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备资讯

蓝象资本宁柏宇:教育行业会出现100个10亿美金估值的公司

2015年,蓝象资本成立,深耕教育领域的早期投资。投资人说(touzirenshuo)深度对话蓝象资本创始人合伙人宁柏宇:他也相信,未来,在教育生态体系里,既有大象,也会有100头小象与大象共舞。

本文核心观点:

1、 企业的估值增长,正比于创始人的认知和成长。

2、 大象不关注的领域,是创业者成长的领域:年龄段角度、地域差异化角度、开辟教育新场景角度以及数字经济。

3、 教育行业有很大的想象空间,大象、小象会并存,创业者要抓住创业良机。

全文3800字,用时8分钟。

作者|轻眉

出品 | 投资人说(ID:touzirenshuo)

2015年,蓝象资本成立,深耕教育领域的早期投资。

5年过去,蓝象已投出80余家早期项目。在投资之外,创始合伙人宁柏宇希望蓝象赋予创业者的意义能更独特:独特的一线教育创业经验、独特的产业优势资源、独特的具有群体智慧的行业认知。

他希望这些可以帮助创始人快速成长,帮助被投公司发展壮大,为社会提供更多优质的教育,从而实现影响全球10亿人的目标。他相信,未来,在教育生态体系里,既有大象,也会有100头小象与大象共舞。

“投资人说”尊重每一个有价值的认知,并希望这些深度思想被更多人看见”

01

蓝象营:集体智慧的场景化输出帮助创始人提升认知

深刻的认知是极其稀缺的。小到一个行业大到一个国家,如果不能将认知传承下去,那么后人需要花更大的社会成本去学习,整个民族的商业文明进化就慢了。从这个维度角度上来讲,蓝象营做的事又岂止于投后。

蓝象资本成立之时,蓝象营就同时成立了。成立5年来,蓝象已有近60位出资人及80余家被投企业,蓝象营充分发挥了这130余位教育企业家和创业者的认知和资源优势,帮助被投创业者更好得成长,帮助他们在战略、产品、增长、融资等环节全面加速。

投资人说:蓝象特别重视蓝象营,投后服务做的非常重,这是为什么?

宁柏宇:我们几个合伙人在教育行业深耕的时间加起来超过40年,对于行业有一定的认知积累。我们认为未来的智慧是一个群体智慧,如果能够将老一辈企业家(其实也不老)的深刻认知、管理经验,点对点的定向传递给一些优秀的年轻创始人,他们就站在了前人的肩膀上。

我们相信,企业的估值增长,正比于「创始人的认知和成长」。如果他脑子里有一个10亿美金的公司,他或许就能做出来估值10亿美金的公司,所以认知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将对创始人的影响通过不断迭代的场景来实现,帮助创业者达到目标,无论是给钱或者帮助他提升认知、获取资源、或者在关键时刻给他心理支持,都是在成就教育创业者。

投资人说:成年人不太容易建立起深度的链接和信任,投资人和创始人都比较忙,怎么确保蓝象营实现预期的目标?

宁柏宇:我们对教育的理解还是比较深刻的,设计产品时,既要符合人性又要开放,所以采用小班模式,一期蓝象营只有10位被投企业创始人,可以理解为一个班里有10个同学,而老师就来自蓝象生态内的130余位教育企业家和创业者。对于创始人而言,一对一的学习形式肯定是单一的,所以,我们会有多场景的设计。

蓝象营每年2期,每6个月1期,包含:2个月投资期、3个月深度投后、1个月再融资服务。在这6个月里,会有多次蓝象合伙人与创始人之间的深度沟通、3次同期被投项目的集体迭代、1次私董会、顾问Office Hour等等。我们直接把学习场景化了。

场景化的学习相当于组织方背书,多人背书,大家在这个社交网络里就比较容易产生信任,加上一套成熟的机制,是保证这件事有效的基础。

投资人说:蓝象的使命叫“成就教育创业者,影响全球10亿人。”这个目标怎么实现呢?

