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中国持续抛千亿美债意味着什么?罗杰斯:中国持万亿美债而握主动权

BWC中文网百家号已经在上周提到,不管美国经济状况或新冠状病毒如何变化,病毒已经破坏了包括美国巨大的债务泡沫在内的金融市场中一切资产价格泡沫,知名经济学家Jim Rickards表示,毫无疑问,很快病毒危机就变成了美国的经济和金融危机,这是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美国陷入最严重的经济困境。

高盛在3月31日发表的报告中已经看到美国GDP将在第二季度暴跌34%,并形容为“有史以来最大跌幅”,而就在一周前,摩根士丹利已经开始预计美国二季度GDP将下降30%,当我们报道这些预测的两个月前,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似乎一切都还不错,但是现在美国的金融市场已经失去了三分之一的财富。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BWC中文网百家号财经团队在3月30日发表的《美国9天放水7万亿,中国人提前抛售,美国印出来的庞氏骗局戛然而止》一文中独家提出,美联储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通过了2008年所使用的全部剧本,并压上了自己的全部赌注和弹药——采取了无底线不限量的量化宽松政策,用“倾家荡产”来形容也绝不为过。

美联储已经从3月14日开始分10次向市场投放共计5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再加上美国财政部已经通过的2万亿美元刺激计划,这就意味着美国在9天内合计将向市场放水约7万亿美元的流动性,目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历史上最激进的扩张正在进行中。

据美联储最新公布的资产负债表显示,截至3月31日,其资产负债总规模高达5.5万亿美元,但根据美联储专家马克·卡巴纳的说法,资产负债表到年底时将翻倍至9万亿,但到目前为止,这些核弹级别的政策都没有奏效。

目前,美国国债实时钟上显示的联邦债务赤字总额目前已经连跳三级超过23.6万亿美元(参考下图),另据美国国会办公室最新预测,2020财年美国政府财政赤字将达1.2万亿美元,这使得到2020年底,美国联邦债务赤字将上升至GDP的106%以上。

而这背后体现的正是,半个世纪以来,美国把黄金驱赶出世界货币体系后,并通过石油美元美债这个循环体系得以让美元以美债投资品的形式成为各货币当局的核心资产储备。

与此同时,美联储利用不同经济周期的美元松紧货币政策,不断稀释着全球利差,通过向全世界兜售美债,转嫁了每年近万亿美元财政赤字的风险,而半个多世纪,美国正是通过这三者的循环,在全球获取了大量的财富,但现在包括美国页岩油在内的所有因素都在变坏。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经济增长的核心逻辑就是债务增长的边界,美元已经把未来抵押给了美债,但现在,持有万亿美元美债的意义与往日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据路透社在3月30日最新监测到的数据显示,自3月16日以来的两周内,全球央行共累计减持了约500亿美债,事实上,我们注意到,这种趋势早就在开始,数据显示,近一年多以来,包括中国、俄罗斯、日本、法国、巴西、英国、瑞士、比利时、印度、加拿大、德国等多国主要的美债债权人早已在放缓投资速度。

据美国财政部在3月17日公布的最新报告,虽然私人投资者对传统避险资产美债的需求在增长,但具有国家背景的大型机构投资者却在远离,全球央行已经连续第17个月净减持美债,总出售额近4300亿美元,其中,截止2月的18个月内,中国共抛了约1149亿美债。

紧接着,据俄卫星通讯社援引观察人士估计,包括中国、日本等在内的全球央行大买家接下去将会继续大规模减持美债,我们会在二周后看到这个数据,比如,中国完全有可能抛售规模高达7000亿美元的美债,而减持的这部分美元资产,可以置换买入大宗商品、黄金、股权等目前因新冠病毒影响而很便宜的资产,以扩大国际储备资产的多样化。

根据世界黄金协会上周公布的最新数据,从美债卖出的部分资金有相当数量流入了黄金等战略资产中,各国央行在2月份至少净增加了21.5吨黄金的储备,波兰央行对此做了最好的解释称:黄金提供了一种信任的锚,特别是在压力和危机时期,去美债化趋势十分明显——全球范围内减少美国国债的敞口仍在继续,各国中央银行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在持续的购买更多黄金(具体数据请参考下图)。

对此,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分析称,比如,中国在持续大幅抛售千亿美债的同时,也正在打破沉默持续发出的黄金信号或是对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元锚定美债时代提前结束的明确信号,此时,如果包括中国在内的债权人一旦大幅抛出美债,势必造成其它债主的跟进,产生足以压垮美国债券价格的连锁反应,因美国债务占GDP比例不断上升,最终使得美债收益率急速上升,利息支出增加,进而引发美国的债务危机,特别在美联储正式开启量化宽松、美债收益率接近于历史最低位和美国正式将进入负利率时代的市场环境下将更加明确。

比如,目前,MBS与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之间的价差已经高得非常危险,与2007年爆发的金融危机极其相似,与此同时,美元的信用也会进一步下降。

很明显,美联储不得不采取的无底线、不限量的印钞“大放水”,将会导致美国财政债务利息支出急速增加(但此时市场的信号却表明美元荒反而变得更趋紧,拆借利率上升),直接影响到美国财政的主权信用风险,我们注意到,美国的主权信用风险在过去二周内已经显著上升(具体数据请参考下图)。

对此,First Mining Gold的董事长试图为我们做了最好的解释,他称,我确信当世界真正需要解决美国经济接近24万亿美元的债务赤字风险时,金融市场重置可能将会发生,可能会与黄金挂钩,这似乎也解释了多国央行为何会在2018年要加速增持黄金而去美元化的原因,因为他们可能知道几年后世界市场会发生什么,而黄金相对于债务来说,它的美丽和价值在于它永远不会出现价值损失或违约。

对此,亿万富翁投资人吉姆.罗杰斯也多次建议做多中国市场,并表示美国在高额美债的情况下,金融市场已危机重重,而包括中国在内的美债大买家由于持有万亿美债将掌握更多主动权。(完)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