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我国中小学校将迎来“全面放权”

政策可以对症下药,权力可以缺哪里就补哪里,但是,会不会陷入“一管就死、一放就乱”的恶性循环?吕玉刚认为,《意见》按照深化“放管服”改革的要求,坚持简政放权,有效避免了这一点。“努力做到该放的放到位、该管的管得住。”吕玉刚说。

“《意见》中提到三个权要放:教育教学的自主权、扩大学校的人事工作自主权,还有经费使用自主权,应该说这三个权是学校最为关心的。目前提出这个政策举措,含金量也是比较高的,做到应放尽放。”吕玉刚告诉记者。

学校千差万别,管理水平不一,校长能力也有强有弱,所以在这次放权当中,《意见》特别提出了要精准、定向赋权,“特别是对一些带有改革性、探索性的,优先放给那些办学水平比较高、学校自我约束能力比较强、校长的专业精神也比较高的这样一些学校,让他们先去探索,鼓励他们大胆去闯、去试,去积累经验,等形成了好的一套做法之后,我们再进一步把它提升到更高层面上、更大范围中。放这个权,这叫精准、定向赋权。”

对于中小学校来说,以后地方政府要“管”哪些方面?《意见》指出,“管宏观”。注重打破部门壁垒、做到应放尽放,又注重规范学校办学行为,强化事中事后监管。

精简活动给学校“卸下重担”

教学、人事、经费上的放权,无疑给中小学校全面“卸下重担”。在卸担子的过程中,《意见》通过几项举措一一给予化解。

第一项举措,就是保障学校办学自主权。这是此前被提出的“管得过多”的地方。“首先是保障教育教学自主权。这主要涉及两个层面:在学校层面,提出鼓励支持学校办出特色、办出水平,强化学校课程实施主体地位。在教师层面,充分发挥教师在课堂教学改革中的主体作用,鼓励教师大胆创新,改进教育教学方法。”吕玉刚说。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