宁柏宇:这是可以真正实践出来的。教育产品尤其是现在疫情加速了在线化,用户量可以呈现出几何量级的增长,一个产品或许会有1000万用户。创始人通过蓝象营的成长会影响他的认知,进而影响到他背后的1000万用户,我只要投10个这样的项目,我就可以影响1亿人,如果他们用户再涨一涨,我可能就能实现影响10亿人的目标。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影响了那些真正现在或者未来非常有影响力的人,这个意义很大,这就是教育的魅力所在。

图片来源|蓝象资本官网

02

教育创业的4大边缘创新机会

中国拥有14亿人口,是一个千层饼的结构,中国家长对教育有着极强的需求,这些复杂的情况都决定了教育行业一定不仅是个常青行业,更是一个需要满足差异化需求的行业。未来,蓝象将持续关注4大边缘创新领域。

投资人说:在线教育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现在行业里也有很多的大象(体量很大的企业),未来蓝象会更看好哪些方向的创业?

宁柏宇:当我们寻找创业机会的时候,我们首先需要观察,到底哪些领域还比较“落后”,因为落后意味着机会。也就是说,新进入的教育创业者应该远离现有价值网络和资源中心,找到巨头的创新者窘境,在「大象们」不关注或者不想做的领域、场景、地域里,扎扎实实地创新,才有可能成长起来。目前我们看好的教育创业方向主要有4个:

第一个是从年龄段角度。在终身学习的框架里,除了K12,Y12(18-30岁)继续学习、提升自己的需求也很旺盛,但目前这个市场还没有被充分挖掘,供给严重不足。同样的逻辑,我们也会持续关注老人,即银发经济里的教育。退休老人也有学习需求,这是一个需要被满足的市场。

第二个是从地域差异化角度。中国是一个千层饼的结构,除了主流城市和副省级城市这3亿人之外,还有诺大的8亿人的市场,无论是下沉市场还是海外,目前优质的教育产品还是比较稀缺,有很多教育其他领域先进的创新,其实都有机会下沉到三四五线市场或者进入海外市场。地域特色决定了它的人口是有特质的,教育跟人的关系很大,所以一定存在因为地域差异化带来的教育领域的创业和投资机会。

第三个开辟教育新场景。教育领域已经有非常多的场景,比如我们投的在线体育,这其实就是个新场景。以家庭场景的教育来说,目前还比较原始,还处在一张桌椅或者一台电脑的阶段,那么未来有没有可能是在电视上或者投屏,或者在镜子里学习?有没有可能多人一起来?场景其实比用户更底层,同样一个用户在不同场景里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还有非常多可以挖掘的机会。

第四个是数字经济。我第一次做快手直播就感受很深,两个小时的直播里,有人给我送鲜花,给我刷飞机、刷火箭,快手那个屏幕就是我进入数字化世界的一个窗口,但我们在数字化世界里现在能获得的还是比较少的,你看到的是里面有一个人跟你互动,或者看着自己在里面的状态,但未来,在有了VR和AI的技术后,人们能不能在里面 shopping?所以数字化经济也是我们未来关注的方向。

投资人说:今年是蓝象成立的第五年,您觉得现在市场环境发生了哪些变化,蓝象是不是也有变化?

宁柏宇:2020年跟5年前相比巨大的不同就是整个市场环境竞争得更加激烈,因此对创业者的要求比以前高了很多。

2010年到2020年是对中国年轻人最友好的十年。创业者如果能抓住微信公众号的红利、抓住美团的机会做个城市经理、甚至在天猫京东上开个店,之后做个小品牌,大概率都能赚到钱。

但最近这两三年,如果没有一定的积蓄,或者没有一定的社会资源,创业成功的概率会低很多。不对称的竞争导致对创始人的要求比原来高很多,有优势的人基本都是35岁以上,40岁、50岁的连续创业者。他们做完一个项目大概率不会下场,而是去继续寻找新机会。

蓝象也在持续迭代,比如对于创业项目的投资,对于创始人的筛选。具体到在投资策略上,我们有两个变化:

第一个变化是估值系统的调整。原来一个初创项目,我们统一是给1000万的估值,占3%或8%的股份。现在如果是同样背景的创业项目,有可能估值就是1亿人民币起。因为创始人的综合能力更强,原来的估值系统或许就不再适用。

