费者提前自主选择送货上门、送到代收点或是投递至快递柜,以减少不必要的纠纷。他还建议,我国可以在一些地区试点借鉴日本的模式,将快递柜纳入物业管理的范畴。在日本,社区物业会采购快递柜放到小区里,并委托一家公司运营管理,如果包裹过期还未取出,物业会将包裹取出代为保管。他建议,政府相关部门可以出台快递柜进小区服务的标准,以规范行业的发展。

当下,明确表示不收费的快递柜都纷纷发声了,菜鸟驿站快递柜宣布遍布全国社区的站点将继续为消费者免费保管服务,不会诱导、强制消费者付费;同时京东快递柜方面也表示,目前暂时没有向收件人收费的计划。

这对于丰巢当下的局面是不太“友好”的。其实,拨开这一次“关于丰巢收费是否合理”的外衣,我们能看到,目前大众关注的主要焦点是用户是否同意使用快递员放置快递柜,以及怎样更好地提供末端服务。如果用户同意了,那么超时收费大部分人还是能接受的;但当下大多数人表示,快递员基本都是未经自己同意就放置快递柜了,在如此情况下还要承担超时费用心里不爽,表示抵制。因为根据《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因此,只有征得用户同意后,快递公司才能将包裹投递快递柜中,若未经用户同意投递,那么因超时而造成的费用,收件人就没有义务支付。

但低廉的派送费和大量的派单量,让末端快递员压力陡增,服务质量也在量的压力下有所下滑,如今丰巢快递柜超时还要收取“第二次”费用,更是进一步刺激了到消费者的敏感神经。这似乎是一个难以解开的“死扣”,也进一步加大了丰巢开展收费的难度。

如今,遭到多方抵制,接下来丰巢收费还进行得下去吗?是妥协,还是硬刚?丰巢是必须给出答案的

来源:物流时代周刊

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