第二个变化是现在我们会持续跟投。现在市场竞争环境发生了变化,我们原来是不怎么跟投,但现在,一些好项目成长的快,需要持续提供子弹,也需要不同的投资方贡献不同的价值,我们就开始持续跟投,支持到第二轮甚至第三轮。

图片来源|蓝象资本官网

03

教育行业:人才溢出 百花齐放

如果教育是个品牌生意的话,他就一定会是个多品牌生意。那么大机构蓬勃发展,小机构也会活得不错,后疫情时代确实是迎来了创业良机,但创始人也要能够坚持下去。

投资人说:今年有一些在线教育的巨头比如猿辅导、火花思维都获得了巨额的融资,疫情也加速了教育机构之间的分化,您认为后面还有没有中小教育机构的发展空间?

宁柏宇:现在的教育行业是一个喜马拉雅山模式,k12领域太高了,它吸引了特别多的优秀人才和足够多的钱,相对来说其他地儿太平了。但是,喜马拉雅山上没有那么大的面积容纳那么多人,最终这些人肯定会溢出,会出来开辟新大陆。

如果教育是个品牌生意的话,一定会是个多品牌生意。类似宝洁和联合利华一样,每个项目都有几百个小品牌。学而思编程可能也不错,用户也很多,但小编程公司肯定也活得挺好的。

我们判断,教育行业未来仍然可能会是一个百花齐放的阶段,会出现100只小象(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教育公司),10只大象(估值超过100亿美金的教育公司),甚至天空有飞鸟,水底有鱼,它一定会是一个像亚马逊丛林一样丰富的生态。教育行业创业还是应该多点想象力。

投资人说:教育行业的发展还有很多的空间,也会有很多的人才溢出,哪些创始人会比较有优势?

宁柏宇:我们观察到,当今的市场竞争环境对创业者的综合素质要求越来越高,以我们的经验来看,资本看好的创业者应该是「四合一型人才」。我们希望看到没有短板,并且长板很长的团队:

1、创始人要有很强的企业家精神,这意味着顽强的生长能力和资源获取能力。

2、能做出有壁垒的MVP,一流的创业者要有前瞻性,在某方面做到极致。

3、拥有一定的稀缺资源,能够获得竞争优势,少走弯路。

4、具备强融资的能力,不仅是资金,投资人背后的行业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有钱、有资源,自然也就能招到更多优质的人才,在任何领域,一定要有人才密度,才有机会把这个领域打出来。

投资人说:2020年,对教育行业而言是经历了一次分化,后疫情时代您给教育领域的创业者有哪些建议?

宁柏宇:疫情确实是极端条件下的挑战,对创业者是个很好的检阅。9个月之后复盘,我们被投项目的死亡率几乎为0,可能只有20%是利好,剩下的80%都遇到了很大的挑战。疫情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价值是促成我们的深度思考。市场环境好的时候,我们容易忽略掉最重要的目标,但疫情会逼迫你形成深度思考,你会知道什么对你最重要。

面对疫情的挑战,教育机构采取的动作主要是三类,第一个就是要服务好老客户,面对增长危机,避免伤害老客户导致客户流失成为了首要任务。第二个就是要拓展线上服务方式。原来可以只做线下服务,但疫情期间转型线上是维持生存唯一的路径。第三个就是要控制成本。疫情期间机构基本没有新的收入,但只要挺过来了,会发现市场里的企业结构发生变化了,老弱病残消失了,空出了大量的市场。只要能熬过去,就迅速捡漏了。一旦恢复正常,基本就是舍命控本,快速发展。

从我的感受而言对创业者有三个建议:

第一,疫情从某种程度上加速在线教育演化的速度,但是演化的路径还有很长,所以在线教育创业的机会还是很大。

第二,今年创业的或者说最近12个月之内创业的机会都挺大的。疫情阶段反而是教育创业最佳的开始,因为竞争少,很多资源都很便宜,比如,房租降低等。

第三,创业其实挺大程度上是关于创始人的坚韧,要能够坚持下去。

蓝象资本宁柏宇:教育行业会出现100个10亿美金估值的公司

免责声明:非本网注明原创的信息,皆为程序自动获取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此页面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给站长发送邮件,并提供相关证明(版权证明、身份证正反面、侵权链接),站长将在收到邮件12小时内删除。